Archive for August 19th, 2010

August 19, 2010

Under the Big Sky (3)

by serenq

102_8358gy1

从南边进入黄石,山路一直攀升,深谷里是Lewis River。这条河流以美国历史上首次横跨大陆的探险行动(Lewis and Clark Expedition)的领队之一Meriwether Lewis命名,发源于Shoshone Lake,注入Lewis Lake,又从后者南端流出,蜿蜒往南不到十迈,就汇于Snake River。河流虽短,岸边景色却异常壮观。从高高的岩壁上俯瞰下去,墨绿的河水咆哮而去,河谷两边的森林大半毁于山火,山坡上纵横的都是黢黑的树皮剥落后剩下的灰白色树干,在死树之间,现在却又长出稀稀疏疏的新木,焦土上还催生了紫红色娇美的小花。野火本是自然界生死轮回、新陈代谢不可缺失的一步,此时站在高处,满目的毁灭与重生,风声里,天际白云变换形状,真让人忘却时间。

随着海拔攀升,渐渐来到上游平坦的河谷,在Lewis Fall边稍停——在美国,似乎任何落差超过一米的溪流都可以被称作瀑布,这条高达九米的河滩自然成为著名风景名胜,引得无穷旅客停车照相。我只拍了一张就丧失了兴趣,倒是午后的阳光从云朵的缝隙里射出,照亮河畔的青草地又转瞬即逝,让人抓耳挠腮,奈何不得。

101_0199gy 101_0201gy 101_0205gy 101_0212gy 101_0207gy 101_0208gy 

黄石公园核心的公路形成一个8字,南大门这条路通向8字底部中间,正如从底部贯穿糖葫芦的那条竹签。我们在West Thumb折向东,沿着黄石湖边直奔Canyon而去,一路上想好了不再停留,因为我们还惦记着去爬Mt. Washburn。可是刚一进入Hayden Valley,路边就出现了大野牛。头一次看到大型野生动物,少不得十分激动,赶快停车留影,哪知道不久就发现去路上野牛成群结队,多如蝗蚁,还大摇大摆横穿马路堵塞交通,虽然前车的妹妹兴奋得坐在窗口照相,我们却不断咬牙切齿地摇头并憧憬着野牛肉的味道。。。

101_0236gy 101_0221gy                                       101_0231gy 101_0214gy 101_0229 101_0225

好容易等到野牛祖宗过完了马路,我们一路北行到Canyon,因为惦记着去爬Mt. Washburn,中间也不再停下看景。四点来钟在Canyon露营地check in,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听说我们有预定,笑嘻嘻地说:“预定是个好东西,要不然我们可不愿意和你们说话了。”可不是——门口就挂着没有空位的牌子。

我们手脚麻利地搭好帐篷,把某人妈妈送到visitor center去,就直奔Mt Washburn。据孤独星球介绍,这是全黄石最受欢迎的trail之一,来回六迈半,落差近500米,一路上风景绝佳,爬上山顶更可以俯瞰整个黄石大火山口的边缘。我们动身时已经五点一刻,书上写着估计时间要四小时,要想天黑前回到营地,只怕是走不完全程。我俩嘴上一个劲地说能走多少走多少,心里却都暗暗想着要登顶才好,一路上某人在前头带路,我在后面边照照片边赶路,端的是脚底生风,走得飞快。离开营地时就开始落小雨,路上一直时停时下地不得清净,我走时匆忙,还穿着牛仔五分裤,两条伶仃的腿被山雨浇得冰凉,太阳一出来却又蒸干了。

一路上虽然有稀稀拉拉的松树,视野却不受阻拦,路边林下开着各色小花,从山坡上蔓延下去。近处树枝上长着厚实的青苔,远处松林如海,密密匝匝地铺到裂谷边缘,层层乌云后阳光射在绝壁之上,是难以言说的壮观景象。在拐角处遇上欧洲口音的一队红衣人,告诉我们还有20分钟到山顶,看看时间,居然才走了一个小时多一点,于是心底陡然生出一阵豪气:一定要走到头,不然决不罢休!越往上走,庇护越少,在山脊上行走,好几次吹得我欲乘风归去。雨点越来越冷,砸在身上也觉得更疼,原来是下起了小冰雹,两条腿被敲打得僵硬而机械。因为急着赶路,脚下的路面布满的小小石子,被登山鞋踩得满地乱滚。居然真的在离开trailhead一个半小时之后到达山顶,上面有一个小小的两层楼房,有巨大的观景玻璃窗,但我们已经无心逗留,匆忙留影之后匆忙下山——就在留影时惨剧发生了,我的旧相机又出现存储太慢的问题,生生把我风中凌乱的照片直接忽视。但气喘吁吁风雨登顶那一刻生出的无比满足的快乐感,却经久缭绕不去。

回到山脚时正是七点四十五,天色微微暗了,我们在visitor center前面吃了热乎乎的面条,看檐外的雨水不停歇地往下掉。

102_8362gy 102_8328gy 102_8361gy        102_8355gy 102_8353gy 102_8329gy  102_8334gy 102_8364gy

Canyon的露营地在树林下面,一晚上滴滴答答的雨声敲在帐篷顶上,让我想起家乡夏日的夜晚。于是做蠕虫状缩入睡袋,很快安歇,顶着钢盔一样沉沉的睡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