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西班牙(三 · 阿拉罕布拉 · 上)

by serenq

当黄昏的夕阳从身后平平照来,我终于来到阿拉罕布拉的红色宫墙之下。从河岸起,有一条卵石道沿着宫殿的外墙蜿蜒上山,墙与山道之间,隔着细细地流水。早知道阿拉罕布拉对水流的引导精妙绝伦,从上游引下的河水在宫墙里淙淙流动,形成无数美丽的小喷泉,只是不知道身边的流水是不是从宫里流出,而这样的念头,带有几分旖旎的风光。在宫墙之外,还可以见到古老的拱形建筑,顶端长满青苔和杂草,有几分像罗马时代的引水渠,只不知道是否与引水有关。

事实上阿拉罕布拉的外部相当雄浑质朴,外墙几乎没有任何雕花修饰,只有透过偶尔一见的高墙上的窗口,可以略略窥见墙内的模样。

1

从山路上可以回望Albayzin,白色外墙的房子一个摞一个,覆满山丘。

阿拉罕布拉宫里最精华的部分需要门票,但其他领域却全天免费开放,我从地图上看到宫里面积甚宽,只怕明天半日游玩不过来,于是打算这个傍晚先去免费参观的部分看看。宫墙内圈起的部分自西北至东南,狭长而中部略鼓,像一只不太标准的梭形回转飞镖,而入宫的地方,正在腰部。

一进门,迎面是一座方方正正的巨石建筑,显然是西方风格的建筑——Palacio de Carlos V。这是在穆斯林王朝陷落之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Charles V下令修建的,目的是在摩尔人最核心的王宫附近为自己设立一处寓所。初见时还不觉得如何惊心,要等到后来将伊斯兰风格的建筑都看完,再回头来看这幢仿佛放错了地方的庞然大物,才突然觉得无比荒谬。

整个阿拉罕布拉宫里富有基督教色彩的建筑并不止此一处,多的是圣徒的面容和屋顶的十字架。有的变成了旅馆,花园地下铺着黑白卵石的图案,国旗从高高的窗口伸出来,四下里静悄悄的。实际上,在伊莎贝尔和斐迪南移葬Granada的教堂之前,他们得遗体曾经停在阿拉罕布拉宫中,也是现在这个旅馆的所在地。这里还保留着当年伊斯兰风格拱门,门下精致的雕花在斜阳里无限美丽——这是我对阿拉罕布拉宫里摩尔人雕饰之美的第一瞥。

4

沿路往东北走,路边沟里流着温柔的溪水,闪着淡金色的光。路边有一座阿拉伯式的浴室,夕阳透过窗口照在墙上美丽的花纹上面,屋顶有着精巧的几何图案的通光口,朝向各异,抬头看久了,突然想起小时候仰望夜空时,曾以为每颗闪烁的星星,都是黑色夜幕上的一个针孔般的破洞。竟然在这里突然重遇多年前孩童的想象,是非常奇妙的感觉。

3

又回到Charles V的宫殿,穿过厚重的大门走进去,中心原来是个圆形的广场,此时最后一抹斜阳正照在广场侧顶,广场里安安静静,头顶燕子来回往复地在梁间飞着,只有一对夫妇带着穿海蓝色制服的小男孩照相。

5

我在广场二楼逡巡良久,终于下楼离开,却大惊失色地发现所有的门都被锁住——早上拿的地图上明明说所有不收门票的地方都是24/7地开放!我脑子里拼命转过“门都锁了,晚上睡在这里倒也安全”、“可惜了我八欧元买的夜游门票”、“会不会太冷?”、“夜里宫里的游魂大约会出来在半空中幽会”……等一系列靠谱或不靠谱的念头,同时拉着木门拼命摇晃,终于吸引来刚才带着儿子照相的夫妇,隔着门让我放心,他们马上找人来。我于是坐在大厅的地面等待,却有另一个工作人员从偏门进来,放我出去。刚一出门,就看到那对夫妇已找来保安,大家见我出门,纷纷上来安慰:“No problem!No problem!”——当然我不久后发现这里确实彻夜开门,且有人看守,被锁大约只是个偶然的事件

迅速回旅馆吃点东西,夜里十点,我踩着斑驳的树影,又一次来到大门前。门前的石凳子上,几个年轻人低低地撩拨着吉他弦。Palacio Nazaries前已经排起了长队,我站在队尾,宫墙被灯光照亮,远方穆斯林老区里灯光点点,夜风袭来,空气里浮动着不知名的花香。

P1011293gy

终于检了我的票,走过一重小小的门,是一个小小的露天四方形走廊,门边种了棵不知名的藤萝,一过走廊,我就猝不及防地站在满壁满梁的精美浮雕前面,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骤然失语。伊斯兰教禁偶像崇拜,室内不会有人像雕塑,也极少有动物形象,全是抽象的花叶或几何图案,缠绵不尽,蔓延了整个墙壁。也许从照片上看来觉得过于繁复,但当人身处其中,却很难不精致与奢华深深动容。阿拉罕布宫的美,美得毫无节制、汹涌无度、几近任性,但它确实令人迷醉。在夜里的灯光下,墙壁上、柱头下,深深浅浅的阴影与线条互为帮衬,更显得幽深动人。

6

我在数不清的精美廊柱下久久的徘徊,感叹得几乎丧失了感叹的能力。直到在狮子宫的水塘边,姚金娘花树的枝叶缝隙之外,抬头见到一轮明晃晃的月亮,才又傻气地生出些今月古人的感叹——当年伊斯兰的帝王、天主教的君主、以及那个久居于此的美国作家华盛顿·欧文,也都曾在这里仰望过月色里的阿拉罕布拉宫。身边的游人大多像我一样沉默,只听到相机快门闭合的擦擦声,或同游者低声的只言片语,在这样的地方,好似惯常的语言已经找不到自己应有的所在。

夜里11点,我终于从宫墙中绕出来,树下弹吉他的年轻人已经离开,小溪还淙淙地流着,Granada城里每一个广场上照旧是觥筹交错笑语喧哗。而我无心留恋,快步赶回旅馆——明天一早要6点起床,早起去买票,阿拉罕布拉宫里,我没看到的地方还有很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