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1st, 2010

August 21, 2010

Under the Big Sky (6)

by serenq

103_0224gy1

今天一早起来,再无废话,直奔热泉盆地而去。

到达Old Faithful的时候,才不到九点,再加上我们刚好错过一次喷发,四下里游人很少,宽阔的看台空空荡荡。于是在附近的栈道上绕了一小圈——以Old Faithful为起点,有不少木板路,最小的一圈不到半迈,串起十来个泉眼,如果想走得远一些,可以走西北面的trail直达Biscuit Basin,或者中途折向西南,通往Black Sand Basin。木板路都架在灰白荒芜的岩地上,大约是避免游人直接践踏脆弱的地壳岩石,既保护环境又保证安全。这里几乎寸草不生,远望去,朝阳里一处处狼烟四起,天色蓝得吓人。

Old Faithful边上一口泉眼,叫做Chinese Spring,并没有标识,孤独星球里却介绍说这附近曾开有一家亚洲洗衣店(实际上是日本人开的),当年洗衣店老板把客人的脏衣服投入泉眼,再加上洗衣剂,只等热泉喷发时甩出干干净净的衣服。更奇妙的是,他们可以引发泉喷(!!),不必傻等不准点的表演——却不知道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这一小圈木板路虽然短,却一点不让人觉得枯燥,不同颜色形状的泉眼各有趣致,有的汩汩冒泡,有的——尤其是淡蓝色的那些——却异常平静,镶着漂亮的的边,看起来颇像游泳池,甚至让人无端生出一丝凉意。可是,这样的泉水温度往往在七十度以上。曾经有加州男孩带着宠物狗经过泉边,狗儿见到碧蓝的水,大约以为凉爽异常,激动得纵身跃入,而主人居然也随它跳入水中,想要救起爱犬,最后双双毙命,十分惨烈。当然落水事件无独有偶,河边的Blue Star Geyser里就曾经掉进一只倒霉的大野牛,“好几天里,这口泉眼都散发着牛肉汤的味道”。

我最喜欢布满热菌的水底花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图案,非常挑战想象力。

103_0147gy 103_0156gy 103_0159gy  103_0180gy 103_0164gy 103_0161gy      103_0167gy 103_0170gy 103_0192gy 103_0168gy

走罢这一圈,某人因为昨天淋雨感冒,做力气不支状。而我巴不得有些独处时光,可以在想象中炮制单身旅行的快感,连忙嘱咐他带妈妈开车去Black Sand Basin等我,自己系好鞋带,带上一瓶水,夹着本小册子,迫不及待地向西北走去。首先遥遥望见的是Castle Geyser,也许是刚刚喷发过,白雾源源不断地从硕大的白色沙堡里冒出来,这暗示着它拥有古老的历史——每次喷发时,热水里溶解的硅都会沉积在地表四周,慢慢形成越来越高耸的锥形结构。

103_0171 103_0173gy 103_0184gy 

当我走近Castel Geyser时,远方的Beehive Geyser正在喷发,它有着紧致精巧的喷发孔,被矮圆锥形的岩石包裹起来,正如喷嘴一般,使它成为公园中最高的喷泉之一。而Castel边上的Crested Pool,则一刻不停地沸腾冒泡。

103_0153gy 103_0185gy 103_0183gy

继续往北,Chromatic Pool和Beauty Pool紧挨着,模样也大同小异,碧蓝的泉眼,彩虹般的边——贴近中间的黄绿色细菌爱高温,橘红色的不那么耐热,棕色的生活环境更加凉爽一些。行至这里,游人已经不多,花栗鼠在路上蹦蹦跳跳,时常被我的脚步声惊吓,逃到一边,却又站起身来望着远方。

103_0196gy 103_0197gy  

再往前走,Grotto Geyser有着模样古怪的喷嘴,是由沉积物堆积在古树桩子上形成的。Riverside Geyser因为不和其他热泉相连,预测时间通常比较准确,此时热水正不停歇地从泉眼流入河水中,路边也坐了一大堆等着看秀的游人,可惜我自知一路上逗留太多,恐怕惹人着急,也就无暇等待了。Morning Glory Pool本是公园中颜色最美丽的热泉之一,但由于旧时游人总是向泉中扔入垃圾,导致湖水温度慢慢变化,现在的颜色已经不如从前。据孤星介绍,1950年,公园管理人引导Morning Glory Pool喷发,共喷出硬币86.27刀,手巾76块,以及毛巾、衬衫、袜子,甚至女人内衣数件!天知道后者是如何落入泉中的,真令人犯疑……

