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重返加州(二)

by serenq

不攀岩,不滑雪,又不甘心跟旅游大巴,不肯蜻蜓点水,在Yosemite最适宜的活动就是hiking。

最出名的当然是攀half dome,来回17迈,海拔落差一千六百米,尤其是最后一段,全是绝壁,拉着铁链登顶。不过听起来虽然拉风,其实并非高难,所以这条路成了香饽饽,想爬的大有人在。我09年那次登half dome,时值旺季,铁链上排起长龙,摩肩接踵,登一步等半天,烈风吹得人头晕眼花无处可逃,是意料之外的折磨。每年冬天工作人员都要把铁链撤下,以防攀爬出现意外,于是这次也就无缘再会。某人吵着要爬half dome不是一日两日,我只好事先看好两条替代路线,一条在Tioga上,由于封路已让我们断了念想。另一条名字平平无奇的Four mile trail,从谷底一直上升到位于山顶的Glacier point,落差也有近千米,一路俯瞰山谷,景色绝佳。可是冬天如果积雪太多,也会封闭。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去餐厅吃早饭。路上遇到Upper fall,居然瀑布边的岩壁上都结了冰,可见昨夜确实极冷。瀑布的水势似乎比昨日更小,只剩下一口稀薄的仙气,被晨风吹得飘飘扬扬。

又忍不住要与09年夏天比……

5

早上的阳光极好,照在草地和树林上。

100_1506gy

吃过早饭,好容易等到九点钟visitor center开门,前去探路。前台是位位非常和气的小哥,他告诉我们,Four mile trail虽然还通行,但因为是在北麓,后两迈全是冰雪覆盖,恐怕很难走。他推荐我们去爬upper falls,这条路一直沿山壁攀升到到瀑布顶端,还可以跨过瀑布上游的小河继续前行。来回大约九迈,上升900米,同样是从谷底到山巅,但它位于向阳的南侧,路况好很多。更让我惊喜的是,小哥说虽然Tioga关闭,要上395也并非不可——更北边的88同样贯穿Nevada Sierra东西两侧,但因为海拔较低,还能通行。

敲定未来两天的行程,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动身去hiking。我们自恃早饭吃得饱,觉得午饭大约可以略去,遂决定轻装简行,去车里拿了几个高能bar,一人三瓶水,就上了路。我是在加州的数年里爱上hiking,此时终于又有机会走一番加州的trail,未免有故好重逢的心情。 因为upper fall几乎随处可见,这条trial的难度也似乎毫无悬念。我仰视瀑布顶端,似乎高不可攀,心里有些打突,同时也觉得奇怪:如此陡峭的石壁,到哪儿去找路?

从标有“to trail head”的路标开始,在山脚下颇走了一段才到路口,脚下的道路立刻二话不说开始之字形往上攀登,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一路上虽然行人不多,却中途碰上一群半大的学生娃,叽叽喳喳地在路边休息,我们刚走过去,他们也结束了休息。我俩心中叫声不好——一大把年纪,哪儿有小娃娃爬得快,连忙脚底加紧,没想到过了好一阵子也没见他们追上来,倒是有两位颇为健硕的老夫妻,气定神闲地超过我们,并且指点我们说“登山杖下面的塑料皮是可以拆下来的,你们知道吧?”“啊?”“这条路上都是岩石,露出金属的头能在地上插得更稳当,试试看?”我们两个土人赶快依言照办,果然更好用。我一阵家乡荣誉感油然而生:“你看我们加州的人就是善于户外运动。在东岸爬山那么多次,从来没有人指出过这个错误!”某人冷冷地提醒我:“这不是你的加州了。”

自从上路以后,一直埋在林子里,爬了不知道多久,才又开始看到远山。道路渐渐平稳,转过一扇山崖,Half dome突然跃入眼前。这就是中途的Columbia Rock,一个绝好的观景点,也是一个传说中可以心满意足转身回去的地方。我汗如雨下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也不能相信这才走了一个迈,上升才三百米!

