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1

January 28, 2011

神兽的普世价值

by serenq

向微薄上和松鼠会里的朋友道歉,知道你们已经在俩小时内看过下文三遍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要再发一遍,太给力了,太震撼我老的心灵了。。。。
—————————————-
今天下午在学校图书馆前面广场上看到一群示威的学生,一看就是穆斯林,我估摸着和这几天北非骚乱有关(回家才听BBC说穆巴拉克把网络和手机都关了)。这群学生在地上摆了五颜六色的小纸人。每个纸人脑门儿上都顶着一个标语,譬如“Education is for everybody, not just the elite”,或者“We want our Twitter back”,在这上百个小人边上,站着个深目高鼻、褐发络腮胡的壮男,神情严肃。

他手里握着一个银灰色的小人,头顶三个工工整整的大字,赫然是:

草泥马!

我顿时老泪纵横,感到中国文化振兴有日。。。。。。。。

January 16, 2011

温暖加勒比最后的罗嗦(牛请进)

by serenq

突然想起来还欠牛一篇攻略,呵呵。

机票

我一直在priceline, kayak, hotwire几个普通网站上查票,价格没有区别。唯一会有不同票价的是statravel.com,然而这次不觉得它很便宜。旺季飞加勒比价格会比较高,我当时看到圣诞前那个星期的周五飞过去的机票一下子高了一大截(接近500)。所以我们买了周四的票,为此我还专门reschedule了我的期末考试。。。。价格波动会比较大,要经常看看。选航程也要用心:很多人都是飞到波多黎各的圣胡安又飞回来,这样的问题是,如果去USVI,还要买来回的岛间机票,那也不便宜,单程每人要80-120,我们于是想到可以先飞一个地方,坐单程岛间飞机到另一个地方,然后从那里返回,这样就省下一程的岛间机票。

我查了一阵multi-city 之后,大约出于无聊心态,跑去查了一下单程买,突然发现,如果分别买两个单程,居然比一下子买一张multi-city要便宜很多!于是我分别搜索从底特律到USVI和从波多黎各回来的机票(我也搜过先到波多黎各,但是那个更贵一些),最后每人不到350,比较起400+的multi-city来说,真是太值了。

旅馆

这次有五个晚上的旅馆都是用spg的points换的。我们去年十月申了两张给六万点spg点数的信用卡,这次派上大用。而且spg能换的旅馆大多都挺豪华的,譬如我们在St John上的两夜,在Vieques上的一夜,都是相当棒的resort。我们俩土人平时觉得住住super8也蛮好,还挺鄙视其他那些高档旅馆的,这次终于被腐蚀了:面试住的希尔顿能跟旅游区的resort比吗?!真是的!海景房就还是不一样啊!不过,没有点数的话,小农我也不会花四五百一晚上的价格去住的。。。。

总的来说,USVI上的旅馆比较贵,都要150以上,我们在St Thomas住的Sunset Garden差不多就是这个价,房间本身比较旧,但是考虑有无敌海景我也就没有任何抱怨了。波多黎各上旅馆便宜很多,几十块钱一晚上的多得很。

在波多黎各我又是靠着Lonely Planet,我现在很怀疑我会不会下次回国都像某松鼠一样拿着LP玩北京了。。。。真的是非常详细,很多介绍的东西我们时间太短也没来得及去玩。可惜LP没有USVI,我买了一本厚厚的加勒比海岛,但是没有带走,因为跟USVI相关的地方不多。我后来买了一本moon的,不是很喜欢。

怎么玩这件事情见仁见智,我觉得USVI就是白沙滩举世无双,所以休闲一点,在海滩上晒晒太阳就好了。波多黎各的海滩完全不能和USVI比(除了听说culebra上面的flamingo还不错),所以不用计划太多的海滩时间,当然荧光海湾是一定要看的。只不过不必一定要跑到vieques上去看,主岛上也有。我们没有时间,否则好好在主岛中心的山区玩玩应该很不错,我唯一看到的山区小城那真是惊鸿一瞥,颜色真美。可惜波多黎各山虽然多,却没有什么好的hiking trail,不然我们可能也会去好好自虐一把了。呵呵。

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下水的时候,不要买一次性装胶卷的水下相机,效果不好。强烈推荐(鸣谢小茶)underwater camera case,其实就是一个大个的双保险zip lock防水袋子,可以把小相机放进去——我没有找到能放大相机的,可能也有。但是我正好有一个几年以前买的很小的Kodak V系列的相机,而且是不用的,就算万一进了水弄坏了我也不心疼。不过我买的袋子还是比我的相机大不少,所以用起来有点不顺手,还是照着网上说的尺寸买最好。这里有一个例子:http://www.amazon.com/Dicapac-Waterproof-Digital-Fujifilm-FinePix/dp/B001E6OTYW

