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入墨西哥’

January 22, 2009

二入墨西哥(六)古都

by serenq

在墨西哥的最后一天,留给墨西哥城北边最出名的遗址Teotihuacan。一千多年前,这里是古国首都,留下了世界上第三高的金字塔太阳神庙和死亡大道两旁严整的建筑群。

我把闹钟调到七点,被吵醒的时候望窗外迷迷糊糊地一看,天还黑着——今天阴雨,天光也就来得晚。还是起来梳洗完毕,一出门就被冷风吹得哆哆嗦嗦,在地铁站里泡了个热乎乎的杯面当早饭,才缓过劲来。从墨西哥城北的大巴站到Teotihuacan还有一小时,一路上路过许多民居密集的住宅区,侵占了整个山丘,房子都是灰的,晃眼望去看不到任何缝隙。

虽然堵车严重,还是几乎准时到达遗址,一下车就看到花园沙地里种着巨大的仙人掌和剑麻,连我从加州沙漠来的人都觉得非常别致。在门口买了票并一杯味道更像巧克力饮料的咖啡,从最南端的Gate One踱进了遗址区。首先看到的是死亡大道——在这里的古文明消失几百年后,阿兹特人来到此处,看到夹道的巨大金字塔,还以为是史前巨人的坟墓,故有死亡大道之称。

先造访大道对面的宫殿区。十来个小金字塔围绕建筑群中心的神坛和两座金字塔,需得爬上前一座才能看到后一座——台阶侧面全是精美的雕刻,大多是龙头,在当年这可是无可争辩的禁地。

100_2211gy 

另一处金字塔底部的蛇头。

100_2232gy

从宫殿出来,沿着死亡大道往前走,一路上都是整整齐齐的金字塔形建筑,想要不生敬畏之心也难。只不过沿路叫卖旅游纪念品的小贩早已大大削弱了神秘的感觉。这里出产色泽墨黑而质地细腻的黑曜石,被雕刻成动物人像,有的还嵌着贝壳或石英的装饰。我特别钟意头上有长长羽毛的侧脸人像,可太贵太重,只好作罢。

死亡大道最北端起于月亮神庙,最南端终点还没找到。现存的这一段看起来不远,可一路在遗址上攀爬游玩还是很费时间。有些遗址可以参观内部,我才知道这些耸立在地上的金字塔下面自有宽敞的空间,许多大小房间通过走道相连,还有残存的红色壁画,看不出细致花纹。颜色在千年之后还能如此鲜艳,也很出奇了。

Teotihuakan身处群山环抱中的一片平原。这里海拔有两千多米,虽然地处热带,完全是一片冬天的景象。衰草荒丘,风又大,雨后的云天压得格外的低,走到小贩稀疏的僻处,静静地一站,立刻觉得被一派肃杀悲怆的气氛所包围。

100_2223gy 100_2256gy

100_2252

没有修复的金字塔,长满了荒草——这倒真像坟茔了。

100_2261gy 

 

Teotihuacan最出名的无非是太阳金字塔和月亮金字塔。太阳金字塔位于死亡大道东面,不知道这个位置与太阳从东面升起有什么关系没有。太阳金字塔可以登顶,我慢慢爬上去,在顶端眺望整片遗址和远山,云正在天顶聚拢起来,拦住了倏忽即逝的阳光。

许多文明都尊崇高山,认为那是贴近神灵、能天人交流的地方。有意思的是,从太阳金字塔看月亮金字塔,后者正衬在一座山峰之前,形状也相似;而从月亮金字塔上回看回来,太阳金字塔也有相似的图景,我不禁想,当年的古人,是不是刻意选择了这样的位置,让两座金字塔分别模仿身后山峰的形态,并且与之重叠呢?如果是这样也不奇怪吧,原始的宗教总是充满着对自然的膜拜和敬畏。

这是从月亮金字塔看太阳金字塔。

100_2259gy 100_2260

月亮金字塔西南角有同样出名的羽蛇神庙。这里不但保存了蛇形的鲜红壁画,还有精美的石雕。石雕柱一块一块地被后人拼回去,仔细看能分得出新旧——古旧的都有淡淡红色,是当年的残色,新的却没有着色,看来就像拼搭的积木。想来只是想恢复雕刻的全景,却还是要让人能分出后来复制的石雕部分与原品的区别。带着羽毛头饰的鹰人镶着黑曜石的眼睛。

