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西班牙(二·石榴城内外)

by serenq

在西班牙的第一个晚上,大约是因为时差,我醒来的时候,窗外还是一片夜空。借着窗帘缝里透出的灯光看表,不过凌晨三点,而我已清醒得更无半点睡意,于是爬起来,靠在小小露台的栏杆上,四处打量。我的房间正对的是Plaza Nueva,是Granada老城一个小广场,沿街摆着露天的桌椅,围坐着吃饭喝酒的人们,直到午夜还热闹非凡。此刻终于难得地安静下来,街边楼层的窗口都按下去,交通灯和路灯光照亮街道,卵石铺就的小巷子弯弯曲曲地消失在房屋拐角。

1

往Albayzin的方向看,河边教堂被暖暖的街灯照亮,而老区窄巷里的灯光只在屋脊与屋脊之间露出星点的光芒。

P1011161gy

四下里极其安静,连风声也无,偶见一个醉汉歪歪扭扭地从远处过了街道,或一只长着长毛的狗儿沿着墙根一路小跑过来,这样静谧沉默的老城,白日里怎么也见不到。站了一会,睡意又起,返身回了被窝。此后时醒时睡,但因为想着总有人来叫我起床,迷迷糊糊地一直睡了下去,直到某一刻终于伸出手来抓过手表——

我瞬间石化:十点了!还不敢相信,将窗帘一拉,窗外白花花的太阳光呼啦一声全扑了进来,我揉揉眼睛,傻了。

Granada的阿拉罕布拉宫盛名远播,却每日只接待有限游人。我因为行程机动,并未提前在网上订票,必须当天黎明即起,去宫外窗口排队等待,才能抢到门票,这就是为什么昨天我一定要请人叫我起床。我奔到楼下,与旅馆人员核实,才发现昨天晚上那个“7am”赫然与我的名字错开一行,落在了不知谁的大名后面。这也怪不得别人:昨晚我眼睁睁地盯着人做记录,竟然没有发现这一错误。“那个人怎么叫也叫不醒”,旅馆的大妈对我说,笑嘻嘻地不以为意。

我定了定神,走出旅馆大门,往阿拉罕布拉宫的方向走去。一方面去碰碰运气,另一方面也正好借着这二十分钟的路程,梳理一下自己的计划。我原本只打算在Granada呆一天半,今天看完宫殿,傍晚就坐火车去小城Ronda。如果买不到票,就只能多呆一天,而即使买到票,也很可能是下午很晚时间的门票,说不定赶不上火车。一面算计着时间,一面又想到昨天傍晚从Albayzin俯瞰小城时那些从平淡的民宅之间冒出来的古老建筑的顶子:Granada的名胜,不止一个阿拉罕布拉宫,如果匆匆走过,也许会错过甚多,要是必须再呆一天,倒不见得是坏事。

这么胡思乱想着就到了售票处,向人询问,果然白天的票都已售光,只剩下夜游阿拉罕布拉宫中Palacio Nazaries的门票。我发现自己竟然轻轻松了一口气:原来心理不知不觉已经有了偏向。我买了夜晚的票:孤独星球里说,夜游Palacio Nazaries可以是魔幻般的经历。

而这个白天,就消磨在Granada内外的大街小巷中吧。

翻开孤独星球的地图,毫不犹豫,第一站直奔Capilla Real——若翻译成英文,则是Royal Chapel。这座教堂里葬有西班牙史上异常重要的一对君主:伊莎贝尔和斐迪南。十五世纪末,他们统治下的西班牙正站在步入现代西方社会之前的曙光中。他们统一了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许多城邦小国、攻陷Granada、驱逐犹太人和摩尔人、并再次确立天主教在西班牙无以争辩的主导位置;也正是他们同意并支持了哥伦布的请求——1492年,天主教的旗帜在阿拉罕布宫的宫墙上升起,而哥伦布的远航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他们身后无论留下怎样的褒贬,对于我这个匆匆的游人,能亲眼看看这两个曾站在历史洪流里的君主的最后栖身之地,也就不枉我在Granada多呆这一天。

