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走过摩洛哥(十三 · 大西洋边蓝与白)

by serenq

IMG_3149gyframe

在摩洛哥最后一天,要坐火车从Meknes去首都Rabat。我前夜在网上看好火车,九点半有一班,我探得旅馆八点有早餐,心想吃完再走也不迟,于是睡到七点半起来,洗漱完毕,就去楼顶餐厅——空空荡荡,一个鬼影子也看不到。我只好下楼去敲管理员的房门,他显然刚刚起身,看到我,比比划划地说早餐马上就好,让我回餐厅等待。

楼顶餐厅宽敞明亮,四面都是玻璃窗,我挑了个有阳光的座位坐下,一面翻看LP,一面等待早餐。其间我还去厨房探看,看到管理员半个背影,还有一位年轻女子在一边忙碌,对我羞涩地微笑,大约是管理员的妻子。

终于等到饭来,倒是异常丰盛——有我这几天吃熟了的摩洛哥煎饼,还有摊鸡蛋、面包、果汁喝咖啡,不枉我这顿好等。匆匆吃完,时间已经不早,赶紧奔下楼去坐“grand taxi”。清晨出门的人少,我等不及客满,付了六人的车钱包下一辆车——其实也就60 DH。老奔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行驶了三十分钟,来到Meknes市区,司机把我放在火车站外。我站在售票柜台前的时候,已经9:27,居然还给我买到了9:30的车票。两分钟后,我坐进车厢,长出一口气。

从Mekens到Rabat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不耐烦在车厢里当夹心饼干馅,一直站在窗口看景色。一路上都是庄稼地,远处有红色浅山,这里应该是摩洛哥较为富庶的地带,所经的市镇村庄模样整饬,男女老少也衣衫鲜亮。

说是去Rabat,实际上是去与Rabat一水相隔的Sale,因为那里旅馆便宜,离机场更近,又与我想去的蓝白街区Kasbah des Oudaias不远。Sale是Rabat前的一站,我在此下车,列车继续前行,目的地是马拉喀什——我突然想到这也许就是我刚来那天,从卡萨布兰卡所乘的十点半钟的那班列车。这小小的巧合让我感觉颇为奇妙,来摩洛哥一周,走马观花,在这个国家的腹地兜了一圈,终于又回到海边。

依然是昨天晚上才订好旅馆,我拿着地址出了火车站,四处张望,打算找辆出租。正巧一位大叔走来,接过地址一看:“我认识!”陪我上车,在Sale的街道上东转西转,终于到了厚重的城墙边。城墙里是老城区,不通车辆,大叔跳下车把我的背包扛在背上,大踏步走在前头——旅馆深藏在小巷深处,如果没有他带路还真是很难找到。少时站在旅馆大厅里,看门的姑娘端上茶来,并低声说大叔想“要一点小费”。我掏出十块钱,他连连道谢。

旅馆内部很美,一楼瓷砖镶嵌的地板一尘不染,正中放着玻璃八角茶几,围着几只别致的白色蒲团。二楼是黑白相间的方砖铺地,墙上挂着许多画,墙角白色木椅上配着漂亮的枣红色坐垫与靠枕,与两只深红木质高几相得益彰。我的房间虽小,却干净紧凑,而且藏在小巷背处,非常安静。可惜我急着去Oudaias,只略转了一圈就出门去。

collage 1

按旅馆姑娘的指示,要去Oudaias需要先到Rabat老城区外的“Bab Challah”。出租车出了城,上桥跨过Sale和Rabat之间的Oued Bou Begreg河,又沿着河边行了一阵,就把我扔在又一座城墙外的大街上。我下车打开LP看了半天也不得头绪——到这会儿,早已知道在摩洛哥地图全无用处,只能硬着头皮走进老街区,边走边问。路遇一幢有铁栏杆、绿地和门卫的建筑物,连忙上前向看门人打听,看门人犹疑半晌,向一边的一位年轻女子发问。那女孩捏着书页看了半天,示意我跟她走,她带着我一路走一路问,穿过密密麻麻的老区店铺,终于把我送到目的地。这女孩子像大多数摩洛哥年轻姑娘一样,身姿曼妙,面容姣好,可惜她不说英文,一路上也无法交谈,此刻只能一再道谢,她摆摆手,转身没入小巷深处。

Kasbah des Oudaias在大西洋边,是整个Rabat城中最古老的地方,也是Rabat发源之地。从这里隔街就能看到Oudaias土黄橙红的城墙。绕南城墙根往东,就到河边,河水平静,长堤上三三两两的当地人或站或坐,享受悠闲下午。

