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转行更远(四)

by serenq

我的啰嗦需要重症监护了。。。。

—————————————————–

不断折腾(上)

第 三年下半学期意识到问题,第四年上半学期开始考虑该做什么。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毫无头绪。去学校career center听了不少talk,也找里面的人谈过,但是因为自己一头雾水,别人也无法提供任何确切帮助,只给了我一大堆可能性。从第四年开始后的两年半 中,我恐怕把生物转行的大多数路子都考察、尝试过一遍。在那段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的时光里,我倍感痛苦,觉得自己四处碰壁,无人指导支持,有时甚至怨气冲 天。但现在我才会意识到,且不说当时不会有任何人有能力帮我建议我未来的道路,而且,正是当时的盲目试探,才让我渐渐了解自己也了解不同的职业,而这种了 解才是我在这两年中收获的最大财富。后来在职业方向选择的关键时候,能较快地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决定,并不是靠一朝一夕的运气。相反,如果当时有救世主跳出 来指出一条明路我想也不想地走下去,那恐怕才是另一个像当初选择生物专业时一样的悲剧。

还是说四年前,我经career service的人推荐,去图书馆里借了一本有名的书,这本书简要介绍了有科学硕博学位的人,除了当教授,还能做些什么。大约有十来个不同的选择,从风投 到咨询到自由写作不一而足。我首先被吸引的就是“科学写作”,作为一个喜欢写字的人,这个职业听起来很合适自己。于是我去学校选了一门科学写作的课,稀里 糊涂混了一学期,什么也没有学到。虽然我也三心二意地看了看北美大学里几个口碑较好的科学写作program,但想到要用非母语写作还是头大如斗,于是这 件事情也就不提——可是两年之后,科学写作真的成为了我生活里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并从某种意义上影响了我对职业的选择,这却是意外之喜。虽然当时选的课对 此并无帮助,每次想起来却又很迷信地想着这才是“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博士第四年的春天,我开始有了进公司的想法。我很清楚自己的实 验背景绝不足以让我找到公司研发部门的活路,曾一度考虑过去customer service——毕竟我用过许多抗体,大约卖抗体的公司会要我吧?胡思乱想的时候,本地一个华人生药业协会的会长来学校career service作报告。她拿了博士、做了一年博后之后,去Cornell念了一个专为有advanced degree人开办的MBA,之后进入一些咨询公司。我觉得她背景与我相似,立刻很感兴趣,找她聊了一阵,她介绍我参加这个生药业协会,我也高兴地去了。 于是认识了许多在生物制药公司的人。他们比我大很多,人也和善热情。我去听了几场讲座,也帮着写了一些活动的宣传材料与英文中文报道,开始慢慢地对工业界 有了一点点了解。在这位会长经历的鼓励下,我也开始动了念MBA的想法,全然不顾自己半点工作经验都没有的事实。

第五年的夏天,为了提高public speaking能力, 我开始参加Toastmaster club。某次活动的时候,有个人告诉我我们学校工程学院有个business系列的课,专门给非business major的研究生开的,我大为感兴趣,立刻去选了。这个系列的课是由类似于Technology Transfer  Center的中心开的,除我之外,同学都是学工程的。我刚开始上课的时候,颇有些文化震撼:明显感到这些学工程的年轻人比我周围学科学的来得自信——或 者骄傲,很多人发言的语气里明显有一种自己能掌握一切的底气。相比而言,身边做实验的人,却低调谨慎得多。也许是因为实验科学的不确定性,让人了解自身局 限,对自己不能把握的东西有一定敬畏心理?这样的观察结果,让我觉得很有趣。

我一共选了三门课,都是很典型也很简单的business 课。其实这种课上听讲能学的东西非常有限,但是课下的project却让人开阔眼界接触新领域。那段时间里,我一共做了两个将技术推销到商业用途的课堂项 目。一个是新型的LED材料,另一个是一种可以改进转基因作物的基因技术。其实这两个项目我所在的小组都做得不好,第一个项目的presentation 时,别人都做到了propose前几年的财政计划的地步,我们还停留在介绍这个材料的优点。第二个项目我们又因为无法确定什么才是正确的business plan——是着眼于小的有机农业厂商还是着眼于大的农业公司,两种可能性都提出来分析,当然完全不是一个business proposal应该有的样子。回想起来,虽然我颇有干劲,但这两个project,都做得相当糟糕。

即便如此,学到的东西还是很多。首 先接触了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半导体材料和转基因农作物领域,知识的拓展自不待言。其次是两个project中,我多多少少都在组里扮演了 leadership的角色——组织会议、联系专业人士、作出决策等(可以看出我的决策每次都多么糟糕!),这对自己的人际能力当然是很好的训练。第三点 是终于有了第一手的(哪怕是过家家式的)technology transfer的经验,有机会与在business世界中的人打交道。在选课之后,我与offer这些课程的中心负责人商量,留在这个中心里做了半年的 志愿者。其间这个中心组织了比赛,评判本地大学里发展的清洁能源技术的商业潜能。我作为见习志愿者除了整理总结各个评委的意见之外,也帮着为一些排名差不 多的技术寻找有关学术论文,供评委进一步评判,对从海藻炼油到纳米材料都有了皮毛的了解。后来则帮助中心的business consultant为商业化几个获胜的技术。此间接触到更多的学术圈子之外的人士,看到他们与那些做出新技术的教授在宣传、解释同样技术时候的区别,心 中颇有感触:商业界人士浅尝辄止,对技术了解有限,但是舌灿莲花,常常击中要害;大学教授了解自己所做的一切,却往往无法把握大图景,讲话时陷入细枝末 节,对商业应用一知半解。按说两者互补能提供最大潜能,实际上往往是沟通困难,缺乏相互理解,令人遗憾。

另一个令我感兴趣的行业,不出意外的,是咨询。第一次去参加McK的校园招聘会是07年9月,而且是专为有着advanced degree的人开的。我端的是听得相当心潮澎湃,后来找到各方面的资料一看,觉得简直就是我的梦想行当嘛:激动人心的生活、可以频繁光顾世界各地、可以接触各种领域并指手画脚、当然还有光鲜的头衔,对于一个刚开始思考转行、在实验室里成天灰头土脸的生物博士生来说,哪怕就虚荣心一项,都足以让我心动。

Advertisements

6 Comments to “比转行更远(四)”

  1. 做工程的人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研究总有一天可以转成商业化的产品所以更有底气呢?

  2. 也许吧,我觉得这也是他们graduate school training的一部分。做基础科学或者实验科学的一般接触到这一点的就比例相对有些低了。

  3. 呵呵,seren mm的这些经历很有趣啊.

    见到的picture越大,越容易知道这世界总有自己不知道的东东,自己的所知所作只是其中一部分,越容易ready to learn 吧.

    以前在我们学校communication college里面上了一个presentation的课, 看着那些梦想成为top journalists, TV anchors, etc.的人作的那些presentation homeworks, 很赞,很佩服啊。

  4. 我也挣扎在从生物转向何处的纠结中,不知道博主能不能介绍一下那本“有名的书”的书名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