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转行更远(二)

by serenq

浑浑噩噩

我从小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一个胸无大志的人。

这两件事情相辅相成,贯穿我生命前二十五年。我从来不是努力的学生——当然我的不靠谱程度也并不惊人,不至于去街头当小混混,所以凭着小聪明、考前突袭,轻而易举地就能在一个二流中学的普通班上名列第一。至于年级上的第一,是个很刻苦的男生。在我当时看来,若要我活得他那么“不酷”“不潇洒”,不如名列倒数第一被爸妈活剥皮死了算了。所以,在中学时代,我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一切得来太容易,既没有挑战和乐趣,也没有危机感让我觉得需要努力争取任何成绩。现在回想起来,才意识到自己当时纵情于刀光剑影、风花雪月,一方面当然是青春荷尔蒙分泌水平过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的学习生活,确实太无聊了。我经常会想,如果初中毕业的时候,我有机会去一流的中学、去竞争巨大的实验班,我是会就此早立志呢,还是会就此变态?显然,这个问题是无解的。

不过,走题地说,我对自己的高中生活相当满意。该看的小说,该逃的课,该交的朋友,该爱上的人,该有的经历,全都没有拉下。直到今天,最爱在梦里出现的,还是我的高中。

然后,我就上大学了。

大一第一学期的前两个月,是我前二十五年里唯一一段上进的时光——是真上进,不光是努力,虽然当时没有明确的理想,但有一股初到新天地的愚勇。那时我还不太把成绩放在眼里,想的是要“学真东西”。直到十月份一次师兄师姐的“学习经验交流会”,我惊讶的意识到在这所大学里,还是成绩最重要——GPA要高,才能出国去好学校。在惊讶之后,我又跌回了考前抱佛脚的状态里——毕竟,若只要成绩好看,只要考前三天就够了。当然,我绝无把自己的问题怪到师兄师姐,或者这所大学身上的意思,因为这件事情所表现的,正是我当时的“上进”是多么的缺乏根基,以及当时的自己,实际上是多么缺乏真正的上进心。

大学五年很快就过去了。由于沿袭着中学的路子,小聪明的我仍然可以轻松地考高分,于是我又一次把从无聊学习生活中节省下来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其他事情上去。谈了段算不上美好的漫长恋爱,写了些有的没的小说,在bbs的文青圈里泡出一点小名气。然后在流水的酒席里毕业,来到美国。

很多同龄人曾为“是否出国”这件事情整日思考、衡量利弊,很多同龄人曾将出国看成大学里努力的目标、认为它像高考一样是改变命运的契机,我没有。我父母早就给我描述好了我的人生道路:我要上大学、我要好好学习“二十一世纪的科学”,而我毕业以后,就要出国念博士。他们给我定的这些目标,对我来说都不太困难,与其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思考“这些事情是否适合我”这样的命题上,我不如花上一点时间应付了这些任务,就可以整日发昏了。何况,我对思考任何与事业有关的命题,都不是太有兴趣。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认为中国教育中,“职业教育”这个环节相当糟糕。我对事业命题的淡漠固然是咎由自取,可是我看到许多比我靠谱得多的朋友,空有上进之心,却不知道该如何树立切实可行的人生目标,实在很让人痛惜。小时候我们学会在作文里书写假大空的人生理想,不是科学家就是工程师;稍大一点之后,却又面临着无穷的短期任务——期中考试、期末考试、中考、高考、GPA、出国,让人错误以为做到这些短期目标,成功就会自然而然发生。在这虚假的高远之志与琐碎的近期目标之间,隔着黑暗贫瘠的荒漠。在我看来,职业教育所应该做的,不是让人产生空洞的“成名成家”的愿望,而是让人从心底明白职业对于个人和社会的意义,以及一个人应该如何找到合适自己的职业。前者包括让人意识到职业的成功——不管是什么职业,体现了个人价值;以及作为一个社会的人,我们将来所从事的职业对社会有着重要的意义。而后者则包括启发我们客观理性地评价自己的优缺点、兴趣爱好以及实际的就业形势,并学会如何取得职业相关的信息,判断什么样的职业能在兴趣、能力与实际之间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点。而当合理职业的目标被锁定之后,我们又需要发展各种相关的知识与技能,为进入自己的理想职业,以及之后的职业发展做出准备。

