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代、多代“遗传”新说

by serenq

浪费了一天时间以后(呃,下午看完了无肌肉宅男精神胜利片the social network),今天晚上心发慌。突然起意要看paper,好像这样可以堵上一点内疚感。上次给小蓟写文章(还是没写完……)讲胎儿期经历和成年健康的关系时,剩下一部分没有写,因为只听说过,却不熟悉。这一部分是transgenerational effect,也就是一个人父母的早期经历、甚至祖父母的早期经历如何影响到此人的健康。这部分内容,恐怕是都哈学说里最奇妙也颇神秘的一部分,上学期我最爱的那门课上仅就此读过一篇文章,是个瑞典研究组写的。我知道后来他们还在同一个cohort身上持续研究了一阵,于是把所有的文章都找来——从2001年第一篇开始,一共有四篇。

因为作者、研究对象都没变,这四篇文章起码在methods部分重合颇多,很多段落直接copy-paste,故事又是连着讲的,看起来很快。这些人在瑞典北边一个颇为与世隔绝的小山村找来过去几百年的农业收成数据、以及出生在上世纪初的人的死亡数据,发现祖父母——尤其是爷爷——的经历,对孙儿孙女的寿命有着很大影响。如果爷爷在青春期前那几年经历了收成不错的好日子,孙辈寿命就短(!!!!!),相反,经历了歉收饥荒的,寿命就长。这两者之间平均寿命的差距可以达到30年!!!!!!

这是第一篇文章的发现。

我接着看了后面的文章,主要意思差不多。只是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做得更细一些。譬如第二篇重点放在死于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人身上,第三篇着重看male-line specific effect并加了一个新的现代cohort(但做的不多,而且和全篇故事有些游离),第四篇我只看了abstract,因为就是第三篇的延伸,重复确认一下已有的发现。在看这些文章的时候,少不得又拉拉杂杂看了些别的,大多是更早期的研究。实际上更早的流行病学研究只有两个(动物模型的多一些)——当然可以理解,跟踪祖孙三代人不是容易的。

本来我对这个方向相当感兴趣,看完以后,我却有点后退,而且觉得自己脑子里更加混乱了。首先是结果的复杂性: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分别有不同的影响,而且经受好收成或者坏收成的时期不同也会有不同的效果——这效果也因经历者与后代的关系不同而不同(爷爷的关键期是前青春期,奶奶的是婴儿期),还有,不同的效果在做不同的分析之后有不同的变化。我脑子里本来事先画了张清清楚楚的表格,一面看一面往上加东西,结果很快这个矩阵就变成了一团乱麻。其次是缺乏生物进化上说的通的解释。我是个进化论控——自然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且不说中性进化学说对达尔文的挑战,就算达尔文的学说再好,事事都要推到“选择优势”上去,显然也太过分。然而我总要有一个清楚明白能够make sense的生物机制吧!虽然作者在第三篇文章里花了不少篇幅解释发育中关键期的不同和男女生殖细胞成熟期如何不谋而合,然而我依然觉得这些解释太浅层,与研究结果的复杂性重要性完全不匹配。而这一“好日子导致坏结果”的发现与mismatch theory里的不符合之处,格外引人注目,但是作者居然也不加讨论,让人着实失望。最后当然是所有研究都在一个特定人群里做的(小地方,与世隔绝,样本比较小,谁知道这帮人遗传上有没有什么特别weird的地方),external validity太值得推敲了。

哦,还有那个三十年的差别,三十年啊三十年!!这在public health上面是什么概念?!要让我相信我素未谋面的爷爷在他9-12岁的时候是顿顿油大还是天天前胸贴后背能对我的寿命有这么大的影响,哪怕只是具有统计欺骗意义的“平均寿命”,不拿出如山铁证,我是很难接受的(尤其是我掐指一算,油大的可能并不小)……

Don’t get me wrong,我并未质疑这几篇文章的可信性,我也并未因此对这个领域产生怀疑,我依然觉得这些发现非常fascinating,而且我相信它如同冰山一角,哪怕不够全面不够完美,其下许多未知的东西,一旦揭示出来,将非常激动人心。但是,我只是退后一步问自己:你以后想做类似的方向吗?还是从更加可靠、更加稳妥的地方起步呢?而我恐怕,这几个月以来,自己的答案,越来越倾向于后者——起码,在未来三年。但如何平衡可靠与平庸,实在是一个让人伤脑筋的问题。还好(还好?),有很多外在客观因素帮我限定自己的boundary,大约也不会走得太远。

Advertisements

7 Comments to “隔代、多代“遗传”新说”

  1. 关于达尔文的问题,我也一直在想“后天经验如何迅速编码到基因里并且遗传下去”。epigenetics领域有人研究神经反射甚至高级神经活动的遗传吗?

  2. of course there is, niu. In fact, that’s one of the hottest area now, called behavioral epigenetics. Here is one example (shameless self promotion):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44071

  3. 读了你的大作,不过还不是我说的那个意思。记得Konrad Lorenz曾经研究的instinctive behavior吗?大致是那个范畴,但是比那个更激进一点。
    另外,你文章写太好了,顺带也读了其他的,特别是关于记忆的。想起来最近我记性不好大概是因为我想忘掉一些东东。可是发现想忘掉的东西没忘掉,其他的记忆却发生了问题。。。

  4. Hmmm, that I don’t know. I don’t remember who KL is…. (hopeless in memorizing ppl’s names). But I assume you are talking about hard wired behaviors that does not require learning, like newly hatched sea turtles swimming “back” to the ocean. If that’s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I would not expect epigenetics to be a big player here, since these behaviors consistently occur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over the past millions of years. It makes more sense to have such behaviors somehow stably coded in the genomic sequence (which wire the neurons in a certain fashion in development)…. These are pure speculations though and may be very wrong. :P

    btw, soooooooooooooooo glad to hear that you like my articles!

  5. It is so reasonable. you are too modest.

  6. i can only think some similar story told on the topic of epigenetics, the (mal)nutrition leads to the modification out of the genome.

  7. sorry, i just read the previous comments, make sens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