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大峡谷 Rim-to-Rim’

November 15,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六·完)

by serenq

这一夜九点就睡下,睡得很香。凌晨五点来钟起床,天还黑着。今天是最后一天,任务是完成最后两千多尺的爬升。为了能早点回到Las Vegas,大家决定早早出发,争取尽快抵达南坡。

摸黑吃了早饭,收拾帐篷与行装,天色亮起来,晨光破晓,照在附近的山头上,最初是绯红的一道,慢慢变成金黄色。隔壁的露营人还在睡觉,小小一顶帐篷埋在阴影里。

P1011229gy

七点出发。

先是在山谷里走,太阳光从身后赶上来,照亮峡谷。昨天晚上的景色是壮丽而沉寂,现在也许因为是清晨,显得灵动很多——也许只是因为我走在路上的缘故。

P1011242gy

在路边见到一块大石头,像是食草兽温柔敦厚地睁着眼睛,面向峡谷的方向。

P1011245gy

很快山谷里的平路走玩,山路没完没了地做之字形上升。六人的队伍开始拉开距离,文盲本来走在最前面,在两迈外的水站被我赶上。从这里往下看,我们赫然已经上升了相当的距离。

collage 28

天极蓝,云彩随风来去东西,还有小小的一弯下弦月,悬在高崖之上。

100_2802gy

天光大亮,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这些人多是从南坡往下走的短途爬山客,有两位姐姐,其中一位戴了个带着硕大鹿角的棉帽子,非常惹眼。她们跟我打招呼,可惜我气喘吁吁,只能勉强挤出“morning”一个单词,想要赞美她的帽子,只能是有心无力。

想到是最后一程,走得格外卖力,因为不必担心“走伤了明天怎么办”。我俩憧憬着“早点上去可以去Bright Angel Lodge”喝咖啡,居然真的九点半钟就走到了南坡。很多人问我们从哪里来:“你们是从下面爬上来的吗?”我们骄傲地一指远方:“是从北坡下到底,又上来的!”收获许多惊叹赞许,极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站在南坡顶下的小观景台,再照一张大峡谷的全景图。这次再看,难免自作多情,似乎过去几天里,给块块山石都做上了记号——对面那条裂缝,正是两天前我们顺道下山的地方。伸向峡谷中心的高台尖端,我们曾坐在那里看落日。长了一线树林的凹地,正是两个半小时前整装待发时藏在山体阴影里的露营地。

P1011274gy

终于到头了!

我们两个咖啡成瘾者,一回到现代社会,就迫不及待地钻到小卖部里买咖啡。热乎乎的卡布奇诺带着奶香灌下去,立刻浑身舒坦。刚上来的时候,一对中年夫妻问清我们的来路,一面赞叹一面建议:“那边纪念品店里有rim2rim的T恤,你们应该去买一件。”

必须的!

于是有最后这两张照片。

collage 29

嘿,我们从峡谷那边过来!

Advertisements
November 1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五)

by serenq

走到南坡缝隙之中,日头已经很高,这边像北边一样是沙漠性气候。红色沙石裸露在阳光下,小路在岩壁上曲曲折折地向山谷深处伸展,一队骡队走来,踏起漫天尘土,路人都屏住呼吸让在一边。每头骡子的尾巴都被修剪得像分节的灯穗,非常气质。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在谷里走一阵,山路开始往上,这一段被称为“Devil’s Corkscrew”,是因为山路呈之字形不断上升,貌似红酒瓶塞的开瓶器。我调整步伐,刚开头艰难,慢慢也就达到一种稳态。我一向觉得爬山的最佳状态,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累得恰到好处的感受:能感到自己心跳沉稳、呼吸匀称、肌肉的伸展收缩格外有力,每一步都踏在节奏点上,似乎身体的每个部分都信心满满,可以永远这样爬下去。进入这个状态,我就再也不想停下来,只想埋头往上走。昨夜睡得香,早上的泡面又有奇效,我整个人斗志昂扬,经过前面一迈多河边平路的热身,在魔鬼开瓶器这段山路上很快就进入佳境,连烈风酷日都不值一提,顶着满头大汗走得浑身舒畅。

collage 22

南坡的行人比北坡多不少,一路上总能遇上上行或下行的游客,有人跑步前进,有人像我们一样背着大包缓慢移动,还有人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严肃的爬山者——譬如某个穿半透明蕾丝吊带配紧身牛仔在烈日下谈笑风生的姐姐,绝对是山路上难得一见的亮点。

中午时分,我们爬完上坡路,进入山腰平台, 路边又出现潺潺小溪,溪边绿草丛生。正好山阴处有一大块平地,地上许多大石,是午餐的好地方。我们于是在这里停下歇脚,吃了豆腐干和卤蛋。运动后食欲大开,早晨刘总给了我们一盒午餐肉,这会儿打开,大块大块地嚼着,满嘴纯正的肉香味,妙不可言。

午饭后继续前行,几乎都是平路,没走多久,道路变得格外平整,引我们进入一片树丛,今天的宿营地——Indian Garden到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营地外道边有水站和长椅,都在树荫下,非常凉快。我们卸下大包坐下来等待同伴。这里阳光滚烫,树下却异常凉爽,还有阵阵微风吹来,格外惬意。文盲很快在长椅上睡着了,我继续鸡血,一点儿也不困。这一路上爬山跑步的人,到此都要略作休息,灌满水袋水瓶,才好继续上路。有个父亲带着女儿儿子跑到此处,停下来休整。父亲给儿子的水袋里放上运动饮料冲剂,灌满水交给儿子:“像我早上教你的那样把空气都吹出去。”女儿已经抽条,坐在长椅上吃三明治,细长的双腿垂下来,金色的辫梢搭在肩膀上。同行的另一个跑步者和父亲聊天:“这是我第三次跑这条路了。”“我前些年也跑过。”“那这次有什么特别精彩之处么?”父亲笑着看看两个孩子:“精彩之处?和他们一起跑。”