我在Morning Glory Pool边请一位年轻日本男人帮我留影,他带着漂亮的妻子、尚不能行走的婴孩、以及沉重的硕大单反。此人非常热情,不顾我说“怎样都好”,一气帮我照了三张不同角度的照片。待我主动提出为他一家三口照相时,却又非常客气,连连道谢,生怕麻烦了我。我后来看照片,才意识到别人取景非常用心,把讨厌的栏杆规避到最小,既突出人物又不至于抢了景色的风头,立刻为我瞎按的那几张暗暗感到惭愧。

103_0204gy 103_0205gy

从Morning Glory Pool折回原路,在Grotto Geyser南面一点转向西边的岔路,赶去Black Sand Basin与某人汇合。这条路游人更少,几乎没有,木板路在林间蜿蜒向前,灰白的地面布满盐霜般的碎石。这条路上只有两个景点,我为了拍照,曾违反规定、一只脚小心翼翼地踏在路边的地面上,大约是心理作用,只觉得岩层在脚下饼干一般碎裂开去,一点大力也不敢使。

103_0209gy 103_0216gy 103_0210gy 103_0215gy 

气喘吁吁地跑到Black Sand Basin,某人果然已经几乎要去别处找我了。而我来不及抚慰伊的幼小心灵,在车窗外扔下一句“等我十分钟”,就奔向新的热泉。我行前曾见许多人说过,热泉看多了都一个样,很快就会审美疲劳,不知为何就我像打了鸡血一般,不知疲劳地穿梭在热泉之间按动快门,怎么也看不够——大约是颜色实在美丽。

103_0229gy 103_0220gy

终于从Black Sand Basin出来,继续向北,这一路上最值得一看的大约是Grand Prismatic Spring,黄石地区最大的温泉,坐落在Midway Geyser Basin。除了面积辽阔,它浮起的雾气居然是彩色的|,少说也有浅蓝和粉红两种。因为这口泉眼实在太大,从平地上看过去根本无法领略其全貌,而绝大多数经典照片都是从直升飞机上拍摄。但孤星不枉我粉丝一场,提供了从附近山头鸟瞰的路线。此时某人已经从早晨的萎靡中醒来,跃跃欲试,一定要随我去爬山。我们按照书的指示,把车停在Fairy Fall Trailhead,沿着平坦的道路往前走——路边也不时冒出小小的温泉,因为没有栏杆,大家都好奇地把手伸进泉水里试试温度——果然是烫的!

往里走了大约一迈,我们攀上一个小山包,Grand Prismatic尽收眼底,我激动得大呼小叫,立刻将这条小路提名为本年度最值当的trail——当然数天后在冰川走过highline,我又偷偷地转移了桂冠。

 103_0241gy 103_0246gy

从Midway Basin出来,在路边吃了午饭,直奔Mammoth而去,打算今天下午好好泡个温泉。

Advertisements
August 21, 2010

Under the Big Sky (5)

by serenq

103_0131gy1

踏在黄石的土地上,实际上是置身于超级火山之上。距离黄石火山的上一次大喷发,六十五万年弹指即逝,现在依然处处是地底岩浆活动的迹象——地球内部火热的岩浆,一般被深埋在几十迈的地底,可是在黄石这里,它离地面却只有数迈之遥,故而地热资源格外丰富——实际上,全世界二分之一的地热现象都身处黄石。而所各种地热现象之中,最有名的当然是不时喷发的间歇热泉,和被各种热菌打扮得五彩缤纷的温泉泉眼。

West Thumb在黄石湖西侧,如果把黄石湖看做一只俯撑在地上的巨大左掌,West Thumb就恰好是它的拇指,故而得名。十五万年前,一次“小小的”火山喷发发生在黄石湖边,喷发后形成的火山口很快被黄石湖水填满,成为了大湖边的一个港湾。在湖底与湖边,地热活动依然频繁,一条一迈的木板路沿着湖边转了两个圈,连接起许多泉眼。我们到达这里时,天色阴沉,很快飘起小雨。温泉上雾气蒸腾,从白雾里穿出去,额角都挂着小小的水珠,犹如行走在澡堂里。

