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8th, 2012

January 8, 2012

旧照(2008,top 10 of the year)

by serenq

终于进入了2008年。

9月,秘鲁,印加古道第三天。在08年大大小小那么多次出游里,所有拍下的照片里,这张不是最美的,不是最令人震撼的,但是我最喜欢的。那天下午,我们在山口高处露营,挑夫们也跟着歇下来。这两位坐在大石头上聊天,照片之外,摊晒着汗湿的衣物,夕阳打在他们身上,我举起相机的一刻,年长的挑夫正带着笑容看过来。4天的印加古道,其实很难算作是什么个人成就——我们六个人,有十二个挑夫伺候,每天早上热水送到帐篷前,一路三餐二点,食物丰富得令人觉得荒谬。每天挑夫等我们走了收拾好营地才出发,半路上虎虎生风地超过我们,前往下一个地点扎营。一路上,不通语言的我们,很少与导游之外的人交流,但是经常听到挑夫们一面做饭,一面说笑。这天晚上,他们很多人围着收音机,收听和阿根廷的足球赛——”在高山之巅,你没有更好的办法支持你的国家了。“导游说。

1

11月,Zion National Park, Utah。深秋的时候,和师傅、中学师兄以及另一位摄影爱好者一起去看黄叶,大家不愿意另外请假,开八小时过去,周五走,周日回。像所有南犹他国家公园一样,Zion好看的是它的山石。周日早上在下雨,当午晴开,阳光从云缝里投射出来,照出山石的层次。

2

9月,秘鲁,Titikaka湖,Tequila岛。在秘鲁我拍了很多小孩子,但没有一个敌得过这个女孩灿烂的笑容。

3

08年最后一天,Iowa。就心情动荡而言,08年经历了一场场狂躁无常的风暴,预设的一个个目标竞相碰壁,未来无法辨清,而最后一天在美国最乏善可陈的地方之一,哆哆嗦嗦地站在一个小城外无名的小湖边,按下了这样一张宁静美好的照片,好像确实具有一些安定人心的效果。

4

9月,秘鲁,Sillustani。Sillustani是著名的Titicaca湖附近的一处古老墓地,照片里剩下一半的高塔是这片墓地里最吸引人注意的建筑。这张照片没什么好说的,简单、有力,衬着天空的蓝紫色,断壁残垣几乎成为二维的图像。我把秘鲁游记转换成pdf的时候,封面就放着这张照片。

5

11月,Washington DC, Natural History Museum. 这年我再次去开数万人的神经大会,除了present自己的poster,我几乎没有参加任何一次与科学有关的事件。正值狂躁风暴最狂躁时,这天早上我走过残月未消的博物馆,天上飘着极细的雪花,我一边走一边询问自己,毫无头绪。那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尘埃落定的时候,我将在这附近安家。

6

9月,秘鲁,Titicaca湖,浮岛。这是有关秘鲁的最后一张照片,我发誓。浮岛上的人用水草杆做岛、做船,因为浮力好,船头经常见到这样的龙头。这张照片里的龙头比实际的要威风得多。

7

11月,Zion National Park, Utah。当三个热衷于摄影的同伴在河畔架起三脚架开始对流水调起参数,我就主动申请自己做公园shuttle去闲逛,给自己一种独自旅游的错觉。深秋的阳光把树叶照得透亮,地上银色蝴蝶一样的光点,都是反射阳光的落叶,紧紧地贴合在路面上。

8

春天,San Diego。这样一张除了聚焦乏善可陈的照片能倚身十大,是因为它代表了这一年在San Diego照的照片里唯二的能够勉强达到标准的照片。而我甚至不记得它是什么时候照的了。

9

左:12月,La Jolla中餐馆。右:1月,Hawaii, Big island。最后的照片分别是年初和年末照下的。年初时去夏威夷两岛的旅行虽然美好,却没有留下什么好照片,但这张照片的绿能与年末的红灯笼相映成趣,也就可以放上来充数了。更令我回味的是,照下瀑布图片的那一刻,我欢欣雀跃,根本不知道什么在前方等待自己,更无法料到,我会在圣诞与新年之间的晚上,在本地downtown的中餐馆吃上一客星洲炒米粉,撑得半死,却还是无法摆脱持续沮丧与怀疑的能力。

10

更不能想象的是,在四年之后,我相当想念那个全身都无法安息的瞬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