恩,就这么些了。还有别的问题大家再单独问我好了。

January 14, 2011

买了块小花毯子

by serenq

下午一点下了课出去吃午饭时在Urban Outfitters买的,10块钱。非常非常喜欢,看到它好像看到春天,虽然窗外路边还堆着厚厚的雪。

P1010498P1010502cut

步入了(很可能是)人生最后的一个学期,一切好像没有什么两样。

带的课是教过而熟悉的:发育生物学实验。海胆透明的胚胎真是美极了,以至于现在看到自己书架上那块从La Jolla海滩捡来的海胆壳,总有异样的感觉。而在上课时说到Xenopus,简直是恍如隔世、难以置信——真的就不用再解剖小蝌蚪了?在当年的我看来,那仿佛是永恒的命运。在自己学习这方面,总想靠外力迫使自己更努力一些。于是依旧把课修到了上限的18个学分,继续上学期就开始的分析数据的工作,并试图四面出击找事做。然而实际上过去几天除了跌跌撞撞地赶完一个拖欠的稿子之外,还是一直在疲软状态里徘徊,希望能很快走出效率低谷。

有时候竟然有些害怕这种心底安顿下来的状态。大约前些年折腾与自我怀疑太狠,不但焦虑成为生活的常态,自己也以为那才是推动我向前的关键动力。一消停,就疑惑,就有陌生感,就四顾茫然,生怕自己脱离了轨道——难道不是我现在才在轨道上么?真是不知足。

在非常缓慢地写东西,总结这几年来的想法和变化,希望有一天能写完。

多看书,少上网。

January 7, 2011

温暖加勒比(八)

by serenq

度假的最后一天早晨,六点四十五分,闹钟准时响起。见外面已经大亮,平时嗜睡如命的我一分钟也没有赖皮,一骨碌爬起来。怕冷,穿了长裙和外套,拎着相机就出了门。

圣诞节的早上,一切都静悄悄的。天上阴,太阳正从不知那块云的背后升起,四处都有隐隐的潮意,连树叶都绿得沉甸甸的,街道上的青砖湿漉漉地泛着光。我早起的初衷,本是想趁柔和的朝阳拍照,这么看来似乎不会有阳光。兀自想了一阵,突然醒悟:真是离开SD太久了!亏我还在海边住了这么多年,海边冬季早晨雾气大本是常态,要到近午时分才会散去。要昨天夕阳那样美丽的光线,恐怕是绝无可能。

可是这安静的老城完全为我所有,如不这般早起,怎能体会得到?更何况由此而来的“独自出行”的乐趣,哪怕是虚假繁荣,也让我觉得光沿街走走都有非同寻常的快乐。

collage1

我从旅馆外的小街斜穿过去,街角的公园地面落着数不清的鸽子,悠闲地踱着淡定的方步,而空气里悄然浮动着新鲜鸽粪的味道。人还没起,猫却起了,在街边吃食、舔爪子,或者趴在花盆边上用淡定的眼神瞅着我。很少有行人,窄窄的街道上长凳上斜坐着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神色安然地盯着前方,也不看我一眼。

穿街过巷,一盏盏路灯在身畔悄然熄灭,很快走到古堡San Cristóbal。我踩着青青的草坪——草坪上散乱地丢弃着不知谁人昨夜留下的啤酒瓶——倚着墙边,眺望大海。海风一点腥味也没有,亦不凉,只有饱和的潮意。这里的海浪本来就汹涌,早上潮水似乎也更大。城墙下白浪破空而来,发出惊心动魄的声音,而城墙上朝雾正浓,镜头上生起一层层细细的水雾,怎么擦也擦不尽。

从这里往西看,能见到一片色彩艳丽,错落有致的房屋——在两座古堡之间,连着坚实的城墙,而在这城墙之北有一片不为游人所知的街区,La Perla。在西班牙语里,La Perla是珍珠的意思,可是老城的珍珠,竟然被赋予一片有着百年历史的贫民窟,这片被高大的城墙与汹涌的海浪包围起来的地方。近些年来,因为La Perla的毒品交易与其他犯罪率居高不下,这里成为许多人眼中的一块毒瘤。前些年,San Juan政府想要买下这块地,推翻重建,但这笔交易与当地居民没有谈成,所以至今一切如昔。大约因为地势所致,又或许因为它的不安全,La Perla虽然在所有人眼目所及之处,实际却颇为与世隔离。整个街区只有三个入口,其中东西两个通车,分别位于两座古堡侧面,而南面的城墙上修建了一条楼梯,只能行人。