100_2265gy 100_2268gy

在遗址里游逛,一直到下午才出去吃饭。由于是淡季,饭店生意清淡,拉客的人一直跑到遗址门口,一见我们就热情的递上菜单:“大盘烤肉,六种材料,才15美元,够你们三个人吃了!要去么?我开车载你们去,一分钟就到。”我们被他说动,坐上他的车,果然很快到了一家装修得颇为不错的饭店,里面只有一桌年轻人。我们依言点了烤肉拼盘,果然量大,几乎吃不完。味道也不错——有鸡牛羊猪等肉,还有香肠。配菜也是烤的,大葱和仙人掌。葱烤得很香,仙人掌滑腻多汁,大约是草酸含量高,吃着竟然有小时吃过的凉拌野菜马齿苋的味道。

吃饭出来逛了博物馆,藏品没有想象中的丰富。

很快天就暗下来,小贩生意冷清,裹着鲜艳的披肩靠在遗址的墙上,一脸茫然表情。她披肩上方形的图案倒是和背后遗址相得益彰。

100_2270gy

出得门来,在小店铺里逛逛,买了此行唯一的一个纪念品——一尊二十厘米高的黑色陶像,才40个比索,满意极了。搭大巴回到市区,又乘地铁到旅馆——地铁不过两个比索,真是便宜得惊人。晚饭是旅馆附近小店的油炸饼,里面夹着猪肉。饼子外层炸得焦酥金黄,里层却软糯,好吃极了。

当夜整理好行装,明天我们就要各自离开墨西哥,老爸老妈飞回密苏里,而我独自飞回SD。晚上站在窗边看夜雨洗刷这个喧闹的城市,却听不到一点声音,只见城中心街道上不断的车流,背后电视里却放着CNN的新闻,反复说着英勇飞行员迫降Hudson river的故事。我在刹那之间有一点点的惶然,这旅途里的一切,从雨林到高原,从遗址到湖泊瀑布,都幻灯片一般闪过,顷刻间无法确定自己身处何方,仿佛梦中之身。

说起来每次旅游都这样,不过……

————————恶俗贪玩的分割线————————

三入拉美,对各种印第安人古文明堆石头的文化不但有了深入了解,还渐渐发展出了审美疲劳,我想一阵子是不要去看遗址了吧。飞机上翻阅LP的墨西哥,那么厚厚的一本,暗自下定决心,要在离开之前游玩一遍Baja California。最容易的当然是坐cruise,但是我不想——我要飞到最南端,然后坐着大巴一个小城一个小城地玩上来,直到回到San Diego。

想好好玩,就要加油啊!

January 18, 2009

二入墨西哥(五)湖泊瀑布与土著

by serenq

第二天一早,闹钟一叫我就跳了起来,迅速穿戴梳洗完毕,奔向旅游代理密集的小街——什么时候去学校做实验也有这样的干劲就好了。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给我找到一家当天去Lagos de Montebello和次日去Chimula村庄的,连忙兴奋地回去报喜。

九点整,我们从San Cristobal南下,经过Comitan城,去Montebello群湖。行前我就看过,这是雨林深处的五十多个大大小小的湖泊,散落在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边境上,颜色翠蓝碧绿,在别人的照片上美不胜收,简直像是九寨沟。而我们这个tour还要另加两个景点——溶洞和El Chiflon瀑布。

开出去不久就到了溶洞,在一片松林里,开口不大。很深,游人能走的也有780米,洞顶许多石钟乳,不像国内溶洞那样用彩灯照着,反而更能看出原始的形态,一丛丛缀在洞顶,像莲花一样。洞边有些小饭店,在一块搭在炭火上的白铁板子上烤Taco,我凑过去一看,居然烤的有南瓜花!我只在老家自贡吃过清炒南瓜花,没想到墨西哥人也吃。绿色盘子里是叶子包着的奶酪,以及许多辣椒。

DSCN1611small 

从溶洞出来穿过林间弯弯曲曲的山路,视野渐渐开阔。Comitan也地处高原,因为是冬天,草都是枯黄的。一过Comitan天气就变得恶劣,风起云涌,而我们就向着云层最厚的雨林里驶去。很快就下起了雨,两边的树林都显得模糊而阴晦,当我们达到Montebello湖的时候,雾气漫上来,到处灰蒙蒙的,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美丽。

