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走过摩洛哥(四 · 翻山越岭)

by serenq

IMG_1722gyframe

在摩洛哥的第二天早晨,我在六点来钟醒来,隐隐听到外面传来宣礼塔上呼唤礼拜的声音——这是每日的晨礼,在日出之前举行。我住的家庭旅馆比较僻静,喇叭声音显得辽远而飘渺,在迷糊的清晨听来极不真切,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听了好一会,意识才向潮水一般慢慢涨上来,将头脑渐渐浸润清明。

昨天已经付过旅费,行李也都收拾好,我去找旅馆的女人要水,拿着矿泉水瓶比划了好久她才明白我不是要买瓶装水,只是想要把瓶子装满而已。因为住处离旅行社只有几分钟脚程,背包也不算沉,我没有让他们来车接我。出门时东方既白,街道安静而冷清,晨风吹起几张纸屑,灰色的猫咪悄无声息地转过街角。

很快走到旅行社外,看到一对日本青年男女已经在等待,和他们寒暄两句,来了一位大叔查看我的收据。我问他附近哪里可以吃早饭,他带我去了街边一家店面不小的咖啡馆。我坐下点了一杯咖啡,一张摩洛哥烙饼。烙饼就是一般面饼,用一点薄油炕熟,表面有点焦焦的,淋上蜂蜜,卷起来吃,面皮发韧,略有一点油香,很对胃口。这里的咖啡是酽酽的expresso,加了打起细腻泡沫的奶,很香,而且并不苦。

IMG_1652gy

我坐在路边的小桌边慢慢吃罢早饭,又挪过去和那两个日本人聊天。他们显然是一对情侣,大学还没有毕业,结伴出来旅游。两人各要了一杯热茶,女孩子问我觉得摩洛哥的薄荷茶怎样,我说还好,反问她喜不喜欢,她皱着眉连连摇头。我想日本绿茶那么清淡,而薄荷的味道比较刺激,她肯定是不习惯的。

虽然说好七点出发,我早料到会晚。果然等到差不多快八点,才从各处接齐了人,一辆小面包车坐得满满的——我们车里四名单客,除了我,还有一位中国女孩、一位韩国女孩和一名越南年轻男子。另外的都是男女结对,两对来自日本,剩下的分别是法国人、墨西哥人、意大利人和现居斯洛文尼亚的英国男人与丹麦女人,着实是一辆非常国际化的旅行车。未来几天里,我与同行的这些人相处愉快,但那是后话,此刻我反社交心盛,生怕路上和人寒暄聊天,一上车就率先抢占了门边的单人位子。

面包车驶出马拉喀什,清晨的阳光斜斜地照过来,最开始车里还听得到人低声聊天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大家都起得早,大半车的人都打起瞌睡,甚至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也不能遮住鼾声。我毫无睡意,塞上耳机专心看窗外景色。出城后就是大片农田,山脉就在身边不远处,这里是红土地,可是又密被植物,红红绿绿地镶嵌在一起,非常好看。路边常有berber打扮的人骑驴走过,带着尖尖的帽子,帽檐叠起来,让人想起折纸。

2

车出了马拉喀什不久就进入high atlas山区,随着山路攀升,红土慢慢让位给棕褐色的山体,因为高寒,植被也更加稀少,山坡上开始出现薄薄的白雪。公路两侧偶尔见到摆卖山中奇石的小摊点;也有小土屋,卖水和简单食物,屋墙上用白色涂料写着阿拉伯文或法文的标语。我们的司机沿路停下两次让大家休息,趁这机会,我和另外的中国女孩迅速勾搭上,在为彼此拍照留影的同时交换了姓名籍贯工作以及旅游动机。

IMG_1690gy

山越攀越高,稀落的灌木也都消失,只剩下贫瘠山体,但如果仔细看,山坳里总是藏着一片片良田与村庄。正值深秋,田埂边的树木有的叶片变黄,有的已经只剩下枯枝,但田里还是绿油油的,不知道是种的什么庄稼。村庄大多依山而建,一层层的房屋磊上坡去,村里最高、最漂亮、最引人瞩目的建筑总是清真寺的宣礼塔,有的是白色,有的是橘红色,常常有精细的雕花装饰,就是没有,也总会有几扇伊斯兰风格的窗户,不用问,窗户里一定安装着大喇叭。偶尔掠过田野里白色圆顶的小型方盒形建筑,应该是墓园的标志。

穿鲜艳长袍的当地老妇背着大捆的庄稼在路边行走,似乎是玉米杆,也许是收回家当柴火,上午的阳光把她们的脸庞和额边的乱发照得亮亮的。在摩洛哥旅行,我常常被当地少女苗条的身姿与姣好的面容吸引,但上点年级的妇人无不是五短身材,腰臀庞大,完全看不出一丝年轻时的风韵。她们常常拖着好几个孩子,拎着杂物,在街边慢慢地走,或者三五成群坐在墙角闲话家常。我难免想到从小就看熟的俗话“女人最好的光阴就那么短短几年”,虽然自笑多情,却又忍不住感叹。

到了山口,司机停车,让大家下车照相。这里有几个卖旅游纪念品的小摊,无非是一些小首饰、雕像、五颜六色的瓷器。山高风大,我穿着羽绒衣都被吹得抖抖索索,卖东西的人也并不起劲叫卖,缩着手站在一边观察我们,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从山口看来路,一条公路曲曲折折地上山,远方山与山连接的地方形成荒凉的皱褶,大朵的白云缀在山头,投下硕大的影子。

4

大概中午时分翻过了山,那边又进入红土平原,温度暖和起来,但远方还能看得到雪山——实际上这雪山今天跟了我们一路,一直在视野边缘徘徊。

collage 3

这里比马拉喀什更近沙漠,空气里的水分似乎被抽干了,一呼一吸之间都觉得格外干燥。我的嘴唇本来就最爱无事生非,自从进入沙漠地区就开始皴裂渗血,搞得我每次咧嘴大笑都以面孔抽搐结束,不得不勉力做出端庄的样子。

中午时分,我们拐上主路旁的小道,前往红土城堡Aït Benhaddou。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