高墙下,大海畔。

101_9960gyP1010427gy101_9971gy

早在来波多黎各之前,就在孤独行星上看到关于La Perla的介绍,除了犯罪率、贫穷与危险之外,也提到这里的房屋粉刷格外多彩,“令人目眩”。然而此刻,在清晨的湿气与阴阴的天光下,La Perla并不显得令人目眩或者惊惧。这里的房子确实大多非常破旧,但它像我们一路上所见的大多数街区一样,美丽,亲切,甚至十分柔和。有的房屋的墙壁上刷着标语,西班牙语的标语看不明白,可是人像一看就知道是格瓦拉,让我想起古巴。狗儿懒散地在街道上散步,一个大眼睛的男孩子站在阳台上,好奇地打量城墙上的我。他身边的阳台上,缠着圣诞彩灯,屋顶上吊着红色白色的雪花,在这永远也不会降雪的温暖加勒比海,漂亮包装纸做成的雪花一闪一闪,在他头顶轻轻旋转。

当我正在通往La Perla的城墙楼梯边照相时,一个人突然从楼梯上冒出来,向我说声你好,吓我一大跳。这是个中年的男人,见惊吓到了我,连忙退了一步,向我道歉:“不好意思吓到了你,我不是有意的……”走开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101_9903gy101_9917gy101_9907gy101_9909gy

沿着城墙一面照相一面往西走,就看到了El Morre古堡。这个早晨,好像草地也显得特别翠绿。城墙上不知道谁昨夜留下一瓶还没喝完的红酒,仿佛一个浪漫的口红记号,印在古老的砖石上。

101_9947gyP1010415gy

又来到昨天路过的公墓旁,于是走下去看看。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墓群特别的有气势。隔得近,漂亮的雕塑纤毫毕现,在阴天下,显得格外肃穆而温柔。

Figure 3

我在公墓边照相,突然就下起了雨。这雨来得猝不及防,瞬间就有爆豆子的气势,我抱着相机仓皇逃入身边的城门洞。也不知站了多久,只见脚下的流水从数道涓涓细流逐渐汇集成欢快的小溪,墙壁上的涂鸦被淋得格外鲜活,外边雨帘被风吹得时疏时密。我陶醉在度假最后一天的末日狂欢情绪中,某一刻想到自己预计中的晨曦拍摄计划,突然乐不可支,只觉得整个人开心无比,一个人在门洞里笑出了声。

终于雨停,我也回到旅馆,收拾好东西,和某人一起再逛了一遍古堡,各自拿出看家姿势,照了最后几张颠倒众生的照片,绝尘而去。

101_9977gy101_9985gyP1010451gyP1010471gy

夜返安娜堡,一到家,饥肠辘辘地我,飞速烧水下面,切菜化肉起油锅。这个漫长的冬天里,一次短暂如梦的旅行,在两碗热辣的肉末汤面的氤氲热气里,缓缓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January 2, 2011

温暖加勒比(七)

by serenq

在Mayaguez的旅馆没有向外的窗户,在一片黑暗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来钟。今天要回到San Juan,我们并没有刻意安排回程的道路,反正一天的时间绰绰有余,不如随兴开到没去过的地方看看。

出了城,首先沿着一条岛中的scenic drive开了一段。这与昨天出事之前的道路很相似,弯弯曲曲地在山里盘旋,有茂密的树木,行至山顶高处可以远眺海面的一片银光。路上经过一个小小的城镇,山里的小城五颜六色,错落有致,教堂上的大钟依山而起,有种安谧而神秘的味道。

大约在午后两点,来到岛南的Ponce,也是波多黎各的第二大城市。我们把车停在downtown,刚出车门,就听见鼓乐喧天,闹市区一条“步行街”夹道都是小商小贩,商店门口有人装做小丑或圣诞老人,抱着孩子照相。我们按照孤独行星的指导,找到当地“best homemade food”,果然是门脸极小的一家饭店,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警察们正在店里吃饭。此情此景让我们倍感安全亲切,当即坐了进去。老板大大咧咧地招呼我们,没有菜单,只有墙壁上方一块小黑板上写着模糊的字迹。我盯着看了一会儿,也只能依稀认出“鸡肉”、“烤”之类的字样,老板一眼看穿我的文盲,上前解释。我佯装听懂,叫了一份猪肉一份鸡肉。少时上菜来,果然是相当家常的一盘,大块的肉、饭、沙拉,以及当地一种类似四川大号叶儿粑的东西。此外店里每桌都配有泡在油里的腌辣椒,非常提味,我拿它拌饭,吃得心满意足。