还是放几张照片,想知道太阳下这里美景如何的同学请google Lagos de Montebello……

100_2080 100_2088

100_2121

雨越来越大,我们无心看湖,专心觅食。看起来破烂肮脏的路边小店外挂着相当不错腌肉和香肠,我们遂一头扎进一家游客云集的小棚子,与大家一起围坐在油腻腻的桌前,要了好几个taco。我指手画脚地要两个南瓜花的,要两个香肠的,不要奶酪,还要一杯当地的巧克力饮料……店里的小姑娘显然不能理解我支离破碎的西班牙语和亨廷顿舞蹈症患者一般的手语,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还好另外几个澳大利亚来的游客帮我做了翻译……

香肠和腌肉剁碎烤出油,南瓜花在铁板子上炕熟,裹在玉米饼里,淋上鲜辣的Salsa,味道不摆了。

100_2098 100_2116small

下午去El Chiflon瀑布。一出雨林,天气果然好了。路边照旧是高原景色。雨后的蓝天特别清爽,白云后面透着阳光,薄的地方亮得耀眼,仿佛一碰即破的玻璃纸。窗外偶尔闪过一棵高高的树,因为逆光,就像剪影一样。

100_2129

走不多久碰到一队士兵上车来查,路边还架着机关枪。Chiapas曾是墨西哥南部叛军的驻区,虽然叛乱武装已经放下屠刀十来年,居然还是戒备森严。不过上车来的两个士兵只不过看了一遍人脸,与司机说笑几句就算完。

100_2125

El Chiflon是Comitan西边的瀑布,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我们顺着溪水边的小道爬上去,沿途风光倒是不错,和Agua Azul很相似,只不过水的颜色是柔和的粉绿色。瀑布水不小,声势浩大,水雾上还泛起淡淡彩虹。许多人冲到瀑布下的高台上观水,我也赶忙脱下外衣跑去,被毫不留情地浇了个透心凉……

100_2141 100_2152 100_2148

100_2144 DSCN1705

我还在瀑布外面花17个比索买了个青壳的椰子,插着吸管喝,算是了了长久以来的一桩心愿——如果出25个比索,可以勾兑Vodka。椰子汁清澈得像水一样,有清香的酸甜味。

第二天去San Cristobal附近的两个村庄,San Juan Chamula和Zinacantan。向导是个健谈的人,向我们絮絮讲述当地民俗。最有意思的大约是土著人的绿色十字架。这个十字架可和基督教毫无关系,其诸多含义无不带有原始宗教的自然主义色彩。它的颜色和形态象征着枝繁叶茂的木棉树(ceiba tree),或者是抽支发芽的玉米。木棉树在玛雅文化里是分开天地混沌的植物,而当地人的创世纪里说,三位神灵先用动物、泥土和木头制造人类,但这些人类不思供奉,都被一一毁灭,唯有最后用玉米糌粑加上神仙自己的血,才造出了虔诚的子民。这样的神话传说在阿兹特、玛雅和其他文化里都流传甚广,Palenque的神庙里就刻画着两个人头从玉米叶上钻出来的形象。

导游还说,十字架的另一层含义是在Maya Calender的最开头,太阳系的平面和银河系平面呈正交,这一现象大约每五千多年出现一次,下一次是2012年,也就是说从这一年开始,精准的玛雅天文历将从头演算,怪不得我一路上都看到许多标着"2012"的小旗。

100_2198

Chamula和Zinacantan都不原始,大多数村民的住处都是水泥房,村里的主要公路上每五分钟就开来一辆巨大的卡车,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但屋里还是按照传统供奉着神像,天花板上装饰着彩纸,地上铺满松针,密密实实地布满黄色小花。按照玛雅历,这些供奉每20天就要更换一次。

毕竟是农村,还是有些乡土气息,火鸡大摇大摆地过马路,草地上趴着懒洋洋吃食的小羊,村边开着桃花——这才一月份,桃花梨花都已经开得璀璨,我又偷偷怀念了一下成都龙泉驿灿若云霞的桃花林。

