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1st, 2012

October 2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一)

by serenq

行前准备从好几个月前就开始了。Rim-to-rim需要申请backcountry的permit,数量有限,需要抽签。带头大哥刘总先抽了一次九月的,没有抽到,等到六月再抽一次,就是十月的。一直说要在启程前多去附近的国家公园拉练几次,结果整个夏天买房搬家兼混吃等死,几乎完全没有hiking过。九月初终于觉得不对劲,开始锻炼身体,游泳跑步打球,勉强算是活动起来了。

因为同行大多是文盲同事,他们聚众商量的时候我大多时候也不在场,机票旅馆行程计划我都没有做贡献,结果是我对这次旅行一直毫不激动,直到出门前的那个周末,我才像被闪电击中心坎:啊!又要出去玩了!整个人突然脱胎换骨,兴奋莫名。上网看了一整夜的各色信息,激动地告诉文盲:“谷底幽灵牧场(Phantom Ranch)不但有冰啤酒,而且传说里它的炖牛肉超好吃的哦!”

出门那天是周五,早上起床就赖在电脑前面上网,临走前又匆匆忙忙,没带上前一天现烤的牛肉干也就算了,居然连相机的电池都忘了去买。跌跌撞撞地赶到机场,总算准时进了安检,在登机口外,居然还有时间照几张自恋照片。

collage2

差不多是两天两夜的hiking,带了帐篷、睡袋、睡垫、尽量少的换洗衣服,再加上食物,以及大半天的水量(沿途每数迈到十迈有水站),我的背包估摸有20磅的重量,而文盲的大概有26、7磅。2008年我也曾经去秘鲁走印加古道,但那时有挑夫导游照顾,不用自己背帐篷食物,同样的登山包,只有十来磅,而且每日五餐,早晨还有挑夫把热水送到帐篷门口,简直是令人发指的殖民者行径。这次才算是真正的背着背包去登山了。

我们从华盛顿飞拉斯维加斯,在洛杉矶转机。一路上追着太阳走,天气晴好,窗外风光从染了红顶的山丘、到中西部辽阔的大平原,再到西南部的沙漠。我的自然审美观完全由六年南加生活铸造成型,故而一见到荒漠,就止不住浑身激动,大呼小叫:“看,多荒啊!啥都没有!简直太美了!!”

其实荒原真的很美。而且不同的沙漠、戈壁与荒山地貌、色彩、质地各不相同,千姿百态。中间照片里,右下角圆锥形的火山带着浑圆的火山口,应该是是新墨西哥州的Capulin Volcano National Monument。照片里看起来小小的,其实是八千多尺的大山,扔到大峡谷里还冒尖儿呢。

collage3

也有人类的居住地点与活动痕迹,从这样的高度看下去,现代的道路、房屋显得纤细而诡秘,好像秘鲁纳斯卡荒原中的巨型地画。

collage4

九点多钟抵达拉斯维加斯,会齐人马,取了车,就去机场附近的旅馆休息。栽倒在床上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午夜,东岸时间近三点。可是我旅行第一天,往往有择席的毛病,翻来覆去睡得甚浅。无数次醒来之后,听到闹钟的响声,窗外还是一片夜色,我自觉并无睡意,翻身起床,收拾东西装车,去附近麦当劳吃早饭。

等六个人都收拾停当,已经七点来钟,天色大亮,我们从拉斯维加斯出发,先往南走上I-40,再一直往东,一路上不是(我最喜欢的)荒山秃岭,就是广阔的草原,点缀着墨绿的树丛。蓝天很高,白云丝丝缕缕地互相纠缠,我想起三年前从San Diego搬家到Michigan,也是沿着40一直向东,但行经Arizona时已经天黑,道边什么也看不到,想要投诉的小镇居然家家客满,只能闷头往前开。又或者6年前从大峡谷回家,沿着相反方向西去,那时是冬天,原野上残雪斑驳。

我们从40换上悲伤地180,就在两路岔口的Williams稍作停留。Williams是route 66上的一站,而且此处有火车通向Grand Canyon。火车站边上用稻草垛搭了个小小的迷宫,迷宫口飘扬着彩旗带,迷宫中间的稻草垛上插着稻草妖怪。当地的父母带了小孩在附近乱跑。

collage5

从Williams出来,开了约莫一个钟头,来到Grand Canyon外的Tusayan,在同行小哥FZ的强烈推荐下,大家冲入一家牛排店——话说他数年前经过此地,被牛排的美味(以及牛排小妞的迷人微笑)深深吸引,直到今天还念念不忘。我们一到店门口,就有粗腰宽肩相貌宜室宜家的牛排阿姨上来招呼,令人唏嘘不已……好在食物并不令人失望。烤猪排汁多肉美,而且有烟熏火燎的特殊香味。我们要了啤酒,用一种方形带盖的杯子盛上来,不过味道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collage6

吃过午饭就进入公园,弯弯曲曲开了一阵,中午十二点半,到达Grand Canyon的south rim,我们要乘Bright Angle Lodge边的shuttle前去north rim。趁着等车的时候,我赶忙去lodge后面的观景台跟大峡谷打个招呼。一别六年,我残了不少,它还是风采依旧,烈日下细细的登山小道坚定无情地通向远方,令人口干舌燥,头皮发紧。

collage7

一点半,shuttle司机把我们的大包小包扔上车顶,拿蓝色雨布盖好,准时出发。大峡谷南北两缘在地图上看来只隔了窄窄地一条河谷,但要行车却要绕一个大圈:先往东沿64出了公园,再走89到北边的Marble Canyon跨过科罗拉多河,然后折向西南,抵达北缘。

