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2

November 15,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六·完)

by serenq

这一夜九点就睡下,睡得很香。凌晨五点来钟起床,天还黑着。今天是最后一天,任务是完成最后两千多尺的爬升。为了能早点回到Las Vegas,大家决定早早出发,争取尽快抵达南坡。

摸黑吃了早饭,收拾帐篷与行装,天色亮起来,晨光破晓,照在附近的山头上,最初是绯红的一道,慢慢变成金黄色。隔壁的露营人还在睡觉,小小一顶帐篷埋在阴影里。

P1011229gy

七点出发。

先是在山谷里走,太阳光从身后赶上来,照亮峡谷。昨天晚上的景色是壮丽而沉寂,现在也许因为是清晨,显得灵动很多——也许只是因为我走在路上的缘故。

P1011242gy

在路边见到一块大石头,像是食草兽温柔敦厚地睁着眼睛,面向峡谷的方向。

P1011245gy

很快山谷里的平路走玩,山路没完没了地做之字形上升。六人的队伍开始拉开距离,文盲本来走在最前面,在两迈外的水站被我赶上。从这里往下看,我们赫然已经上升了相当的距离。

collage 28

天极蓝,云彩随风来去东西,还有小小的一弯下弦月,悬在高崖之上。

100_2802gy

天光大亮,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这些人多是从南坡往下走的短途爬山客,有两位姐姐,其中一位戴了个带着硕大鹿角的棉帽子,非常惹眼。她们跟我打招呼,可惜我气喘吁吁,只能勉强挤出“morning”一个单词,想要赞美她的帽子,只能是有心无力。

想到是最后一程,走得格外卖力,因为不必担心“走伤了明天怎么办”。我俩憧憬着“早点上去可以去Bright Angel Lodge”喝咖啡,居然真的九点半钟就走到了南坡。很多人问我们从哪里来:“你们是从下面爬上来的吗?”我们骄傲地一指远方:“是从北坡下到底,又上来的!”收获许多惊叹赞许,极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站在南坡顶下的小观景台,再照一张大峡谷的全景图。这次再看,难免自作多情,似乎过去几天里,给块块山石都做上了记号——对面那条裂缝,正是两天前我们顺道下山的地方。伸向峡谷中心的高台尖端,我们曾坐在那里看落日。长了一线树林的凹地,正是两个半小时前整装待发时藏在山体阴影里的露营地。

P1011274gy

终于到头了!

我们两个咖啡成瘾者,一回到现代社会,就迫不及待地钻到小卖部里买咖啡。热乎乎的卡布奇诺带着奶香灌下去,立刻浑身舒坦。刚上来的时候,一对中年夫妻问清我们的来路,一面赞叹一面建议:“那边纪念品店里有rim2rim的T恤,你们应该去买一件。”

必须的!

于是有最后这两张照片。

collage 29

嘿,我们从峡谷那边过来!

November 1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五)

by serenq

走到南坡缝隙之中,日头已经很高,这边像北边一样是沙漠性气候。红色沙石裸露在阳光下,小路在岩壁上曲曲折折地向山谷深处伸展,一队骡队走来,踏起漫天尘土,路人都屏住呼吸让在一边。每头骡子的尾巴都被修剪得像分节的灯穗,非常气质。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在谷里走一阵,山路开始往上,这一段被称为“Devil’s Corkscrew”,是因为山路呈之字形不断上升,貌似红酒瓶塞的开瓶器。我调整步伐,刚开头艰难,慢慢也就达到一种稳态。我一向觉得爬山的最佳状态,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累得恰到好处的感受:能感到自己心跳沉稳、呼吸匀称、肌肉的伸展收缩格外有力,每一步都踏在节奏点上,似乎身体的每个部分都信心满满,可以永远这样爬下去。进入这个状态,我就再也不想停下来,只想埋头往上走。昨夜睡得香,早上的泡面又有奇效,我整个人斗志昂扬,经过前面一迈多河边平路的热身,在魔鬼开瓶器这段山路上很快就进入佳境,连烈风酷日都不值一提,顶着满头大汗走得浑身舒畅。

collage 22

南坡的行人比北坡多不少,一路上总能遇上上行或下行的游客,有人跑步前进,有人像我们一样背着大包缓慢移动,还有人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严肃的爬山者——譬如某个穿半透明蕾丝吊带配紧身牛仔在烈日下谈笑风生的姐姐,绝对是山路上难得一见的亮点。

