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电击实验

by serenq

上周RadioLab重播了一期老节目 The Bad Show (http://www.radiolab.org/story/180092-the-bad-show/),主题是“恶”。这期有三个故事,但我只打算讲第一个:耶鲁电击实验。

耶鲁电击实验大概是心理学史上最著名的实验之一(与之齐名的还有斯坦福监狱实验,也与人性中的“恶”很有关系,有兴趣但不了解的人可以看看)。
耶鲁电击实验的wiki: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lgram_experiment
斯坦福监狱实验的wiki: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anford_prison_experiment

1963年,耶鲁心理系教授 Stanley Milgram贴出广告,以四美元一小时的报酬招募年轻男性进行一项“有关记忆”的实验。实验开始时,应招者和另一位”志愿者”抽签决定谁做老师谁做学生,老师和学生分坐在两个房间里,老师给学生出题,学生做错的时候,实验者会让老师按下一个按钮,给学生一记电击。电击从15伏开始,一直增加到450伏。电击强度增加的同时,老师会听到另一间屋里的学生惨叫、敲墙、抱怨心脏受不了、以及最终变得毫无反应。当然,所谓的学生只是演员,实际上抽签时两张纸条上都写着“老师”,而演员学生当然没有在乖乖呆在另一间房间里被电击,所有的惨叫和抱怨都是事先录制好的。

当然,老师们对此一无所知。在电击程度加剧,“学生”反应越来越惨烈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停下询问实验者是否必须进行下去,对学生的人生安全表示担心。然而,在实验者的坚持下,40位被试中有24人一直坚持将实验做完,虽然这些被试都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焦虑担心,甚至有人发出歇斯底里的笑声,显然精神上受到了极大困扰。但是,不管如何,他们还是按照要求,在“学生”很可能已经昏倒或死去之后,还对他们进行了数次高达450伏的电击惩罚。

可想而知,这个实验结果一出,简直见者伤心闻者流泪,全人类一片哗然。Milgram认为,他的实验结果表明人类具有强烈的服从性,哪怕在道德底线受到挑战的时候,大多数人也会依从命令,作出令人发指的事情。他的实验结果被广泛用于解释人类史上各种群体暴行,譬如纳粹集中营。

大概反映人性的优秀心理实验,就像反映人性的文学名著一样,不同的人总会有不同的解读。而每个解读都是温故知新的好机会,哪怕不同视角之间只有细微区别,深想进去,总能丰富对人性的认知。

这期节目里采访的澳大利亚心理学家Alexander Haslam就对耶鲁电击实验有不同看法。他认为,这个实验并不表明人类有服从的本性。他指出一个有趣的细节,整个过程中,当被试提出异议,想要终止电击的时候,实验者有四种回应方式,依次为:
Please continue. (请继续)
The experiment requires that you continue. (这实验要求你继续)
It is absolutely essential that you continue. (你得继续实验,这非常重要)
You have no other choice, you must go on. (你别无选择,只能继续)

Haslam指出,虽然大多数被试听到前三条回应时就选择了继续,但一旦实验者作出第四条回应,无一例外的,被试选择了退出。他们指出“我当然有选择,这实验我不做了。”

Haslam认为,这根本不是一个有关服从的实验,因为第四条回应有着最强烈的迫使意味,而被试没有服从这一指令,恰好表明他们并不愿意“服从”。

我并不赞成Haslam的看法。因为第一,这四条指令是依次提出的,如果被试听到前三条就被说服,继续实验的话,根本没有机会听到第四条指令。那些有机会听到第四条指令的人,很可能本身就比其他人更加不愿意继续,所以很难说他们是因为第四条指令才决定放弃。第二,在一个志愿者实验的环境之下,再强烈的指令,也无法与大多数现实情形里的胁迫相提并论——这些志愿者很清楚他们拒绝继续,只不过会意味着实验结束,他们不会被开除,不会被惩罚,不会被威胁,不会交出身家性命。所以,从他们反抗第四条指令这一点,完全不能证明人类不具备服从性。

但是,这却带来一个更加令人心惊的问题:既然在这个情形下,坚持停止实验对被试来说是如此安全容易,完全没有性命危险失业之虞,为什么还有一大半的人选择继续,直到将对方电击得昏迷不醒呢?

Haslam提供了一些有趣的线索:被试在实验结束之后,接受进一步采访时,很多人表示这样的科学实验对于深化人类对记忆的认知非常重要(他们都以为这是一个有关记忆的研究),“值得重复”、“应该继续”。

也就是说,这些志愿者认为,为了人类的发展科学的前进,另一位被试所受的皮肉之苦与自己所受的道德煎熬,都是值得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确实不是一个有关服从的实验,它所凸显的,是我们这个物种为了内心认定高大上的目标,愿意牺牲什么——道德,正在此列。

主持人说,意识到这一点真让他背心发冷。我在那一刻沉吟了一下,觉得并不尽然,意识到这一点并不让我觉得人性暗黑,当然也不让我认为人性高贵,实际上人性本身就是一个中性的东西,它和自然界的所有东西一样,只不过是自然选择与长期进化的客观产物,本身无所谓善恶。实际上,人类能够为了某个认定的目标作出牺牲这件事,并不新鲜——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为了自己的家庭、事业、朋友、信念做出妥协、接受挑战、忍耐困苦,这样的牺牲虽然不如450伏电击来得触目惊心,但它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秒钟不断发生,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向前。我甚至认为,这种牺牲,根本就是人类这样的智慧生物与其他生物的重要区别之一。也许我们真正要问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社会与环境,会让这种普遍的特质变成群体恶行的根源?或者更进一步,什么样的制度与措施,能够尽量避免这种特质被利用、被扭曲?

我当然没有很好的答案,也不相信对于这个问题,人类会有任何简单直接的答案。但有耶鲁电击实验这样的研究,让更多人清楚地看到人性的角落,思考这些复杂的问题,总是离答案更近一步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