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the Big Sky (4)

by serenq

103_0031gy1

次日不到六点就醒过来,睡得不算坏,于是也就不赖床。稍加洗漱,就琢磨着出门转转。开出Canyon,沿着昨天的来路向南,Yellowstone River就在路边静静流淌。清晨时分,太阳还没升起来,淡淡的霞光里,河面上浮起一层白汽,仿佛不真实的幻影。天上的云彩倒映在水塘里,掉队的野牛孤独地走过塘边——而大部队依然在草地上不知疲倦地吃草、缓慢走动、发出低哼的声音。它们仍然大大咧咧地过马路,携妻带子,甚至在路上打架,身后堵了长长的一串车辆。

103_0002gy 103_0009gy 103_0014gy

被野牛堵了一会儿,天色大亮,我们也就折返向北。路上经过通向黄石大河谷(The Grand Canyon of the Yellowstone)南缘的支路,这时太阳初升,光线最好,而且时间尚早,熙熙攘攘的游人尚未挤来,正是看景的好时机。南缘公路的尽头,是著名的Artistic Point,正对着Lower Fall,河谷两侧壮观景色一览无余。此时停车场空空荡荡,只有一对年轻夫妻停了辆小小的白色车子在我们边上,对我们温和地笑。

此前看过无数黄石游记,每次看到Artistic Point的照片总要奇怪:这么秃秃的两扇斜坡,稀稀拉拉的几根松树立在上面,有什么了不起?真到了实地,才觉得确实壮观:远方瀑布咆哮而下,涧底水流碧玉,而且确实要这样红红黄黄的荒芜山壁配上才觉得新鲜好看,生出别样壮观的效果。山石的颜色是因为含铁所致——被氧化的高价铁的颜色,“整个山壁正在生锈”,而贴近地表的地热炙烤岩石,加速了山体的腐蚀风化,大约这也是植被如此稀疏的原因。十九世纪中叶,探险家Charles Cook从北缘首次远望瀑布,乃至整个河谷时,他刹那失语,只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sat there in amazement”。

 103_0023gy 103_0051gy 103_0020gy 103_0049gy

从Artistic Point出来往回开,很快就到了汤姆叔叔的小道(Uncle Tom’s Trail)。从停车场往东走一阵,就遇到一条极陡的下行道路,在一百多年前,护林员Tom Richardson带着游客从此下山,直到Lower Fall的底部,在那儿他们可以享用午餐与美景。原路有三百多级金属台阶,末了还有一段绳梯,但现在绳梯已经不复存在,好在沿着台阶还能下行到3/4处,可以听到瀑布惊心动魄的声音,也可以亲身感受溅起的水雾。此时晨光刺穿层云,正打在瀑布南边的岩壁上,而天顶的云朵还没被收拾干净,乌压压地攒在一堆,透出斑斑点点的蓝天。貌似今天是个好天气。

103_0040gy

从汤姆小道上去就直接回了Canyon,因为我们想问问今晚能不能依然住在此处,这样就不必挪动帐篷——我们本已订好了今明两天Bridge Bay的营地。结果Canyon完全满座,我们无可奈何,只好迅速收好一切,简单吃了几口鸡蛋面条就离开。在Canyon北缘公路上稍作停留,但因为日头已高,游人如织,景色与早上所见也大同小异,按动快门后就毫不留恋的离去,一路向南。

照样经过野牛出没的Hayden Valley,很快到了Mud Volcano。实际上此处大多数景观并不是真正的泥火山,更确切的名字是mud pot,在这里,岩石溶解于硫磺酸,又因为地下水资源不够充分,粘稠的泥浆随着气流上浮,不断翻滚,就形成了“微型火山口”。这里也是黄石地热最活跃的地方之一,附近的硫磺喷气孔的地穴里冒出臭鸡蛋味十足的白汽,恍然回到了夏威夷的大岛火山公园。比起后来所见的间歇热泉或者美丽的温泉,mud volcano实在不算漂亮,但确实奇异,活像一锅锅巫婆汤,白雾腾腾,有的还一面冒泡一面发出诡异的号叫,或者酸度高达PH1,很是值得一看。随着公园架起的两迈长的木板路,可以很轻松地访问许多泥火山,路边小山坡上卧倒了许多枯木——这里叫做Cooking Hillside,因为一场地震,地表温度陡然升高到接近百度,将震后不倒,自以为劫后余生的树木统统煮熟,是以横七竖八趴了一地,像是提醒游客脚下的土地绝不安稳——事实上,就在近处停车场的下面,一个硕大的mud pot才刚刚被发现。让我惊讶的是Mud Pot边上还生长着茂盛的水草,有的明显已经死去,泛着几乎邪恶的的粉红色,其他地方却又绿草如茵。

地热活跃区域常是野生动物取暖的好地方,冒着白烟的裂缝边,往往趴着悠然自得的野牛。

103_0053gy 103_0065gy 103_0067gy         103_0068gy 103_0074gy 103_0055gy

离开Mud Volcano,不到十迈就进入Bridge Bay。这里没有Canyon的松林,都是草地,紧贴湖边,海拔高,山峰又可以长驱直入,比其他地方稍冷。但土地平整,很适合安营扎寨。我们搭好帐篷,午饭还没吃罢,就从西南边飘来一大片乌云,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看到自己早晨对好天气的预言完全落空,我也无计可施,只能收拾细软上路,前往黄石湖边的West Thumb,水畔热泉的聚集地。

——-

上一张West Thumb的热泉照片,作为后续内容的预告,当然,这只是饭前开胃菜。

103_0116g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