中午时分,我们爬完上坡路,进入山腰平台, 路边又出现潺潺小溪,溪边绿草丛生。正好山阴处有一大块平地,地上许多大石,是午餐的好地方。我们于是在这里停下歇脚,吃了豆腐干和卤蛋。运动后食欲大开,早晨刘总给了我们一盒午餐肉,这会儿打开,大块大块地嚼着,满嘴纯正的肉香味,妙不可言。

午饭后继续前行,几乎都是平路,没走多久,道路变得格外平整,引我们进入一片树丛,今天的宿营地——Indian Garden到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营地外道边有水站和长椅,都在树荫下,非常凉快。我们卸下大包坐下来等待同伴。这里阳光滚烫,树下却异常凉爽,还有阵阵微风吹来,格外惬意。文盲很快在长椅上睡着了,我继续鸡血,一点儿也不困。这一路上爬山跑步的人,到此都要略作休息,灌满水袋水瓶,才好继续上路。有个父亲带着女儿儿子跑到此处,停下来休整。父亲给儿子的水袋里放上运动饮料冲剂,灌满水交给儿子:“像我早上教你的那样把空气都吹出去。”女儿已经抽条,坐在长椅上吃三明治,细长的双腿垂下来,金色的辫梢搭在肩膀上。同行的另一个跑步者和父亲聊天:“这是我第三次跑这条路了。”“我前些年也跑过。”“那这次有什么特别精彩之处么?”父亲笑着看看两个孩子:“精彩之处?和他们一起跑。”

大概等了一个钟头,同伴都来齐了,我们就去营地报道。才两点多钟,大家搭好帐篷,吃点零食,说些闲话,有几个人就钻到帐篷里去睡午觉。我出了一身汗,觉得粘得难受,换了短裤背心,拿着毛巾去附近一处露天的水龙头边擦洗。虽然不能痛快地冲澡,而且这里也不让使用各种化学洗涤剂,但山里的水特别凉爽,冲冲脖子、胳膊和双腿,舒服极了。我甚至用清水洗了个头,湿漉漉的头发搭下来,吹着热风,正像是记忆里小时候夏天的午后。

营地附近高高的山崖,它与对面的山壁如同两只臂膀,把这片小小的高台平原抱在中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洗了澡,我去附近管理处的图书馆瞅瞅——说是图书馆,实际上也不过二三十本书。我抽了一本和大峡谷hiking有关的,带回营地,挑了片树荫下平整的草地,铺上水垫,躺下看书。其实心思当然也不在书上,一会儿翻翻看看,一会儿仰望树梢出神,一会儿闭上眼睛听小飞虫静悄悄的嗡嗡声,和旁边营地遥远的人语欢笑声……不过到底没有睡着,等同伴陆续起来,就四点半了。

在Indian Garden附近,有个出名的可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观赏大峡谷夕照的Plateau point,我们看日头渐低,就出发去看落日。这时的阳光已经变得柔和,照在深深浅浅的岩石上,在山壁的褶皱里投下巨大的阴影。

3

这条通向Plateau point的路又宽又平,在长满灌木的平台上延伸到悬崖边——这就是我们出发前,在南坡边缘眺望时见到的那条羊肠小道。随着太阳光越来越西斜,眼前的山石都渐渐改变了颜色,路边的草木在暖黄的夕阳里拖着长长的影子。

collage 24

终于到了悬崖边,日头已经落得很低,小路终点的观景台上已经坐了三五游客,有一对男女背靠山石吃着简单的晚饭,对面是北坡连绵的山峰,夕阳无限好。

collage 25

奔两张跳跃图。

P1011157gysmall

P1011159gysmall

脚踏岩石。

P1011161gysmall

对面北坡千万年来被腐蚀露出层层的山石,上面又稀疏地长上绿色的灌木。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从这里能看到脚下的科罗拉多河。河水从东边蜿蜒而来,激起白色的水花,又回复平静,碧水如练,在深谷里、夕阳下西流而去。