100_2164

100_2167

Chamula的主要建筑是小镇中心的教堂。这个教堂里供奉的虽然是基督教的圣徒圣女,却完全依照当地人的传统来尊崇。据说小镇上没有牧师,只有San Cristobal得牧师偶尔来一次,给小孩受洗——每个人一生中四件大事:出生、受洗、结婚、出殡,除了受洗在教堂以外,其他三个都在自己房门前的绿色十字架前进行。但是教堂依然重要,每天香火鼎盛——真的是香火,一入教堂,仿佛陷入烛光的海洋。这教堂里没有长椅,中间空地全敞着,像村民家里一样铺满松针。每个来朝拜的人都带着蜡烛,自找一块空地,坐下把蜡烛一一点上,或向着教堂中间的耶稣,或向着四周得圣徒,再供上可乐汽水,席地而坐,口中念念有词。来得早的,蜡烛已经烧完,蜡油流了一地,火焰还微微跳动着。年长者格外虔诚,年轻的就有些三心二意,用眼睛偶尔瞥着我们这样的外来者。经常是一大家子人,拖儿带女,甚至还有当地妇女坦胸露乳地坐在教堂中间给小女儿喂奶,周围的人皆不以为怪。

可惜教堂里不让拍照,只能拍拍外面。

100_2175

教堂附近卖蜡烛的商店。

100_2172

教堂外面依然是集市——宗教仿佛与赶集活动分不开,都是社会生活的重要部分。老爸说,从几千年前以色列古国开始就是这样了……

100_2179small

当地妇女。

100_2183

村后有一片墓地,围着个古老的教堂。这里,黑色的十字架下埋着老人,白色的十字架下埋着孩子,蓝绿色的十字架下是中青年人。

 100_2184

100_2191 100_2186small

在Zanacantan我们去当地人家里看人纺织和烹饪,这里人都穿着绣工极其精美的蓝紫色披肩和衣裙。我们还品尝了当地的烈酒,我只喝了一口就被辣得不行,剩的全给了我爸,原来我这个酒鬼果然只是虚有其名……

100_2200

从Zanacantan出来已经快三点,我们赶快乘大巴赶到Chiapas的首府Tuxtla。这天傍晚,我们飞离Chiapas,回到墨西哥城。晚上十点,墨西哥城里下起雨,我们裹着棉外套,在旅馆外街边小摊各自吃了碗热气腾腾的鸡汤——汤里有硕大鸡腿一只,米饭豆类若干,外加玉米饼一盘,以及辣乎乎的Salsa,三人花费不到七刀。摊主是一对年轻夫妻,或许是吵了架,或者不舒服,女人垂着头用极低的声音啜泣。男人一边做吃的,一边亲昵地摸摸她头顶以示安慰,虽然生意忙起来就顾不上那么多。静悄悄的雨夜里,这一幕完全不让人觉得悲伤,反而充满温馨的感觉。

同时坐在摊前的还有另一个会英文的当地人,主动帮我们解释菜单,还殷勤地让我们尝他的玉米饼。我们一边大声喝汤一边聊天:

"Where are you coming from?"

"We are from China."

"Do you like Mexico?"

"Oh, we LOVE it!"

January 17, 2009

二入墨西哥(四)高原小城

by serenq

按我英语腔调的发音,San Cristobal听起来像是"San Crystal Ball"。我倒很喜欢这个无心的误读,因为书上说,地处高原的小城有清澈透明的阳光和天空,和当地土著虔诚而神圣的宗教仪式——"圣水晶球"这样的名字,难道不是正好合适么?

因为这一天只打算在小城闲逛,我们起得很晚。本来早饭想去吃玉米糊糊,哪知道昨晚满街都是的大娘昼伏夜出,一个也找不到。没办法,只好去街角糕点店买墨西哥式的面包,松松软软的,一点都不甜,很对我的胃口。我还在自动贩售机里买了杯奶香四溢的咖啡——Chiapas出产优良咖啡,San Cristobal的咖啡更是闻名遐迩——我小心把热咖啡捧在手心,跨过马路回旅馆的一路上都闻到浓郁的香气,心情真是无比轻盈。

昨天就听说,这里是个旅游城市,城中心这几条街上所有店面的装潢都有严格规定,店名必须用木牌,中餐馆前的那对恭喜发财的大红灯笼就还在审批之中。今天早上一看,街边果然到处都挺精致。

