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走过摩洛哥(三 · 亡灵集合广场)

by serenq

IMG_1528gyframe

从地毯店脱身出来,我继续无头苍蝇一样在小巷里闲逛,一抬头,居然又回到了刚才的来路上,简直像鬼打墙。不过这正合我愿,因为我看着天色渐暗,一心想赶快回到广场。

Djemaa el-Fna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之精华”,并不是因为其中有什么地标性的伟大建筑,而是因为广场上传统艺人不断上演的精彩表演。他们每日从上午开始陆续到来,在傍晚时分达到演出高潮,直到午夜方散,如此日复一日,千年来从无间断。Djemaa el-Fna这个名字,若直译过来,有“the assembly of the dead”的意思,也可以称为“亡灵集合广场”。这里喧闹、嘈杂、光怪陆离、自得其乐、透着一股莽撞粗韧的生命力,配上这个名字,倒真是既怪异,又恰如其分。

现在正是日头西斜,观众云集的时候,我随便挑了个围成一圈的人群钻进去,里面五六个身着传统服装、手持乐器的berber人正在又说又唱。他们中一个老头单口说上一段,另外几人也加入进来,齐声向那单口老头高声呐喊,似乎在问询什么,老头回答一句,众人又问,再答,再问,如此来往好几个回合,直到嚓啦一声琴弦乍起,才算告一段落。我当然一句也听不明白,但也看得颇有兴味。当然表演不能白看,我刚站定,就有老头过来收钱,我放了10 DH在他的帽子里,看他显然颇为满意。

另外就是耍蛇人,也是berber打扮,披长袍,戴着高高的帽子,鼓着腮帮子吹奏小喇叭,面前数条眼镜蛇闻声起舞,似乎是从一千零一夜里刚刚走出来的场景。耍猴的抱着猴子,像抱着婴儿一般,一旦瞥到游人,就把猴儿放到他们头上肩上拍照,收取几个DH的费用——但我一直没见到猴子表演。

右上角照片里白缠头红长袍摇晃手鼓的人,大约是演奏传统非洲音乐,三五成群地招摇过市,而戴黑面纱的女人就是画henna的。背景里还有一群头戴小帽的Gnaoua舞者,帽顶用细线栓了条沉甸甸的坠子,歌舞起来转动脑袋,坠子就急速转圈,颇让人想到京剧里犯人头顶那条大辫子。他们口渴脚乏时,也像我们一样光顾卖橙汁的小摊贩,向老板大声吼叫,也许是要求打折?

4

日头渐低,小摊贩亮起电灯,烧烤铺子在广场中心次第开张,人越聚越多,摩托车呼啸着从人群里穿过,吓得外来旅客跳脚。四周人声鼎沸,身处其中颇有不真实的感受。我拉住一位红衣女孩替我照相,她也让我帮她按上一张。游客相见,少不得互问来历——她从加州洛杉矶来,也是独自旅行。旅途时间宝贵,只来得及交换寥寥数语,就互道珍重,各奔前程。

IMG_1509gy

我走上广场南面一家有露天顶楼望台的咖啡馆,许多人聚集在这里喝茶、喝咖啡、聊天,张望广场上的好戏。老城区都是矮屋,唯一高耸的建筑是清真寺的宣礼塔,我正站在咖啡厅顶上拍照,突然四下里喇叭声相继响起——每到祷告时间,塔上的大喇叭就开始广播,从清晨到傍晚,一日五次,声音如唱如诉,又悠扬又迫切。在唤人祷告的声音里,鸽子扑棱着翅膀从天底下飞过,我掏出表看看时间,正是五点半钟,今天天上有云,此时日落的金光从云层里射到广场四周的建筑屋顶上,说不出的迷人。

collage 12

落日最好的光辉只有短短一瞬,很快夜幕降临,宣礼塔顶上亮起灯。我从咖啡厅里出来,继续在广场上漫无目的地游荡,想着等肚子饿了就去吃东西。突然身边又传来“你从哪里来”的问候,转头一看,是一家小店的年轻店主,正对我招手。我迈步走过去,见他家店里挂着各式当地人的服装,看起来并不吸引人,正想着怎么礼貌地道谢脱身,店主已经拿出一套黑色衣服,大约看出我的抵触犹豫,他一面把衣服抖出来往我身上比划,一面一叠声地跟我介绍:“来看看,这是一套特殊、有魔力的服装——别害怕,我可不是要卖你钱的!你穿上这衣服我给你照相,保证是你最美丽的照片!”甚至伸出小指跟我拉钩:“一会儿你千万别给我钱,咱们一言为定!”