许多泉眼是深浅的蓝色,热热的小溪流淌过岸边灌入湖里,因为长着嗜热的细菌,底部是鲜艳的黄色、绿色、橘红色,雨里浮起薄薄的雾气。几只黑头黑颈的大雁怡然自得地在热泉周围踱着步子,大约是在享受这个阴冷午后的天然暖气。

下面第二行的最后一张照片,湖里一个小小的圆圈,其实也是热泉的泉口。另一个类似的热泉靠近湖边,是前人垂钓的著名景观——在冰冷的湖水中钓起鱼,就直接扔到泉眼里煮熟,所谓"hook-and-cook”,听起来倒是妙趣横生。

103_0097gy 103_0103gy 103_0114gy 103_0105gy 103_0084gy 103_0116gy 103_0104gy 

在West Thumb越走,雨下的越大,离开时竟如倾盆一般。开出来却又突然转晴,在路边见到鹿,不过依然没有角。

103_0121gy 103_0122gy

再往前走,就到了热泉盆地(Geyser Basin),间歇热泉大约是全黄石最出名的景观。它看起来虽然奇妙,原理却并不复杂:雨雪落入地壳下的空腔,并在其中被加热,在热到一定程度之前,整个空腔如同一个高压锅,酝酿着巨大的压力。达到阈值之后,高压液体寻找出口喷薄而出,就成为了壮观的喷泉。最出名的当然是老忠实泉(Old Faithful)——因为它准时准点,每九十分钟喷发一次,误差不过前后十分钟。此处的Visitor Center还提供其他几个规模比较大的热泉的喷发信息,但误差就在半小时到两小时之间,非得有极好的运气或者耐心不可。

我们到达的时候,虽然下着雨,Old Faithful外面还是站满了人,显然是快要喷发。围着泉眼修了一大圈木板路,还有双层的看台,到让人想起马戏馆。中间一枚略微凸起的泉眼呼呼冒着白汽,衬着云彩,仿佛喷出的雾气盖着了整个天空。稍过一会儿,白汽越冒越多,越散越快,好像妖怪就要出场,果然即刻喷发开始,也不过几分钟光景,白色水柱拔地而起,我很没有新意地想:和照片、电视中看到的一模一样,于是不觉得多么激动,转身回Old Faithful Inn买了一杯热热的咖啡。

表演结束,人们纷纷离开,天刚放晴一会儿,又乌云四合,毫不留情地下起雨来。我们在北面的Biscuit Basin稍作停留,但天光一暗,各色温泉热泉都失去了本来鲜亮的颜色,不由得让人觉得扫兴。干脆不做停留,商量去West Yellowstone吃顿饱饭。

103_0123gy 103_0127gy                                   103_0134gy 103_0138gy

West Yellowstone是黄石西大门外的小镇,与Jackson Hole类似,也是全面旅游化的地方,遍地旅馆饭馆与户外商品店。我们惦记着吃野牛肉,找了家牛排店,里面尽是大原木削成的桌椅板凳,非常有粗犷的西部风情。我们点了普通牛排与野牛排,最后一致认为两者唯一的区别只是野牛肉比较难嚼,要说美味,实在谈不上。

吃罢晚饭,就回Bridge Bay去安歇。赶到营地时,夕阳刚刚落下,整个营地炊烟四起,人气十足。小女孩蒙着眼睛做游戏,中年夫妻围着篝火喝啤酒,老态龙钟的妇人坐在折叠椅里,膝上搭着粉色的小毯子,带着岁月静好的微笑。两只皮光毛滑的大狗,一声不吭地拴在树下,正对着跳动的橘红色的火焰。

我揣着相机一人去湖边,正见湖对岸的山体被晚照熏得嫣红,可还不待我将一张全景拍完,不过两分钟,就全然黯淡下去,身边的树影默立无言。暮风乍起,我抱肩站了一会儿,享受这短暂的、无可言说的傍晚时光。

103_0143gy

———-

本来想一口气把热泉都写完,但啰嗦的毛病改不掉,更多的热泉只有看下一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