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nd, 2011

January 2, 2011

温暖加勒比(七)

by serenq

在Mayaguez的旅馆没有向外的窗户,在一片黑暗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来钟。今天要回到San Juan,我们并没有刻意安排回程的道路,反正一天的时间绰绰有余,不如随兴开到没去过的地方看看。

出了城,首先沿着一条岛中的scenic drive开了一段。这与昨天出事之前的道路很相似,弯弯曲曲地在山里盘旋,有茂密的树木,行至山顶高处可以远眺海面的一片银光。路上经过一个小小的城镇,山里的小城五颜六色,错落有致,教堂上的大钟依山而起,有种安谧而神秘的味道。

大约在午后两点,来到岛南的Ponce,也是波多黎各的第二大城市。我们把车停在downtown,刚出车门,就听见鼓乐喧天,闹市区一条“步行街”夹道都是小商小贩,商店门口有人装做小丑或圣诞老人,抱着孩子照相。我们按照孤独行星的指导,找到当地“best homemade food”,果然是门脸极小的一家饭店,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警察们正在店里吃饭。此情此景让我们倍感安全亲切,当即坐了进去。老板大大咧咧地招呼我们,没有菜单,只有墙壁上方一块小黑板上写着模糊的字迹。我盯着看了一会儿,也只能依稀认出“鸡肉”、“烤”之类的字样,老板一眼看穿我的文盲,上前解释。我佯装听懂,叫了一份猪肉一份鸡肉。少时上菜来,果然是相当家常的一盘,大块的肉、饭、沙拉,以及当地一种类似四川大号叶儿粑的东西。此外店里每桌都配有泡在油里的腌辣椒,非常提味,我拿它拌饭,吃得心满意足。

吃完去downtown闲逛消食,在一家礼品商店驻足许久。买了一支花花绿绿的方箫,当哨子一样吹着玩。这里出卖我认为看来很像牛头怪兽的魔鬼Vejigantes的小雕像和面具,此怪是Ponce二月狂欢节的主角,混合着西班牙、非洲和加勒比海的文化、宗教与迷信成分,色彩艳丽,张牙舞爪。另外还有许多放在小草帽里的朗姆酒小样,青蛙形状的开瓶器冰箱贴等。我喜欢某个粉彩剥落的木雕头像,是个表情忧伤的姑娘,却不知她背后有什么传说与故事。

Layout 3

临走买了一杯草莓和香蕉味道的smoothie,好喝得得令人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下午四点多钟,终于进入San Juan老城。冬日的白天时光异常短暂,刚出旅馆时还是明晃晃的太阳地,一路往西班牙古堡走去时,阳光就越来越柔和。老城有石砖铺的街道,颜色鲜明的建筑——像我想象中加勒比海岛上该有的颜色,街角美丽的玫瑰色的花树,以及斑驳的教堂粉壁。我一面想着晚了就进不去古堡了,另一面却忍不住要对着街边的景色一照再照。

Layout 4

到古堡外,果然已经颇晚,于是也就不惦记着进堡去看——夕阳的光影这样的好,错过这样的照相机会才真是可惜。古堡外,出乎意料地有一大片墓地,夕阳的颜色正抹在十字架的顶端,墓地背后是永不停息的海潮——海在这里格外澎湃,白色的浪头一波接一波地涌来,似乎是给死者永远的雄壮挽歌。我不禁去想,每一座墓碑下面,都是什么样的灵魂,什么样的故事。

P1010324gy101_9876gy101_9878gy

波多黎各在十六世纪前十年就成为西班牙殖民地,儿这座El Morro古堡,与不远处联袂而立的San Cristóbal是加勒比海上最早的殖民建筑之一。厚厚的砖墙围绕着海岸线,曾经历了无数战争,也抵挡了海盗们攻击。现在硝烟散去,夕阳里只有游人、鸽子和窃窃私语的情侣。

Figure 2

当然还有摆造型的我……

101_9870gy

P1010337gyP1010344gy

很快夕阳西下,天边的颜色由金色转为橘红,又变成粉紫与蓝紫,终于夜色降临。

101_9886gy101_9891gy

今天是圣诞夜,老城里渐渐热闹起来,穿着漂亮衣服的当地人与游人在街头络绎不绝。我们在一家日本店吃了晚饭,华灯初上,各个广场上都有玩火炮的年轻人和孩子、卖冰淇淋的小商贩,搂着肩膀照相的外地人,以及弹奏圣诞曲的乐手。路灯光照在老城的砖路上,泛起温暖老旧的金色的光。

P1010369gyP1010363gy

我们在广场长凳上默默坐了一会儿,起了风,加勒比海的十二月,也略略有些凉了。买了几瓶天价啤酒,我们就回旅馆去。我告诉某人,明天太阳升起时我就要起床,去照晨曦里的古堡和老城,一个人。

不用陪太子早起,某人求之不得,立刻眉开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