100_1916 100_1939

我在旅馆前的阳台上向街对面的老爸挥手致意。

DSCN1428

从旅馆出来沿着街道向北,不过一个街口就到了城中心的教堂。昨晚就看见这里的教堂涂得五颜六色,与别处灰扑扑的哥特建筑不同。

100_1983

100_1928

100_1972 100_2049

100_2041

我躲在柱子后面,偷拍教堂门口乞讨的老人——这里的人不愿意让人照相,尤其是老人,依然认为你快门一按,他们的魂魄就被摄走了。

100_1923

教堂里面有不少土著人在祷告。西班牙人来到这里以前,他们自有自己的原始宗教,但很快就接受了天主教,并把两种信仰结合起来。在他们心里,大概教义教旨没什么要紧,他们依然按照自己的习惯装饰十字架,在神像前摆起许多蜡烛,供上可乐汽水(他们爱喝甜甜的饮料,自然认为神灵们也喜欢),口中念念有词。祷告到高潮,祷告者往往双手摊开上举,像是要将自己一切贡献出去,或是把内心剖现出来,语调也极其急切虔诚。我立在一旁听得久了,眼前也渐渐只有烛光摇影,能把杂念稍稍清静。而身边墙角一只从集市上买来的母鸡,被绑了脚,头塞在布袋中,一动不动,大约等着祷告的人回去,就会变成一顿丰盛大餐。

100_1926 100_1948

教堂外面是熙熙攘攘的集市,当地人贩卖颜色鲜艳的织品和布绒玩具。我以为时间富余,只是三心二意地问价,什么也没买,到后来才觉得可惜。老妈也错失了不到七刀的银红色漂亮大围巾,捶胸顿足了一路。

100_1942 100_1943

100_1945

走到土著自己的集市上,有各种怪异的东西。譬如这些口袋里的青苔,至今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100_1931

还有水果,注意小桶上的橘子,堆得很特别。

 100_1937

午饭在街边小店点了个不知名的牛肉和bacon,与洋葱青椒合炒,非常美味。老爸居然说吃出了回锅肉的味道……

高原上气候变化莫测,午后下起了雨。可我还是执意要去城边小山上的两座教堂看看。沿街挂着无数剪纸彩旗,白顶教堂里也不例外,是这里特有的装饰。剪纸是红白绿三色,正是墨西哥国旗的颜色。

100_2002 100_2011

在教堂门口躲雨翻书的游客。

100_2000

另一个教堂更高,好长的阶梯通上去。山脚有不少年轻人穿着运动服蹦蹦跳跳,我疑心他们是球队的。路上还走过一个武馆,当地小孩穿着白衣系着腰带在里面拳打脚踢,我留心看了看,没见到昨天中餐馆的小帅哥。

从教堂出来,天就黑了。还飘着小雨,沿路亮起灯,倒映在湿润的街面上。

100_2053 100_2067

晚上去订明后两天的day tour,分别是去危地马拉边境上的几个湖泊瀑布和小城周围的土著村庄。最初看到满街都是旅游代理,没想到问了几家都没有空位,天又晚了,到处都在打烊,我才着急起来。闯进一家旅馆去问,别人安慰我说明天早上等代理开门了再去看看,也许有当天的。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惴惴,看了半天LP,同时把闹钟调到七点,暗自下定决心如果订不到,就自己坐大巴去,辗转反侧半天,终于入睡了。

January 17, 2009

二入墨西哥(三)碧水

by serenq

旅途的第三天,我们从Palenque南下去高原小城San Cristobal。这一天,除了赶路,还要去看有名的水景Misol-Ha和Agua Azul。Palenque城里到处都是提供去这两处的day tour。我们选择从Palenque一早出发,在Misol-Ha和Agual Azul分作停留,最后抵达San Cristobal,相当便利。

Misol-Ha是瀑布,可以游泳,同车的不少人早早换好游泳衣,一看见碧潭,扑通一声就跳了下去,水花平静后半天才钻出个湿漉漉的脑袋。瀑布身没有什么出奇,但旁边有个小洞。由向导领着走进去,可以看见洞顶的蝙蝠,一串一串地倒挂着,灰溜溜的,被灯光照着一动不动。身边恰巧是一群美国人,随着灯光转移发出一通惊叫:"Errrrrrr…." "OMG…" "Look at that!!!" 因为听了多日完全不知所云的西班牙语,这点平日必被我嗤之以鼻的声音居然显得有些亲切。洞底水塘边有形如蚕茧的东西飘着,初以为是虫茧,拣出洞凑亮一看才知道不过是植物的果实,表面多汁的果肉都被啃得差不多了——想来是蝙蝠所为。