3

从南边的城门进去,是一个安塔露西亚式的小花园。花园里有许多猫,趴在台阶上晒太阳。当地年轻人在小花园里并肩而坐,满身阳光树影。花园后有个不小的茶馆,供应点心咖啡薄荷茶,从茶馆铁门出去,小街上上空无一人,蓝白两色的街墙跃然眼底,一条花纹狗躺在墙角,张嘴就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我放慢脚步,手插在裤袋里闲闲地走。因为这片街区足够小,我能按照“逢路右转”的方式走遍它每一条街道,这在摩洛哥我所经过的任何一片老区都是不可想象的。

这里的地面或灰色方砖铺地,或整条粉刷成蓝白色,往往漆色斑驳,贴墙根的地方长满青苔,但地面难得的干净。街头巷尾见不到随地乱扔的垃圾,也没有不绝于耳的小贩叫卖声,事实上,连路人都很少,倒是常有猫咪安静而骄傲地转过街角。头顶午后的阳光格外清澈动人,靛蓝雪白的墙壁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Oudaias简单而体面,陈旧但干净,让人想起小说里旧年间荆钗布裙的能干媳妇,手里资源有限,家里却永远清洁整齐,合家老小安然有序,在街坊领居眼里可亲可敬。

7

小街深处的人家热爱花草,门边窗台上往往摆着植物,热烈的荆棘、秀气的吊兰,攀墙而上的玫红色三角梅……花盆有的漆成和墙脚一致的蓝色,有的则是古朴的大陶罐,也和小巷的风格也非常帮衬。

3

我在美丽的蓝花门前。

IMG_2925gy

西边小街上有整个Rabat最古老的清真寺,寺里的宣礼塔是常见的砖土色,从白色粉墙后面耸然而起,非常引人注意。下午时分,绵长的唤礼声从喇叭里传来,在小街墙壁之间反复回荡。过去在摩洛哥的几天,一直喧闹嘈杂,人在路上,耳目不得闲,心里也总有三五支队伍争论不休,随时处在激荡不安的情绪里。直到这最末一个下午,在这片安谧恬静的街区里,终于一切平息下来。

collage 5

从最西面的小门外出去,视野骤然开阔,大西洋的波涛猝不及防地出现在面前,让人心跳顿时慢了一拍。海边高筑城墙与堡垒,城墙上每隔一段就有小小望台,与几年前在波多黎各老城圣胡安见到的非常类似,也许都属于西班牙风格的建筑?走上城楼远望,防浪堤外海天相接,一片浩瀚无垠的蓝色,只有天边薄薄的一层云彩。有人在堤上钓鱼、行走、闲坐着晒太阳,全然不顾海风吹得人面皮发紧。无穷的白色水鸟在沙滩上与海浪中嬉戏,猛然间成群拔地而起,又倏忽而落。

3

从海边城楼上可以向不同方向眺望Sale和Rabat两个姊妹城市。Sale在北边,南墙被落日照得一片金黄,墙外是一排排墓碑,密密麻麻沿着墙根一直蔓延到海边。墙内的居民楼与清真寺后面,数只海鸟展翅飞过。另一侧正对Rabat市内的大清真寺,比别处的都要雄伟许多,连宣礼塔都与众不同。近处沙滩上横七竖八扣着五颜六色的小船,有人在水中玩摩托艇,身后拖着白色水痕。

collage 7

在Rabat这边,Oudaias城外,也有好几片墓地。较远处的是一片极大的公墓,密密麻麻地都是墓碑,夕阳从背后照过来,齐刷刷勾勒出墓碑的轮廓,我蓦然醒悟,这里的墓葬绝大多数向着东方——那是麦加的方向。

IMG_3054gy

我最喜欢墓园的清静,虽然是死者长眠之地,却有一种醇厚素朴的人世气息,别处感受不到。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或国家,如有可能,我总是喜欢去当地的墓地走一走。此刻夕阳西下,光线与温度都无可挑剔,正是去墓园漫步的最好时间。城墙下的这片墓园颇小,年代大约也比较古老,墓葬显得散乱,不像大型公墓那样横平竖直,反而更加亲切趣致。我从偏门进去,踏着满地绿草,沿着墓碑间若有若无的小径漫无目的地闲走。坟墓大多在头部立有简单的墓碑,偶尔见到某些墓脚也立了矮碑,碑上有的雕刻有伊斯兰风格的几何纹饰,有的仅贴一枚极小的方形白瓷砖,用阿拉伯文写上死者信息,笔划蜿蜒。墓身往往是长方形的凹槽,槽里种满植物花草。也许是海边湿润,这片墓园里竟然长着满地旱芋,心形的叶片又绿又大,一蓬蓬挤挤挨挨地在阳光下油光发亮,生意盎然。

