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走过摩洛哥(二 · 马拉喀什的街头巷尾)

by serenq

IMG_1446frame 

马拉喀什的老城(“medina”)中心,是一个形状不太规则的广场,Diejmaa el-Fna。无数曲折狭窄的小道从这个广场四周发散出去,盘根错节,密织成蛛网一般市井街区——在摩洛哥,几乎所有城市都有这样一个阿拉伯老区,往往是城市发源之地,也是最具风情、令人迷失的区域。

我的旅馆在广场南边不远,适才路上司机已经给我指过路。从旅馆大门出来,穿出僻静的小巷,三折两拐,就到了通向广场的一条步行街上。这条路十分热闹,街当中摆满摊点,路边商铺林立,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我今天还有一项任务,就是要订好去撒哈拉的沙漠旅行团。早在网上看到广场周围旅行社最为集中,果然没走两步,就被好几个人拉住,向我热情推销。我问了两家,觉得项目大同小异,价格也差不多,也不急着划价,答应他们“我看看就会回来”,想着先趁天亮在城里逛逛,晚上回旅馆以前再去预定也不迟。

从旅行社脱身出来,没两步就走到广场。广场上人来人往,有旅客,也有当地人。摩洛哥在阿拉伯世界里面算是相当开放的国家,许多女性都不戴头巾,但我还是见到几位面戴黑纱的妇女,其中穿嫩黄色长袍的女子相当年轻,身形曼妙,一双眼睛看起来似乎有淡淡的悲伤,手掌里垂下耳机红色的线。广场最热闹的时候是傍晚,现在天光还亮,却也已经有卖艺人的身影,耍猴的居多,也有训狗的、玩蛇的。一个红衣的耍猴人蹲在地上等待生意,猴子似乎也百无聊赖,在一边东张西望。

广场上有一溜卖橘子汁的小摊,鲜榨橘汁只要4 DH一杯,我正口渴,赶紧买了一杯,一口气喝干,又酸又甜,美味极了。

2

喝完橙汁,就被几个女人拉住手,殷切地问我“画henna吗?”Henna是一种植物,叶子磨成粉末后可被用做褐色颜料,在皮肤上作画。从东南亚到北非,许多传统民族、尤其是穆斯林,每逢盛典——譬如婚礼、成人礼之类,都有在女性手、足、身体上用henna绘画、装饰的传统,通常是极其繁复精巧的花纹,用细细的毛笔勾勒出来,有时密密麻麻布满整个手臂。我并不想耽误时间画henna,对那几个女人连连摇头,她们坚持不懈地劝说:“画嘛画嘛,带给你好运,好找个如意郎君哦!”我坚持抽出手来,说“不用!”她们大声呵斥:“怎么可以对好运气说不!”

好不容易摆脱了画henna的女人,走到广场北边。这里有一扇白色拱门,往里走,就是热闹的市场区。阿拉伯人从古到今都是做生意的能人,市场里卖什么的都有:雕花的美丽吊灯、银色的茶壶、首饰、匕首、皮具、衣物、极富摩洛哥特色的尖头鞋、仿制大牌的皮包、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我从各式店铺外面招摇而过,照例又收获许多“空你急哇”、“撒有拉拉”之类的问候,或者“日本?韩国?中国人?”之类的猜测,以及“这边来这边看”的热情招呼。我一律报以好脾气的微笑,并礼貌地点头示意。店主清一色的都是男人,年纪大多在二十到四十之间,能说简单英文。这时想想,刚才拉着我要画henna的那几人,大约是广场与市场里唯一外出工作的女性。

5

从紧靠广场的市场区再往北,就进入更为僻静的住宅区。这里的小巷弯弯曲曲,拐角多得数不清,我本来想要去北面一所经学院看看,走来走去彻底迷失了方向。在某条小巷里碰到一个骑自行车的男人,热情地问我从哪里来,大力握手,欢迎我来到摩洛哥,又指着自己马甲上的徽章,介绍自己是“旅游警察”,叮嘱我“有事就到广场南边的办公室来找我们”。他告诉我经学院应该已经关门,却还是替我指出前去的道路。可是我没走出两条街,又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其实我一直自认为方向感强、识图认路都不在话下,行前在LP上看到“迷失在摩洛哥老城是无法避免的经历”时还颇为不屑,现在彻底拜服,干脆放弃去经学院的想法,趁今天最后一点天光,好好拍几张照片吧。

小巷里各种门都很有意思。

4

窗子也很美丽。这里的墙壁多涂成红色或粉色,是从一千多年前、首次在此定都的Almohad王朝开始延续至今的传统。

4

走着走着,又被人拉住去看店。店主是个看起来颇为老实的男人,店里卖的是各式手织围巾,我随便看了看,兴趣不大。他看我要走,又拉我去附近一家地毯店——哈,地毯店!LP里一介绍摩洛哥老城的市场区,真是言必称地毯二字,我想着反正也没有要紧事情要做,何不跟着去开开眼界,见识一下传说里阿拉伯人的飞毯呢?

老实男人带我进了一扇貌不惊人的小门,刚一踏入大厅,我心里就暗暗称奇,三层楼高的厅里从地板到四壁全铺着各色织毯,大小颜色不一,一扇扇小门背后似乎都是储藏室,一卷卷地毯堆在墙边,真是蔚为壮观,甚至连屋顶上都晒着地毯!而且这座宅屋本身也布置得相当豪华,墙壁与天花板上绘制着繁复精美的花纹,被吊灯照得流光溢彩,墙角的靠枕摸上去又滑又软,真想怀抱一个就此睡去。我的向导介绍,附近Berber村庄的人织好地毯就带来卖到这里,今天是“拍卖日”,所以价格特别便宜,我来得简直是恰逢其时,相当走运。我一面暗笑,一面虔诚地点头。

逛了一圈,向导又带我回到大厅。这里有一对大约是欧洲来的青年男女正在看地毯,他们也不像是真心要买,却被拉着脱身不得,看了一张又一张,又被逼着出价。向导请我坐下,让人去倒薄荷茶,我看到那对男女的窘相,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陷入相似困境。胡思乱想时,豪宅老板终于出现,是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满面堆笑地迎出来,一听说我是中国人,连忙双手合十,鞠躬致礼。他问我要不要看看地毯,我连忙道歉说今天没有要买的意思,不想浪费他们时间,又不断许诺说过两天还会再来,也许是看我一幅穷酸相,确实不像有钱买地毯的样子,又或者是我坚定的态度说服了他们,只言语交战了几个回合,我就被放出门去,还听到身后隐隐传来继续游说欧洲男女的声音:“三百欧元,怎么样?就三百欧元!还不行?那您再给个价!”

4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