吃完去downtown闲逛消食,在一家礼品商店驻足许久。买了一支花花绿绿的方箫,当哨子一样吹着玩。这里出卖我认为看来很像牛头怪兽的魔鬼Vejigantes的小雕像和面具,此怪是Ponce二月狂欢节的主角,混合着西班牙、非洲和加勒比海的文化、宗教与迷信成分,色彩艳丽,张牙舞爪。另外还有许多放在小草帽里的朗姆酒小样,青蛙形状的开瓶器冰箱贴等。我喜欢某个粉彩剥落的木雕头像,是个表情忧伤的姑娘,却不知她背后有什么传说与故事。

Layout 3

临走买了一杯草莓和香蕉味道的smoothie,好喝得得令人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下午四点多钟,终于进入San Juan老城。冬日的白天时光异常短暂,刚出旅馆时还是明晃晃的太阳地,一路往西班牙古堡走去时,阳光就越来越柔和。老城有石砖铺的街道,颜色鲜明的建筑——像我想象中加勒比海岛上该有的颜色,街角美丽的玫瑰色的花树,以及斑驳的教堂粉壁。我一面想着晚了就进不去古堡了,另一面却忍不住要对着街边的景色一照再照。

Layout 4

到古堡外,果然已经颇晚,于是也就不惦记着进堡去看——夕阳的光影这样的好,错过这样的照相机会才真是可惜。古堡外,出乎意料地有一大片墓地,夕阳的颜色正抹在十字架的顶端,墓地背后是永不停息的海潮——海在这里格外澎湃,白色的浪头一波接一波地涌来,似乎是给死者永远的雄壮挽歌。我不禁去想,每一座墓碑下面,都是什么样的灵魂,什么样的故事。

P1010324gy101_9876gy101_9878gy

波多黎各在十六世纪前十年就成为西班牙殖民地,儿这座El Morro古堡,与不远处联袂而立的San Cristóbal是加勒比海上最早的殖民建筑之一。厚厚的砖墙围绕着海岸线,曾经历了无数战争,也抵挡了海盗们攻击。现在硝烟散去,夕阳里只有游人、鸽子和窃窃私语的情侣。

Figure 2

当然还有摆造型的我……

101_9870gy

P1010337gyP1010344gy

很快夕阳西下,天边的颜色由金色转为橘红,又变成粉紫与蓝紫,终于夜色降临。

101_9886gy101_9891gy

今天是圣诞夜,老城里渐渐热闹起来,穿着漂亮衣服的当地人与游人在街头络绎不绝。我们在一家日本店吃了晚饭,华灯初上,各个广场上都有玩火炮的年轻人和孩子、卖冰淇淋的小商贩,搂着肩膀照相的外地人,以及弹奏圣诞曲的乐手。路灯光照在老城的砖路上,泛起温暖老旧的金色的光。

P1010369gyP1010363gy

我们在广场长凳上默默坐了一会儿,起了风,加勒比海的十二月,也略略有些凉了。买了几瓶天价啤酒,我们就回旅馆去。我告诉某人,明天太阳升起时我就要起床,去照晨曦里的古堡和老城,一个人。

不用陪太子早起,某人求之不得,立刻眉开眼笑。

January 1, 2011

新年

by serenq

这两天密歇根的天气分外怪异,四十来度的温度,今日竟然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雨。这么一来,草地上的雪化掉八成,墙角堆着脏脏的残雪,看着仿佛转眼就要到春天。

2010年的最后一天,几乎足不出户,屋外阴沉,于是窝在床上懒洋洋地写了游记,还选了下学期的课——学生生涯里迟来的句号。某人下午去买火锅材料,回来时居然出乎意料地带回一束花,也算是有点过节的气息。而此刻进入新的一年两个小时,睡不着爬起来,纵容自己守夜、眺望窗外家门口小学像镜子一样的停车场,湿淋淋地映着路灯的长而崎岖的光影,同时写些有的没的东西——毕竟不是一般的日子。

过去的365天,实在算不得不好。春天回国,再一次去农村,再次见到往日支教的好友,留下的日记是收获颇多的一段经历。夏天未能去到埃及,却也享受了留在安娜堡的悠闲时光,还去黄石冰川一趟——哦,还结了婚,当然这是我和某人都时时(努力)忘记的事情。秋天异常忙乱,所幸终有回报,定下了明年毕业后的去处。虽然对未来还有些惴惴,但这几年茫然与四处碰壁之后,面对这虽然始料未及却也算称心如意的结果,终于可以稍稍放下心来。至于转眼就来的冬天,在这种安心的情绪里结束了学期,休闲地游玩、小心翼翼地憧憬未来,正是个不可多得的心安理得的假期。

其实,很多计划中要写的东西还没有动笔,很多起伏的情绪也未能诉诸语言,而这寥寥数语凑数式的新年总结实在让人汗颜。那就暂时如此吧,大家新年快乐,而我大约会更加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