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走过摩洛哥(十一 · 夕照残碑)

by serenq

IMG_2773gy

因为昨天在菲兹受了冻,今天就特别怕冷。穿羽绒衣太夸张,只能把薄衣服层层叠叠地套在身上。长袖T恤罩衬衫,衬衫上又穿开衫,开衫外再加外套。这么全副武装从圣城Moulay出来,没走几步额头上就生出一层薄汗。今天阳光和煦,比昨日温暖许多,我脱了外套塞在挎包里,大步走在马路边。

从Moulay到Volubilis大约有五公里,沿路都是农田。北非曾是古罗马帝国的粮仓,此处多植橄榄,也出产葡萄酒。路边黑土地看起来异常肥沃,田里青绿色的庄稼成行,一直蔓延到远山脚下,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强烈,远处的田野山丘都好像蒙了一层灰蓝淡紫的雾气。偶尔能见到小片墓地,白色墓碑横七竖八地散落在树下,有人赶了毛驴在田里劳作,有人在阴凉地里休息。一路上都可以见到高大的仙人掌与剑麻立在田边,老人慢悠悠地追在毛驴身后走,腰肢粗壮穿着长袍的女人带着孩子赶路,间或有车辆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除了这点喧嚣,就只有风吹过树梢的声音和鸟雀婉转的歌声,是眼前田园风光的最好配乐。

collage 2

往前走不了多久,就看见Volubilis的遗址。灰黄色巨石建筑从青黑镶嵌的田野里兀然生出来,石柱散乱地杵在断墙残壁之间,带有强烈罗马色彩的长方形廊柱大厅位居遗址中间,右首小山坡后面露出半面凯旋门。

collage3

虽然早就能看到遗址,真正走到跟前还是颇费了些功夫,甚至我一度疑心自己走错了路,还向当地人问询。终于看到马路边出现Volubilis的大牌子,转上田间土路。回头看Moulay,是黛色群山中白白的小圆包。

遗址门口停着两三辆大巴,有一辆刚刚到,吵吵嚷嚷的游客下车来,看起来像是亚洲人。我怕和他们搅在一起不得宁静,故意磨蹭了半天才进门。后来才发现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遗址宽阔,而且走马观花的游客只停留一个小时就走,我几乎没有和他们打照面的时候。

到门口买了票,回绝了尾随而来的当地导游,就踏着下午两三点西斜的阳光往里走。跨过小河,走上几级台阶,满地乱石陡然跃入眼中,让人有一刹那心神动荡。树荫下,一位当地老人坐在石墩上,指间燃着烟,往远处眺望,只留给我一个背影。遗址只有精华部分得以重修,入口处的建筑就任由它保持千年来的破败模样,满地野草里堆着碎石断柱,拖着欹斜的影子。有的柱头上有美丽的雕饰,有的房间地下有一个个圆形的凹槽,是当年的澡堂,但是池子似乎又不够深,坐进去水也只能没到腰间。地下还有一个个散落的石圈,难道是管道?

3

西北面有更多澡堂遗址,其中一个池子较深,四方形的澡池中间修出花瓣状的结构,也许便于人们倚靠聊天。这里的廊柱上有美丽的螺旋形花纹,在别处没有见过。

collage6

修复最好的是廊柱大厅以及与之连接的神庙部分。大块的方形石头垒得平平整整,蓝天下石柱矗立成排,柱顶有残破的雕饰,有的已经被鹳鸟光顾,筑起蓬松的鸟巢,成为抚育后代的好地方——从清真寺的宣礼塔到罗马古迹,总脱不了这些鸟儿的印记。它们大大咧咧来去,物尽其用,万千年来总是如此。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的家乡,不管人类朝代如何变迁更迭。

5

在古罗马遗址里最不能少的是房间地面精美的马赛克装饰,经历千年风雨以后,仍然能看出流畅的线条、鲜明的色彩、充满想象力与美感的设计,甚至连人物肌肤的光影都柔和而立体,似乎可以想象指尖触上去时的弹性与温度。左上角的那一幅是酒神Bacchus与妻子Ariadne,按LP上的说法,Ariadne之所以残破不全,也许是因为她赤裸的上身遭来后世伊斯兰教徒的攻击,连天上带翅膀的小天使都受到株连,只剩下两条胖乎乎的小腿。