漂亮的热带植物——气根和红花。

100_1819100_1812 

Agua Azul是林里一条跌宕起伏的小溪。也有三叠瀑布,但更好看的是一个个池子,大约因为含有矿物质,都是蓝绿色,类似国内黄龙彩池那样,只不过颜色略显单调些。沿着溪水往上走,水在阳光下变幻出深深浅浅的颜色,树梢低得快要垂在水里。景色非常让人陶醉。不过实在没必要堆砌文字了,大家看照片吧。

100_1832100_1901  

100_1825

100_1842100_1824

下午两点在道边等去San Cristobal的ADO大巴——我们的旅行社帮我们买好车票,送我们上车。等待时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几个当地青年钻到大大的水泥管道里避雨,我们躲在车上,车窗蒙上一层雾气,远山近树都不清楚。我迷迷糊糊地要睡,司机也小声放起歌来。

好容易等来了车,开始忽左忽右永无止境的盘山公路。我试着写游记,很快被晃得心里难受,连忙专心看景。山都极绿,偶尔有白色的云层或雾岚飘过来,偶而路过一个小村庄,村前村后都有bumper,司机不得不慢慢开——这在别人的游记上也有,说是为了保护当地小孩。我时睡时醒,醒时看看景色,发发呆,天黑了便盯着眼前的屏幕看电影——居然是个英文片。本来是个警匪片,我却只记得烟色的雄伟山脉、积雪、高天、森林,于是又借机做些出游的春梦,逃避回到SD后必须面对的一切……

大巴慢慢爬升,植被也从阔叶变成针叶,暮色里人烟渐渐稠密,我们甚至还经过一个军事基地,每隔二十米站着个身穿迷彩服的年轻士兵,不显得严肃,倒有些嘻嘻哈哈的表情。夜色终于沉下来,车一拐,眼前出现一大片山谷中的灯光,San Cristobal到了。下了大巴,打的入城时车流极其拥挤,我正好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美丽的小城。一路上路过两个刷着粉彩的教堂,一橙一蓝,颜色都极浓艳,像童话里的房子。最有意思的是教堂外飘着彩色的方形剪纸,小旗一样,好像马戏团的棚子。

我找的旅馆Hotel Los Noria口碑甚好,传说中有着"brightly decorated and spotlessly clean rooms"。一到门口我就喜欢上这个家旅馆,黑漆木板上写着白色的字,当街有两个小小阳台,都缠着彩灯。从阳台上看得到小城中心广场的明黄色教堂,被灯光一打,仿佛浮在夜幕上。更让人喜欢的是旅馆价格——有两间大床的宽敞房间才350比索,不到30刀。

100_2070

晚饭去了附近一家中餐馆。老板是个才22岁的小帅哥,山东人,18岁来墨西哥。最开始被选过来练武,后来带了伤,就退下来和朋友一起开餐馆。餐馆才开了一个多月,干干净净的。菜不算出色,但也吃得舒服。吃完沿着铺满鹅卵石的街道踱回旅馆,街口有拉着电灯卖玉米粥的当地妇女,热热的一大锅,看一眼都暖和倒心坎里去。

January 16, 2009

二入墨西哥(二)帕冷克

by serenq

第一次听到Palenque这个名字,同时看到照片里森绿的雨林里灰白色的遗址,莫名地想到翡冷翠这样的名字。阴冷的,湿得要滴出水来。这是毫无道理的联想,因为Palenque身处热带雨林,即便滴水,也只会是烈日下的汗水。翡翠倒是不错,满山蓊郁的高树粗藤,遮得密不透风。

一早起来赶班车到了Palenque城,两个半小时的车程,窗外一直是密密的雨林,比Cancun附近所见的dry jungle更深更绿。一下得车来,小城喧嚷的街道一览无余。去问了些当地信息,找旅馆颇费了些周折,等终于坐上去玛雅遗址的minivan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与几乎所有墨西哥名胜一样,Palenque内外都有许多叫卖纪念品和水果的小贩,金色的橘子堆得老高,椰子削出尖,玛雅日历盘随地扔着,西班牙语不绝于耳,热闹得一塌糊涂。

