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播·阿拉伯之路

by serenq

自从互联网泛滥以后,我就得了阅读障碍(顺带而来还有写作障碍)。过去几年里反复和它斗争,都以失败告终。现在我已经决定和它相依为命,不再挣扎了。于是这几年来,听podcast(以及偶尔听audiobook)差不多是我唯一的文化生活。
很久没有写过这个blog,现在打算从听podcast的感想开始,慢慢重拾起来。

————————–
阿拉伯之路
上个月午饭时间听了个关于the making of modern Arab的节目,BBC Documentaries 2014年播出的,四个部分:
(一)The Rise and Fall of Arab Liberalism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2rs3jf
(二)Rise and Fall of Arab Nationalism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2rsts6
(三)The Rise of Islamism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2rrygl
(四)The Rise of the Arab Spring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2rtmzc
一共两小时的节目,从上世纪初讲起,简单清晰地勾画了阿拉伯世界的发展历程,听了以后把这些年搜集的零碎知识串珠成线,受益匪浅。说起阿拉伯世界,今天很多人立刻想到恐怖主义、极端分子、原教旨主义、落后的生活方式,带黑面纱的女人。实际上,在过去百年间阿拉伯社会所经历的发展历程远比目前这一小片历史截面丰富复杂得多。

二十世纪初,阿拉伯社会精英仰慕西方,上层社会追求现代摩登的生活方式,与英法关系紧密,Liberalism兴盛。但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感觉被西方背弃,尤其是以色列建国后阿拉伯联军数次惨败,再加上崇尚西方自由主义的精英集团脱离群众,使得人民转投Nationalism怀抱。

Nationalism宣传阿拉伯独立与联合,激发人民民族自豪感,实行社会改革,下层人民受益,同时社会生活也相对自由开放——六七十年代,埃及大学里的女生没人戴头巾,穿短裙踩高跟,别提多摩登开放。民族主义运动在埃及总统Nasser手中达到顶点,叙利亚的老阿萨德、利比亚的卡扎菲以及伊拉克的萨达姆都是追随者。但民族主义者同时也推行军政府,实行铁腕独裁,推行有社会主义色彩的集中经济,社会矛盾渐渐激化。1967年阿拉伯军队在6 Day War里再次败北,人民对Nationalism逐渐失望,在Nasser死后,再也未能重返巅峰。

Nationalism式微,被它一直打压的Islamism开始浮出水面——在过去,极端的伊斯兰主义是不合法的。Islamism宣扬要回归阿拉伯鼎盛时期,就要从传统与宗教中汲取力量,摈弃西方影响,保持穆斯林文化的完整与独特。七十年代,阿拉伯世界最保守的国家沙特受益于高昂的油价,在输出石油的同时也开始输出原教旨主义瓦哈比主义,影响极大。1979年,发生了三件对阿拉伯世界与对全球都有深远影响的事件——伊朗革命、埃以和约与苏联入侵阿富汗。伊朗摆脱西方影响走上自己的道路,回归宗教与传统,其他穆斯林纷纷受到鼓舞。而在华盛顿操作下达到的埃以和约使一部分民众极其失望,认为政府已成西方傀儡。而苏联占领阿富汗,反抗苏军的力量里就有极端主义分子,譬如本拉登,他们在战火中受到锤炼,不断壮大,最后终于成为一股影响全世界的恐怖力量。

近百年过去了无论是哪种主义,都没有让阿拉伯世界走上康庄大道。阿拉伯之春前夕,整个中东北非贫富差距巨大,腐败与极权并行,人民怨声载道。尤其是年轻人,受过良好教育,失业率依然奇高,日常生活里梦想被蹂躏得支离破碎,但社交网又赋予了他们新的力量。于是在2010年突尼斯青年因为被警察欺辱之后纵火自焚,终于点起了一场燎原大火,两星期之后本阿里被迫逃亡,随后独裁者们纷纷落马,阿拉伯世界又进入新的篇章,只不过这里充满动荡和不确定。

我听这个节目,不停地会想到中国的历史,三种主义在阿拉伯世界的交替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与中国近现代史似乎互相应照——阿拉伯世界Liberalism兴起的时候,中国新文化运动正如火如荼,当自由主义者鼓励甚至强迫女性摘掉头巾的时候,中国人也在剪辫子换新装。四十年代Nationalism壮大,与共产党崛起几乎是同时,虽然大概Nationalism更接近国民党,但中共一向有极强的民族主义色彩,而且极权与社会主义的经济路线,与中国六七十年代的情形相比也有类似之处。中国文化里宗教影响不深,所以很难找到能与极端Islamism做比的元素,但近些年号召回归传统尊崇国学,在一定意义上似乎也有相似之处。而中国目前的种种社会问题,恐怕来一场中国之春,也不是不可能。中国与阿拉伯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文化,都曾经有绚烂历史,但都被西方超过,百年来内忧外患,在强大西方的影响下挣扎着寻求自己在世界里的地位与身份,尝试那么多不同的渠道,跌跌绊绊走到了今天,依然举步维艰,实在令人感叹。

对这个节目最不满意的,是最后一部分,整个阿拉伯之春终止在解放广场,被采访者说那是她一生中最值得回忆的时刻——人们为了共同的目标走在一起,消弭了种族、宗教、性别的障碍。然而,在节目播出的2014年,每个人都已经知道这一时刻后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埃及至今政治波涛暗涌,经济低迷,人民生活困苦,对少数民族与女性的犯罪有增无减。叙利亚、利比亚与也门陷入内战,成为国内与境外势力角逐的战场,百万人流离失所,所造成的难民问题波及整个世界。五年前那些手牵手带着美好愿望的男女老少,恐怕极少有人想到日后竟是如此结果,而我一路关注下来,一直在想的问题是:现代文明民主社会,究竟如何才能建立起来?尤其是对历史负担沉重的传统社会,这个问题似乎更加困难。而阿拉伯与中国的历史,似乎只能提供诸多反例——靠外部强加不行,靠精英倡导不行,靠学生运动不行,靠底层革命不行,靠社会主义不行,靠宗教不行、照抄西方不行,重返传统也不行。。。这些年看得越多,想的越多,似乎越来越难以找到答案,真希望有一天这两个传统社会能给我提供线索,让世界看到文明社会新的崛起之道,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来之前,这条漫长崎岖的道路还有多远,路面上还要染上多少血泪。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to “听播·阿拉伯之路”

  1. 前辈你好,我正在安村读MPH,搜索fellowship的时候不慎进来的,一不小心看到了你曾经差点去埃及实习,而我今年夏天刚从埃及实习回来,所以…突然很想给你留个言认识一下什么的…找了半天联系方式好像只能留言…翻了翻文章更加想留个言,虽然还不清楚有什么好说的…有时间的话欢迎找我邮箱blowowar@163.com.谢谢!
    【我们应该不认识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