右上的照片里可以隐约看到细细的小道——我们今天就从这山坳里爬上来。此时,阳光还没被黑夜收走,不到“苍苍横翠微”的时候,站在岩边,却顾所来径,能一一看得清楚。风从身后吹过来,石缝里黄色的小花左右摇摆。

collage 26

终于到了夕阳最美的时候,北坡的山壁被最后的红光照亮,我们所处的峡谷这一侧已经完全没入阴影。大家坐在悬崖边上,抱着腿看光影在日夜交替时分、在峡谷内最后的表演。

这表演有魔力,观赏者都失去了语言

collage 27

November 4,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四)

by serenq

幽灵农场地处大峡谷底部地势较为平缓开阔的地方,在此不远处,Bright Angel creek汇入科罗拉多河。这里从千年前开始就有印第安人活动、居住——实际上,现在我们走rim-to-rim所沿的山路也都是印第安人千百年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开辟出来的,是跨越大峡谷相对比较容易、安全、平缓的道路,有“the corridor”的称号。

现在的幽灵农场是旅店、餐馆、酒吧和骡队歇脚的地方。幽灵农场里面的住处非常紧俏,很多人提前一年预订,就是在农场里吃饭,也需要提前定位。我们两者都没有,只能在附近的营地露宿。我和文盲先到,因为听说这里餐馆的炖牛肉特别好吃,虽然明知希望渺茫,还是不死心地向工作人员打听。结果对方抱歉地告诉我们:最后两份炖牛肉晚餐正好被我们之前的一对人订走。当然两份饭本来也不够六个人吃,我们也就无需埋怨自己脚程太慢,坐下来等齐队友,就去营地。

通往营地的小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营地就在溪水边,每队人马都有方方正正一块搭帐篷的平地,地上还有有野餐桌和挂背包的杆子。整个营地中间有两处厕所与饮水龙头,算得上设施齐全。从背包里拿出帐篷,我和文盲露营好几次,早就是熟练工,不到五分钟就搞定了帐篷——这里地处山谷,没有风,地面又平整,我们连钉子都没用,只是把帐篷撑起来直接放在地面上。我换了拖鞋,十个脚趾受尽压迫,终于被解放出来。让它们翻身做主人的快感虽然妙不可言,脚跟上几个硕大的血泡却无法忽视,我一瘸一拐地走到野餐桌边坐下,龇牙咧嘴地检点血泡。我这会儿走路的兴奋之感还没消下去,时而大呼小叫,时而长吁短叹,一会儿捶着大小腿发紧的肌肉,一会儿揉着两个酸痛的肩膀,肚子倒是一点儿也不饿。

刚扎营下来不久,就有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过来视察,检查了我们的露营许可证,又介绍当地情况,说今天晚上不但有常规的ranger program,还有某处来的音乐家在酒吧演奏。她还告诉我们,这里的邮局出售明信片,买了寄出去可以盖上一个“被毛驴驮出大峡谷”的邮戳,听起来相当不错。

等帐篷都搭好,还不到七点——我们计划八点酒吧开门之后去喝一杯,现在时间宽裕,就先吃晚饭。别人都不想再走路,我就一个人拿了卤鸡蛋豆腐干到营地对面的小溪边去边泡脚边吃东西。这里溪水不那么凉,但是蚊虫更多,我坐了一小会,不堪其扰,还是归队。吃完饭天黑下来,顶着头灯在桌子边默默坐了一会,大家都累,话也不多。到了快八点,分别起身去农场。

到了小酒吧外面,发现已经有数人在树下等待,接下来人越集越多,有住在农场的,有露营的,显然大家都不想放弃“在大峡谷底下来一杯”的好机会——或者仅仅是消磨这没有电视与网络的晚上。