从这里远观half dome,并俯瞰谷底。

6

从Columbia Rock往后,总算过了一段短暂的好日子。林间的小路开始向下,出了林子又依着绝壁走了一段,就到了upper fall的脚下。这时已经快到午时,岩石上昨夜冻上的冰迹融化殆尽,但是瀑布落脚处的水潭边还是盖着厚厚的雪。从瀑布边开始,是更长的一段之字路,两迈里攀升六百米落差,照片上看不到路径,其实是从这片山与左侧的另一座山之间的夹缝里绕道瀑布背后,一举登顶。

7

这里人迹更加稀少,加上我们大约只有十来个行人,一路上轮流歇脚,超过彼此时微笑点头致意(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显示善意和鼓励。我和某人平均步速差不多,可是风格大为不同,他步子大,走得快,却常常需要停下休息;而我人矮步窄,但一旦达到稳态,就不愿再停下,喜欢像机器人一样匀速运动。我们各走各的,营造出一种假造的独自登山的错觉。有时候看到美景停下来照相,四周静悄悄的只听到风声鸟声,头顶白云变幻,调配远山上的日光与阴影,足以让人瞬间忘记疲劳。

随着海拔升高,路边开始有了积雪。走到两山夹口处,不少路面都变成雪径。但大约因为人少,几乎总能找到路边新雪堆积的地方下脚,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只能小心翼翼地把着石头树干往前走,生怕滑倒。8

积雪的地方,已经离山顶不远,我也过了最累的极点,走得轻松很多。这时天顶云层聚拢,伴随一路的阳光消失不见,山阴林深,人又不再出汗,风一过就打个哆嗦,我赶忙从背包里掏出外套来穿上。爬上山顶,又经过一段覆盖着白雪、几乎无处寻觅道路踪迹的荒地,终于站在了Yosemite谷北侧山麓的顶端。这时太阳从云层厚试探地露出脸,风也停了,我历尽艰辛爬上来,二话不说,立刻摆出各种姿势照相。。。。

3

从这里出发,我们跨过upper fall上游的小溪,小溪虽然还在流动,大块的水面已经结了冰。冰色不透明,是一种豆浆那样浑浊的白色,冰上嵌着石块、松果、落叶。过了木桥,走不了多远,道路就迷失在雪地里,我们不断试错,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登山鞋虽然防水,抵不住雪厚的地方松散的雪直接掉进鞋里,袜子也渐渐湿了,终于对着大方向走上了正路。路上两个欧洲口音的小哥,信心满满地要抄近路,对着荒茫一片的野坡就手脚并用地爬上去,消失在灌木后面。我们还颇为担心了一阵,不知道他们找到路没有,结果快到头时一转眼就看见他们正在路边不远处的大石上谈笑风生。

2

这条路尽头的Yosemite point,是山崖转角处的一个制高点,在这个位置往下看,对山谷的走势才有了更深的感受。从谷中几乎任何地方往东眺望都能看得到的Half dome,确实屹立在山谷开端处地正中,两边陡峭的石壁相对而立,常青树林从三面的山坡上倾泻而下,直到谷底腹地才让路给平整的草地,草地中央,一带溪水蜿蜒着向西流去。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阳光倾斜着从谷口照过来,谷底树影拖得老长老长。

11

我们在这里的一棵小松树的树枝里找到一个塑料方盒,里面放着小本子和笔,本子上写满了到此一游的人们留下的感言。草草翻看了一下,天南海北,无所不有,甚至还有房屋翻修生意人留下的名片和电话!我们也在本子上写了段短短的话。

下山前,再来一张,嗯。

P1012742gy

此后就是匆匆忙忙下山,终于在阳光消失前赶到山脚。因为没有吃晚饭,两条饿鬼飞速摸进食堂,一人吃了一大块烤鸡才算完。这天夜里洗了热水澡,带着笔记本去帐篷附近的游客休息室上网,真是离不开现代科技的大俗人。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to “深秋,重返加州(二)”

  1. 羡慕你们啊,还能出去玩,我们只能闷在家里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