我心想,反正你说什么我也不会买东西,但左右无事,聊聊天磨磨牙倒也无妨,于是放松下来,问他是不是马拉喀什本地人。他说住在数小时之外的Ouarzazate——那是群山之外的一个城市,处在马拉喀什去沙漠必经之路上,他骄傲地说自己家欢迎旅客免费居住,是一名“沙发客”,“有机会一定要来我家坐坐哦!”他给我穿上这身黑色长袍,又缠上白色头巾,只露出两个眼睛,照片里,我看起来真是颇像沙漠来客了。难得的是,小哥信守诺言,到最后也没有向我推销商品,只是一再邀请我如果路过Ouarzazate,一定要去他家喝口茶。

IMG_1587gysmall

同一件衣服的另一种穿法,不过头巾包得这么不严实,露出头发,大概真正的阿拉伯妇女是不会如此的吧。

IMG_1593gy

从小店里出来,天色已经墨黑,广场上硝烟四起,烧烤摊投入火热运转之中。我望着无数小摊,只觉得大同小异,个个都看起来十分诱人,遂随便捡了一家走进去,点了个混合烤串。刚坐下就有人送上两碟腌橄榄,一杯热薄荷茶。橄榄极咸,略带辣味,我咬了一小块下来慢慢咀嚼,实在是克化不动。那杯薄荷茶不知放了多少白糖,简直甜得发骺,可是这会儿夜里起了风,凉意渐生,我把它捧在手心一点点地喝下去,居然也全身暖融融的。

烤串的味道不过不失,烤肠和牛肉都不错,蔬菜也很入味,只有两根鸡肉串,肉瘦而柴,实在不敢恭维——后来我在摩洛哥吃烤串,店主一看我是游客,就热情推销:“鸡肉!腌过的!够味!!”我忍不住在心里大喊大叫:谁要吃你的烤鸡肉!然后淡定地点上几串与羊油混串的烤羊心羊肝,赢得当地人赞叹的眼神,仿佛是说“还是你识货!”

烤串本来标价60 DH,起身时老板硬要收我80块钱,说是橄榄面包茶水费用,我懒得跟他纠缠不清,放下钱走人。

collage 13

摩洛哥还有一项名吃——煮蜗牛。我谨慎地要了5 DH的小碗来吃,也不知道是香料的问题还是蜗牛的问题,味道很腥,后来我再也没有买过。

IMG_1596gy

填饱肚子,我再次回到广场南边的咖啡厅上,这次要了杯不加糖的薄荷茶暖手。往下看去,整个广场一片璀璨,烧烤摊上空烟雾弥漫,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人群,表演各种杂耍舞蹈音乐的艺人们比刚才更忙,马车拉着游客慢慢驶来,而摩托车奔驰而过,激起层层人浪。我托着相机站在高处,听得到身边咖啡馆里的青年男女喁喁私语,却听不清地面的喧闹声,风吹得手指尖冰凉,似乎生出不真切的暌隔之感。往东南边看,云层背后透出月亮的光芒。

4

大约八点钟,我回头去找白天造访过的旅行社,试了好几个街口,终于找到来时的那一条。这次又被网上知名的“Sahara Expedition”拉去,三天两夜的沙漠团要价950 DH,算下来也就一百美元出头。这个价格实在不能算贵,但我还是勉力还到750,讲好第二天一早七点出发。

出门时拉我参团的小哥又邀请我喝茶:“你知道,刚才讲价,做生意,现在生意做完,交个朋友,喝杯茶?”我一口回绝——几乎三十个小时没有认真休息,未来又是好几天早出晚归的行程,现在没有什么比早点回旅馆睡觉来得更重要。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to “匆匆走过摩洛哥(三 · 亡灵集合广场)”

  1. 喜欢你的黑袍照片–如果再加持一把武器就可以做女杀手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