好容易等到酒吧开门,众人蜂拥而入,里面放着七八条长桌,桌边两根长椅,墙上一个小黑板,写着酒水单子。价格非常公道,啤酒四块钱一听,葡萄酒十二块钱半升(第一次看到按升卖的葡萄酒!)。我们买了几听啤酒,半升冰葡萄酒,坐下没喝两口,传说中的音乐家就来了。三个年轻男人,长相淳朴,打扮得也不怎么艺术家,当中一个黄T恤,戴了顶橙黄色小老虎的帽子,颇为滑稽,另一个灰T恤留了半长头发,显得面容沧桑一点,但总的来说看起来都像是在国家公园演出的大好青年。

这三人一人拿了一听啤酒,往桌上一放,坐在我们桌子边就开始弹吉他唱歌。累了一天,此刻酒到半酣,满屋人声作为背景,简单的音乐听来更加美妙。可惜没有带相机,iphone照的照片不够清楚。

collage 17

九点来钟,我们都困得睁不开眼睛,扫荡完杯里最后一滴酒,回去睡觉。起身的时候黄T恤痛不欲生地说:“我们唱得有那么糟嘛?你们都走了?”抱歉,实在不是你们的错……

回到帐篷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得又香又浓,醒来已经天光大亮——今天预定只需要走5迈就能达到露营地,所以大家都不着急出发。我从帐篷里钻出来,小腿已经不觉得疼痛,但是脚跟上的血泡仍未消减,我想着这么磨下去不是办法,要来剪刀,一刀下去,血溅当场……用纱布吸干净,贴上创口贴,小心翼翼地穿上袜子鞋子,果然舒服多了。

洗漱过后,大家把食物放在桌上准备享用早饭。我在自己包里左掏右掏,捧出一个神奇的韩国泡菜杯面,在众人惊异的眼光里施施然离开营地,跋涉半迈去农场要热水……我自认为还算吃苦耐劳,但一条中国舌头顽冥不化。自从听说谷底有个农场,我就抱定了“早晨必须喝口热汤”的念头,不远万里背了碗方便面到谷底开光。

农场不但有热水,还有咖啡,卖东西的小姑娘还殷切嘱咐:什么时候来续杯都可以啊!——可惜我要赶路。吃饱喝足回去,和大家一起收了帐篷,重整背包,拔脚开走。经过农场外的一处骡棚,不过里面没有骡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往前走不了几步,就看到遍地仙人掌后面猛然冒出一座长桥,科罗拉多河到了。这里河面不宽,河水流得也不算急,两边河滩上都是外形圆滑、大大小小的石头,石头堆里长着一丛丛的灌木与仙人掌。对面山壁峭立,绕过它,就是通向南坡坡顶的Bright Angel Trail。

collage 18

在桥上,文盲装模作样地远眺一阵,坚毅地走向前方……

collage 19

秀一下本人威武的肌肉。

P1011068gy

过了桥,走上从山岩里生生开凿出来的一条窄路,顺着河边往前,一路上起起伏伏,但总的来说非常平缓。走一阵回头眺望,河上的长桥已经变成细细的一条,飞架在两山之间。山的阴影映在水面上远处被风蚀得只剩下白色尖顶的山壁像屏障一样展开。今天天上总算有云,亮而薄,飞机从天上飞过,像是从云层里扯出长长丝线。

collage 20

一路上又碰到跑步的人——现在是八九点钟,他们已经从南坡跑到这里,应该是黎明即起。下一段路往北,是残酷的上坡路,气温又会不断升高,想想就令人心紧,不过现在大家还状态一流,笑容灿烂地互相问候。

这段沿河的小路大概有一迈左右,走到一条溪流与科罗拉多河相会的地方,就折向山里。此处有个水站,许多人在这里歇脚,沿小溪走到河边,水又清又缓,还有片红沙滩。

collage 21

沙滩上有棵小树,两位登山者在树下小憩,又一对情侣走来,在河滩岩石上拍照。我小站了一会,迎面而来的风已经显得炎热,想到还有长长的上山路在前边等着我,包括著名的Devil’s Corkscrew,不敢多作逗留,赶紧整装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