Palenque躺在加勒比海岸平原向Chiapas中部高地沿展的第一片丘陵处,有的建筑在平地上,有的却已经在浅山坡上,更多的在山间密林之中。它存在于公元200-900年间,曾是玛雅重镇。据说在玛雅鼎盛时期人口达千多人,大约因为地方不大,密度特别高,是当时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几所城市之一——这我将信将疑:玛雅经典时期不是中国盛唐那会儿么……

从入口处进遗址公园,上不了几部台阶,视野豁然开阔。看见草地右边熟悉的玛雅金字塔,有一丝丝激动。依旧是灰白的巨石,不过比以前去过的破旧,绿藤掩映下倒显得更有古意了。

100_1731 100_1723small 100_1730 100_1727

草地正中是一片庞大的宫殿遗址,耸立在高高的台基上,蔚为壮观。台基下都是些黑乎乎、天花板尖尖高高的小房间,没有窗户,只由走道纵横相连,显得格外阴冷。这片遗址的中间是一座三层楼高的小塔,据说是天文观测台。

100_1733 100_1737

断墙上长满了红色的苔藓,石人的口角边爬出绿色的蕨叶,荒凉的城市里其实暗暗充满生机。

100_1744 100_1800

100_1745

宫殿后墙上的雕画。虽然残破,还是能看出人像仿佛忧郁的神态。

100_1754

玛雅象形文字——真难以想象这么复杂难懂的文字怎么用来沟通,怪不得在玛雅帝国,语言只是极少数人的特权。

100_1753

宫殿北边的神庙遗址。在午后是非常静谧的地方,有情侣在神庙前的阴影里歇息。

100_1769  100_1765 

100_1764

从这里进入真正的密林深处,趟过溪水,走过蜿蜒的小路,浓荫里是爬满青苔的墙基。这里曾是普通居民的住处,后来在博物馆中看到今天供游人参观的Palenque仅是当年城市极小的一块,像这样的遗址,还不知道有多少散落在林木深处。

100_1771

从雨林出来,来到宫殿东南面。这里有Palenque最为出色的一组神庙。三座金字塔相对耸立,围着个长满青草的小小广场。西南的Temple of the Sun保留了最好的屋顶雕塑.

100_1792 100_1781

东南的Temple of the Foliated Cross的台阶没有修复,长满青草,像小山一般,山脚还有芋头类植物的巨大叶片。只有一条小路蜿蜒上去,直通向顶端的神庙,说不出的自然好看。神庙里有国王的石板雕像。爬上去往四周看,能隐隐窥到林子深处的更多神庙和它们顶上的雕塑,下午的阳光透过叶片缝隙照在上面,仿佛一个个恬静的秘密,可惜无路可通。

100_1777

这组建筑里最高的是Temple of the Cross。今天云多,阳光稍纵即逝,我在神庙下等了很久也不能拍到满意的照片,干脆抹一把汗往上爬去。从这个神庙顶端可以俯瞰Palenque在平原上的主要建筑群。

100_1783 100_1780

100_1788

从遗址出来,去附近博物馆。藏品不少,而且介绍脉络及其清晰。连素来不爱看博物馆的我都被吸引着好好看了一遍。

漂亮的雕画石板,古玛雅的国王。

100_1808

晚上去Palenque小城吃晚饭,喝了名为“古巴自由”的鸡尾酒,似乎是可乐调出来的,很汗。

夜宿Palenque外El Panchan密林深处的小木屋。很简陋的房间,但是干净。深夜下起大雨,打在不知名的植物叶子上,噼噼啪啪,是最易让我安睡的天籁之音。

January 16, 2009

二入墨西哥(一)墨西哥城

by serenq

第一次来墨西哥,墨西哥城是个伤心地。Aeromexico误了当夜最后一班去Cancun的飞机,还对我不管不顾,给了一张十分钟的电话卡“通知家人朋友”就打发了我。我只好临时找旅馆在机场旁边歇了一夜,错过了第二天的Cenote snorkel。大半夜,shuttle司机带我去旅馆时,完全只记得当时沮丧的心情。这次二入墨西哥,终于有机会浮光掠影地看看这个庞大城市。