我上车就想睡觉,好不容易安抚了兴奋过度的神经网络,睡着没多久,就又被文盲敲醒——他怕我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这一下我全无睡意,眼珠子贴在车窗上看景色。64从大峡谷出来,好长一段与little Colorado river并行。这条河与科罗拉多河一样,在高原上刻下深深的河谷,但小科罗拉多河河谷要窄得多,两侧岩壁垂直相对,完全看不到河水。

P1010830gy

小科罗拉多河谷顶上还有茫茫草原,再往前走,河流消失在沙漠深处,四处都是黄沙灰石。等到了89号路上,左右就只剩下荒山。这是典型的南犹他地貌,被自然腐蚀的山体露出一层层深深浅浅的岩石,强烈的阳光下阴影与亮处形成动人心魄的对比。山脚下长着各种荒漠植物,在车窗外一掠而过。

3

这里也有人居住,我猜测大多是土著印第安人,因为经常可以在路边看到卖印第安艺术品的小棚子,大半都空着,破败的标语立在边上。偶尔也能见到人坐在里面,面前的小摊上摆着各种手工艺品,我忍不住想有多少人会光顾这样的路边小摊,卖东西的人又能有多少收入。山坡上,常常能看到各种小房子,三三两两地散落在荒漠里,有的新,有的却已经破败得难以辨识。这里夏季酷热,冬天又冷,土地贫瘠,虽然偶然能在路边看到放牧的牛马,但显然是异常贫穷的地区。我们的汽车一骑绝尘地往前奔,道路又直又平,极少有其他车辆。

山间孤零零的小房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夕阳低垂时,汽车停在在Marble Canyon稍事休息。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极小的机场,停着一架蜻蜓般的小飞机。我找了半天跑道,似乎都淹没在黄沙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从Marble Canyon出来,道路开始慢慢爬升,最终进入North Kaibab 森林。进山前再次回头,广袤的平原在西斜的阳光里一点点暗下去。

collage9

在进入大峡谷北缘之前,经过大片树林,这里针叶树与阔叶树交杂而生。在墨绿的针叶林里,点缀着一片片只剩下顶端黄叶的阔叶林,因为树身上大部分的叶子都落光了,只剩下灰色的树枝,在暮色里看去像烟雾一般,残余的树叶又黄得格外正、格外明亮,浮在烟雾上面,被落日的光辉照亮,像一朵朵灿然发光的云。

终于最后一点日头也落下去,我们到达North Rim Lodge。

我们在这里订了一间六人的小木屋,找到住处收拾好东西就去吃饭。餐厅客满,我们又不愿意等,就在小快餐店里买了些沙拉热狗之类的食物果腹。饭后大家还不愿意睡,买了酒到lodge外的露台上喝。这里还不算完全没有灯光污染,但是也能见到无数繁星,正顶上银河当空而过,隐隐约约地浮在夜空里。仔细往对面山头看,点点灯光闪动,那里就是南缘的Bright angle lodge,今天从那里出来,三天后又要回到那里去。

往山下看,是无法穿透的黑暗,想象科罗拉多河就在脚下奔腾流淌,只是夜深不知处。

喝完酒,回屋睡觉,明天将是长长的一天。

Advertisements
October 2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零)

by serenq

六年前圣诞节去大峡谷,下大雪,起雾,极冷。第二天晴过来,站在观景台上往下看,峡谷里的山峰次第排开,山壁上,一条伶仃的小道一折一折地向下行,到半山腰已经细得像丝线一般,更远方,小路直通向悬崖边,陡然消失在大裂缝的深处。当时还不怎么登山,也没听说过rim-to-rim,心里不由得想:什么人会沿着它往下走呢?

那年在南缘(south rim)拍的的照片。右边是当时的雪景,而左边照片上近处的小道是Bright Angel Trail。远处的山谷裂缝里藏着North Kaibab Trail,科罗拉多河夹在中间,被山体挡住看不见。我们这次的行程,就是从北缘出发,沿着North Kaibab Trail下到谷底,跨过科罗拉多河,再从Bright Angel Trail攀上南缘。

collage1

行程:

10.5 飞抵Las Vegas

10.6 六点起床,开车去South Rim,午后一点半坐shuttle去North rim,六点半到达。夜宿North Rim Lodge

10.7 五点半起床,坐六点半的shuttle去North Kaibab trail head。七点开始下山。行程15迈,下降5500尺,抵达谷底。夜宿Bright Angel Camp Ground。

10.8 七点起床,跨过科罗拉多河,沿Bright Angel Trail上行5迈,爬升近2000尺。下午一点到达Indian Garden Camp Ground。傍晚去Plateau Point看夕阳。

10.9 六点起床,七点出发。完成最后4.5迈,爬升两千余尺,上午九点半回到South Rim。

之所以孜孜不倦地写出每天起床时间,是因为我作为众所周知的睡仙,平时天天睡到九点才起。只有这次旅途里,每日黎明即起,既不困也不乏,精神炯炯地在烈日下徒步前行,这种状态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打鸡血来形容,简直是打了转基因鸡血……

三天里,背着二十磅的大包,一步步走下谷底,又一步步走上来。烈日下、晨光里、夕阳中山川风物如画卷般展开,美景不但在眼前,更在身边。这样的感觉,想不出有什么能拿来与它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