走着简直想要席地而卧,在温暖的夕阳里闭上眼,听着海浪的声音小寐一会,才不辜负这么好的时光。

5

从墓园出来,又走回城墙,在墙根下走,听到顶头上有人大声叫喊,又听不清在说些什么。走到台阶上,面前拐角处突然涌下一群年轻人,男女都有,打头的女孩戴着牙箍,不戴头巾,有着生动而丰腴的脸庞,她冲我说:“对不起,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是韩国人吗?” 我笑着摇摇头,说:“不,我是中国人。”他们咯咯笑成一团,我突然领悟到,刚才在城墙上叫喊的就是他们,也许是朋友之间打赌:“看到那个亚洲女孩了吗?一定是韩国人!”女孩向我介绍他们是当地大学的学生,又热情邀请我跟他们一起玩,我婉拒,她又坚持说:“什么时候都可以!要我们的facebook吗?随时发信给我们!”我解释说明天一早就要离开,她露出遗憾的表情:“第一次来我们国家?喜欢吗?”“非常喜欢,这是一个美妙的地方。”年轻人欢喜地笑成一团,蹦跳着冲下台阶,回头道别,祝我一路顺风。

回到城墙最上层,墙根下又走来另一个年轻人,迟迟疑疑走上来与我交谈,说了好几句,才听懂是要为我画像,还给我看他的速写本,上面画了许多人物的铅笔素描。他英语不好,我向他耐心解释现在阳光好,我想多照几张照片,没有时间让他替我画像。他像是惋惜的样子,又追问我:“明天,明天怎么样?明天你还来吗?” 我只好礼貌地笑着摇头。

夕阳西下,我在城墙上拍照。

IMG_3107gy

在夕阳西下的城墙边勾留一阵,我意图往回走,刚走回小街,就遇上两名男生。他们从身后赶来,指着我的相机问我:“能不能替我们照张照片?”“当然可以!”于是与他们一道回到海边,胖男孩一脸敦厚,瘦男孩一见我举起相机就装酷,他俩是法学院的学生,是“非常好的朋友”,一道出来玩,要我替他们照好照片发给他们,“放到facebook上去!”

IMG_3136s

与两位好朋友告别,我沿着小街慢慢走回去,一直回到小区最东头的茶馆,我才意识到自己从早晨逛到现在,一点东西也没吃。于是要了杯茶,从点心盘里挑了几块糕点,坐在夕阳余晖里慢慢地吃,心里不禁想,这个下午所遇到的这些男孩女孩,大概是典型的大城市中的年轻人——时髦、活泼、热情、大方、对一切充满好奇,在网络里他们与世界的每个角落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他们像世界各地许多地方的青年一样,是一个个古老国度里的新鲜血液,我有时候真等不及地想知道,他们的未来将是怎样。

吃了茶,我依稀记得来路,沿着天色渐暗的街道走出去,路上还逛了好几个小店。等走到大马路边,黑夜已经降临,我向警察问好出租车站的所在,沿着街道往下走,城市里华灯初上,车水马龙,轻轨电车咔咔嚓嚓地驶来,满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明明双腿已经疲劳,头脑却处于一种懒洋洋的清明状态,似乎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看下去。这是旅行中最好的状态,虽然在这次匆忙旅行里它姗姗来迟,但哪怕就这一个短短的傍晚,也让我满足。

出租车站外,我在一家烧烤摊前驻足,花十块钱买了个当地“肉夹馍”。切碎的烤羊肉、羊肝、羊肉香肠塞入白面馍的肚子里,撒上大量辣椒面和香料,喷香流油。我坐在街边吃完,实在太美味,特地回去找到摊主,竖着大拇指盛赞一番,又比比划划要拍照。大叔开心得咧嘴大笑,扯着嗓子叫来街对面的朋友,一定要和我合影。我把相机递出去,大叔把油腻腻的大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一把把我搂过去。

回家看照片,烤肉被摊顶的灯泡照着,腾起红艳艳的的烟雾,烟雾后面,大叔双目炯炯,而我笑出了三个下巴——是这次匆忙旅行里最后的一张照片,也是让我格外满意的句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