第三次到拉美旅游,对人群和喧闹早已见惯不惊。正值周五过完,薄薄的玻璃窗外,凌晨三点还响着音乐,街角的大卡车浑身战栗着点火又原地熄灭——且是数次。男孩女孩或者大叔大妈欢聚出来高声道别,不知道是谁用口哨声呼唤朋友——吹得悠扬起伏、曲调端的是丰富多彩。我一宿都未睡稳,早上起来精神居然也不坏。推开窗子看到灰蓝色的天,逼仄破旧的街道,杂乱无序的高楼。虽然地处热带,毕竟有两千多米的海拔,晨风是醒人的凉。

早饭在街边小摊吃过。就步行去不过一千米外Zocalo,宪法广场。这里是所谓的“Central Historical”区域,给游人扎堆的地方。沿着Juavez大道往东走,路过许多古老教堂和摩登店面。时间尚早,行人还不多。到了Zocalo,广场中央横七竖八立着许多巨大白色充气帐篷样的东西,看不出来做什么用。四周建筑上都挂着红红绿绿的装饰,拼成蜡烛蛋糕各种形状。虽然早过完了节,高耸的绿色圣诞树还没被移走,缠绕的金边闪闪发光,映着背后庄严肃穆的“大都市”大教堂(Metropolitana Cathedral),简直让人莫名惊诧。

100_1674 100_1673

大教堂不出所料地大,照旧是无比繁复的金色神龛、白色圣母,还有十字架上………………………………墨西哥版的黑色耶稣!!!!拉美人民果然是一家……

有穿白衣和红衣的神父给排队的人发圣餐,一对老年男女弹着钢琴唱圣歌,非常优美。有人买了白色蜡烛点在烛台里,幽幽的一点光。

100_1681

教堂外有很多穿白衣的小男孩女孩被父母带着照相,我偷拍的这个男孩特别可爱。

100_1689

还有许多人装成古代Atzec人,头戴羽毛高冠,脚缠坚果壳串成的饰品,一走路就哗哗直响。他们在路边摆小摊卖纪念品。正午时分,他们擂鼓焚香跳起舞。不知道能收几个彩钱,但看起来他们自己倒是十分享受。这些人肤色黝黑,颇有两个帅哥。不过这个敲鼓的,鼻子长得特别像石雕里的Atzec人,眼神倒是凶狠。偶尔看过来一眼,让人心里一震。

100_1711 100_1709small

Zolaca旁边有Atzec人的遗址,据说当年土著看到的鹰叼着蛇的地方,以为是宇宙中心,便在此建城。从外面看,这个遗址毫不起眼。不过两百平米见方的地方,黑色火山石堆出的断壁残垣挤挤挨挨。走进去才发现道路曲折,小小一块地方走马观花也要一阵子。钢筋搭着的棚子下保护着色彩衰败的雕画,都是些资态各异的人神图案,被棚子缝隙里的日光淡淡照着。

想到几百年前,上万人在这里被屠杀祭神,那雕塑上的一点红色,也就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一出棚子,又是一面骷髅墙,哪怕是被正午的太阳照着,依然透着死亡与神圣气息,只是我实在无法想象那样血腥妖异而又肃穆的场面。

100_1696small 100_1700small2

遗址旁边有个博物馆,有非常出色的藏品。有很多这样的大石雕。

100_1703

海螺。刀法极其细腻自然,柔和的灯光下仿佛浮在黑暗里,莹莹若有光。

100_1704

下午很没有品位的坐在一个大购物中心里喝一杯价格不菲的咖啡。邻座是极老的奶奶带着个极小的孙子,老的一直絮絮地说话,小的——有着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居然十分耐心地听。一老一小,往哪里一坐,说不出的融洽。我们看得多了几眼,他们也看过来,笑。他们临走居然过来打招呼,拍着我妈的肩膀,像熟识街坊一样,真是温暖。

晚上飞到Villasome, 离本次履行第一个重头戏Palenque遗址不过两小时的城市,Tabasco的首都。夜里飞机降落,舷窗外有大片大片的水。一出飞机,湿热的风扑面而来——我们处在雨林的包围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