5

遗址西侧有凯旋门,门顶上有横匾,露出罗马字母的铭刻。门外满地断碑,缝隙里长出一簇簇野草。我在碑边逡巡不去,虽然不能辨识罗马文字,却总忍不住猜测是什么内容,也许是建城始末?也许是政令?也许是法规?也许是炫耀战果?冬天的太阳下坠得快,石块的颜色变得暖暖的

collage7

虽然现存的遗址还不及当年的一半,却也是连绵一公里的大片废墟。在碎石堆里绕来绕去,很快就到了黄昏时光。爬上小山头远望,连接凯旋门与Tingis门之间的大路就是几乎每座罗马城市都会修建的“东西大街”Decumanus Maximus。当年路面上应该铺满巨大的石板,平整宽阔,现在早已被泥土与荒草覆盖,只剩下路心残破的石板。

深秋季节,路面上开满小小的黄色雏菊——是“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collage9

趁着日落的光无限美好,把相机放在断石顶端,给自己拍张照。背后一列石柱如军队般齐齐排开,静立夕阳。

IMG_2820gy

夕阳光从金黄转为橘红,再变成淡淡粉红,最后终于整个太阳都没入地平线上的小山头后面。collage10

夜色渐渐垂下来,我不敢再在遗址里流连,快步出门。这时间不容易等到出租车,但守门人问我要不要坐他的车回Moulay,要收30DH。虽然价格比出租高很多,但算下来也不过三美元而已,我转了半天,口干腿乏,也就懒得还价,直接上了车。车沿来时的马路一路疾驰,路边田野上空一带粉紫的霞光周旋不去,渐渐转做深紫。

车停在小城门外,我看看不是我旅馆边的那个,但是比比划划说不清楚,想着地方也不大,走走也不费事。于是给了钱下车,果然往前走不了几步就到了圣人墓前的小广场。我再次凑到入口,拍下一张灯影里门厅中的照片。墙上繁复精致的花纹,屋顶下垂吊的阿拉伯灯,都是最典型的伊斯兰建筑内的景象。很容易让我想起当年在西班牙的安塔露西亚,初访亚拉罕布拉宫就是在夜里,对伊斯兰建筑一无所知的我轻易就被灯光夜色里的宫室震撼得说不出话来,简直恨不得在姚金娘树下长坐不起,看月轮东升西沉,殿前光影徘徊。

但是在摩洛哥,清真寺内部无论如何美丽我都无缘得见,只能对着这面外墙略作想象了。

IMG_2866gy

在门厅里停留不久,就听到有人跟我打招呼。回头一看,原来是早上被我婉拒的导游小哥。他不计前嫌地过来和我问好,陪我出门。刚到门外,又凑上来他的两位朋友,照例对我的出身来历询问一番。其中一位指着广场边摆着露天座椅的咖啡馆介绍:“我家开的!待会儿过来喝茶?”我推说还没吃饭,道谢离开。

回到旅馆附近,我又去路边吃烤串。这次只要了烤羊心和羊肝,也像菲兹的一样,每串上都串着一块白白的羊油,烤好以后羊油化得几乎找不到。但是肉串香得不行,再配上桌上一碟盐、一碟胡椒、一碟孜然、一碟辣椒,用三个手指捻起来细细洒在肉上,一口吃下去,完全是记忆里新疆烤羊肉串应该有的味道。其实我觉得主要还是因为羊肉本身好,有羊肉味道,又一点不膻。

小饭店接近菜市,这里如菲兹一样,路边卖蔬果腌鲜。

2

吃完饭拔步走回旅馆,到了旅馆前面,突然又觉得不甘心,看看表,才六点来钟,今天又不冷,为什么不在外面多呆一会?突然想起刚才那位招呼我去他家喝茶喝咖啡的小哥,干脆转身回小广场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