Capilla Real在Granada老区的繁华中心,沿着主要街道往下走,很快就看到路边高高的教堂顶——Capilla Real与城里的大教堂毗邻。从一道窄门走进去,一眼看到墙壁拐角处高耸的哥特式尖顶,路边栏杆里种着橙子树,果实累累。这时是近午时分,墙外狭巷里游人如织,而各色吸引眼球和钞票的玩意也令人目不暇接。不少当地人装扮成骑士、修道士或者古典美人的样子,一动不动地立在路边,不知道是否吸引人去合照。其中那位骑士,面前居然卧着一条大狗。而吉普赛的胖大婶举着绿色小树枝满街乱转,见人就笑着递上来——我早就在书里看过,如果你接过树枝,她就会为你看手相推断命理。

下面照片里的俯瞰图,实际上是次日在阿拉罕布拉宫高处的堡垒上照的。

5

绕开吉普赛大妈,进入Capilla Real内部,先是经过小型的穹顶,就到了主室。伊萨贝拉和斐迪南与长孙、以及他们的三女儿女婿葬在一起——因为女婿出身显赫,“英俊的菲利普”(Philip the Handsome)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儿子。棺材本身十分简朴,都在地下,但墓室上方的玻璃柜里陈列着的卧像很精美。分别是两对君主,但丈人丈母倒比女儿女婿的雕像矮些——导游图上说,也是由于菲利普出身的缘故。墓室后方的厅堂里有精美的壁画,不过我对西方艺术实在缺乏了解,只能囫囵吞枣地看看,讲不出什么。

这里内部不让照相,故而图片欠奉,网上倒是可以找到一些,不过都不够好。

从Capilla Real出来,已经是午后。因为起得晚,倒是一点也不饿,于是在教堂附近的街道里漫无目的地转悠,不远处的广场上有个女孩吹着笛子,面前居然也卧着一条大狗,似乎这里每个艺术家,都要养条皮毛顺滑的神气宠物。她一曲终了,对面树荫里一对青年人鼓起掌来——后来才知道见到他们也开始兴高采烈地演奏,男孩击鼓女孩拉手风琴,才知道不是我这样的闲人。

100_0217gy

街边有小摊。卖烧制瓷盘的、新鲜蔬果的、各色干杂,以及腌制的橄榄。还有卖晒干的花瓣与香草的,惹得操着美国口音的胖大妈低下头深深一嗅,忘情地赞叹:“石榴城的味道。”其实那香味过于浓郁,在午后闻来,不免让人昏昏欲睡。

5

在午后的阳光里,小公园里的喷泉和绿意。

P1011194gy

大约两点多钟,已是西班牙人吃午饭的时间——他们2-4点才吃午饭,我走进孤独星球推荐的一家小饭店,点了几个tapas,也就是小分量的菜,分别是一小碟烧牛肉球,黄瓜茸和酸乳酪拌成的沙拉,和夹着烧红椒与牛肉的馅饼,又喝了小半杯白葡萄酒,才心满意足地出门去。三四点钟,阳光照得人头晕,再加上葡萄酒的醉意,我不自觉地就往旅馆走去,回了房间,假模假样的抽了本书,扑通倒在枕上,不久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五点钟,只觉得神清气爽,于是又出门去,越过穆斯林老区一直向东北走,是一片过去吉普赛人集居的地方,名叫Sacromonte。这里与穆斯林老区相似,都是白色墙壁的小屋子,但屋子矮小不少,门窗也更小,从屋子之间的缝隙里,透出山坡上荒草和仙人掌来。有的白墙上画着鲜艳夸张的壁画。

6

在山坡高处有个吉普赛人过去所居住洞穴博物馆,我拾级而上找去,路上经过一家餐馆,穿白衬衫黑西裤的大叔看我张望,还主动跳出来指手画脚:博物馆就在顶上。恨不得能带我上去。博物馆里复原了十来个洞穴,有起居室、储藏间、会客室等等,白墙外种着玫瑰红的花。我其实疑心四处漂泊又备受歧视的吉普赛人原过去的居室能如此宽敞干净,但还是非常享受洞穴里的清凉。现在Granada外几十公里的Benalua,还有常住在山中洞穴里的人们。

7

从吉普赛区出来,日头已经西斜,我沿着另一条路跨过Darro河,走进山里,去见阿拉罕布宫的第一面。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to “五月西班牙(二·石榴城内外)”

  1. 红花白墙,好像那个秘鲁的修道院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