很可惜,这些道理,我小时候并没有学到,要等到很晚了才会明白。反讽的是,我父母从小就希望我能够有理想,但似乎这一教育并不成功,或起码晚了十来年才在我身上产生效用,为何如此,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也许因为没有真正经历任何学业上的挫折,别人灌输的大道理总是过耳云烟。所以,我在前二十五年中,几乎没有做过一次对自己客观的评估,也从未以合理的角度思考过自己未来的事业,甚至,在那个心底骄傲自大的我,连“事业”两个字都不愿意想起,因为那意味着世俗、意味着不潇洒、意味着青春逝去。

回头来说博士前三年的我。其实心态比较起高中而言,显然并没有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第一年的课程结束之后,我再也不用考试了。突然之间,曾在我生活中接踵而至的短期目标冰消瓦解,而研究进展又是多么不具体、缺乏时间表的东西。再加上我所在的实验室工作步履相对清闲,作为一个没有毕业压力的新学生,要打发时光,真是再容易不过了。那三年,我课外大约看了不到二十篇文章,每天平均下来做实验的时间还没有逛街买衣服的时间多,当然是项目一筹莫展,人也烂泥扶不上墙,在实验室里混得一塌糊涂。

不过,在这三年里,发生了两件对我未来生活至关重要的事:第一,我和前男友分手了;第二,我加入了Rural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并在博士第二年结束后的夏天回国短期支教。

从高二开始,感情这件事一直是我生活反复折腾的中心——被我称为我的“十年浩劫”(虚数,虚数!)。然而,两个不合适的人相处,对双方都消耗巨大,能从这样的关系中解脱出来(并且后来幸运地进入了健康的感情模式),其实也意味着我终于拥有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来思考其他无关感情的东西,譬如事业。而在RCEF的志愿者经历,则把我从局促封闭的小我中拖到更宽阔的世界面前。我在RCEF经历中学到了如何将热情转化为脚踏实地的工作、如何具有专业精神地做事情、如何与人沟通合作、如何管理一个团队、如何顾全大局又不忽视细节。在RCEF之后,我不再把“去农村支教”(或任何慈善事业)看作“一件浪漫的小事”,我不再用无知片面地口吻讨论任何社会问题,我也不会再把做NGO的人看作是纯粹(或脱离实际的)的理想主义者,而且我从心底意识到,他们的事业和很多人的事业一样,并不高尚多少,也不低下多少,都需要一些才能一些执着一些努力,都是这个社会分工的一部分。

这种去高尚化,我以为,是做好慈善的重要一步。

扯远了。其实,我只想说,虽然最后没有选择NGO作为我的职业,但我在这段经历里学到的东西,是难得的财富。而更好的是,我结识了许多我平日生活圈子里结识不到的朋友,他们的眼界、志向、才能,让我受益至今。

写到这里,其实,已经不算“浑浑噩噩”了,可以开始下一章:不断折腾。

Advertisements

8 Comments to “比转行更远(二)”

  1. 父母推着我进入了这个“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学科”,可惜他们当年根本不明白这条路意味着什么。那个年代的中国父母和老师,连什么是科学研究都不明白,又如何给子女学生做良好的职业教育指导。眼界啊眼界。

  2. 终于更新了……原来又去做研究了,还是博后,哈哈,恭喜恭喜,总之道路是越走越明朗了。

  3. 沙发没了,只能搬个板凳了

  4. 唔,等不及要看折腾篇~~

  5. 你写到了我的心坎里

  6. 进来偷窥一下。

    我老觉得进的哪个坑真的是谁都怪不上,如果不喜欢的话,能把自己从一个坑里拔出来才是meaningful and important, 这中间的inspiration and excitement 只有自己体会的到了,赞一个seren mm。

  7. 又来重温,以boost自己。看到这句”让人错误以为做到这些短期目标,成功就会自然而然发生“,深有同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