大概等了一个钟头,同伴都来齐了,我们就去营地报道。才两点多钟,大家搭好帐篷,吃点零食,说些闲话,有几个人就钻到帐篷里去睡午觉。我出了一身汗,觉得粘得难受,换了短裤背心,拿着毛巾去附近一处露天的水龙头边擦洗。虽然不能痛快地冲澡,而且这里也不让使用各种化学洗涤剂,但山里的水特别凉爽,冲冲脖子、胳膊和双腿,舒服极了。我甚至用清水洗了个头,湿漉漉的头发搭下来,吹着热风,正像是记忆里小时候夏天的午后。

营地附近高高的山崖,它与对面的山壁如同两只臂膀,把这片小小的高台平原抱在中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洗了澡,我去附近管理处的图书馆瞅瞅——说是图书馆,实际上也不过二三十本书。我抽了一本和大峡谷hiking有关的,带回营地,挑了片树荫下平整的草地,铺上水垫,躺下看书。其实心思当然也不在书上,一会儿翻翻看看,一会儿仰望树梢出神,一会儿闭上眼睛听小飞虫静悄悄的嗡嗡声,和旁边营地遥远的人语欢笑声……不过到底没有睡着,等同伴陆续起来,就四点半了。

在Indian Garden附近,有个出名的可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观赏大峡谷夕照的Plateau point,我们看日头渐低,就出发去看落日。这时的阳光已经变得柔和,照在深深浅浅的岩石上,在山壁的褶皱里投下巨大的阴影。

3

这条通向Plateau point的路又宽又平,在长满灌木的平台上延伸到悬崖边——这就是我们出发前,在南坡边缘眺望时见到的那条羊肠小道。随着太阳光越来越西斜,眼前的山石都渐渐改变了颜色,路边的草木在暖黄的夕阳里拖着长长的影子。

collage 24

终于到了悬崖边,日头已经落得很低,小路终点的观景台上已经坐了三五游客,有一对男女背靠山石吃着简单的晚饭,对面是北坡连绵的山峰,夕阳无限好。

collage 25

奔两张跳跃图。

P1011157gysmall

P1011159gysmall

脚踏岩石。

P1011161gysmall

对面北坡千万年来被腐蚀露出层层的山石,上面又稀疏地长上绿色的灌木。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从这里能看到脚下的科罗拉多河。河水从东边蜿蜒而来,激起白色的水花,又回复平静,碧水如练,在深谷里、夕阳下西流而去。

右上的照片里可以隐约看到细细的小道——我们今天就从这山坳里爬上来。此时,阳光还没被黑夜收走,不到“苍苍横翠微”的时候,站在岩边,却顾所来径,能一一看得清楚。风从身后吹过来,石缝里黄色的小花左右摇摆。

collage 26

终于到了夕阳最美的时候,北坡的山壁被最后的红光照亮,我们所处的峡谷这一侧已经完全没入阴影。大家坐在悬崖边上,抱着腿看光影在日夜交替时分、在峡谷内最后的表演。

这表演有魔力,观赏者都失去了语言

collage 27

November 4,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四)

by serenq

幽灵农场地处大峡谷底部地势较为平缓开阔的地方,在此不远处,Bright Angel creek汇入科罗拉多河。这里从千年前开始就有印第安人活动、居住——实际上,现在我们走rim-to-rim所沿的山路也都是印第安人千百年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开辟出来的,是跨越大峡谷相对比较容易、安全、平缓的道路,有“the corridor”的称号。

现在的幽灵农场是旅店、餐馆、酒吧和骡队歇脚的地方。幽灵农场里面的住处非常紧俏,很多人提前一年预订,就是在农场里吃饭,也需要提前定位。我们两者都没有,只能在附近的营地露宿。我和文盲先到,因为听说这里餐馆的炖牛肉特别好吃,虽然明知希望渺茫,还是不死心地向工作人员打听。结果对方抱歉地告诉我们:最后两份炖牛肉晚餐正好被我们之前的一对人订走。当然两份饭本来也不够六个人吃,我们也就无需埋怨自己脚程太慢,坐下来等齐队友,就去营地。

通往营地的小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营地就在溪水边,每队人马都有方方正正一块搭帐篷的平地,地上还有有野餐桌和挂背包的杆子。整个营地中间有两处厕所与饮水龙头,算得上设施齐全。从背包里拿出帐篷,我和文盲露营好几次,早就是熟练工,不到五分钟就搞定了帐篷——这里地处山谷,没有风,地面又平整,我们连钉子都没用,只是把帐篷撑起来直接放在地面上。我换了拖鞋,十个脚趾受尽压迫,终于被解放出来。让它们翻身做主人的快感虽然妙不可言,脚跟上几个硕大的血泡却无法忽视,我一瘸一拐地走到野餐桌边坐下,龇牙咧嘴地检点血泡。我这会儿走路的兴奋之感还没消下去,时而大呼小叫,时而长吁短叹,一会儿捶着大小腿发紧的肌肉,一会儿揉着两个酸痛的肩膀,肚子倒是一点儿也不饿。

刚扎营下来不久,就有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过来视察,检查了我们的露营许可证,又介绍当地情况,说今天晚上不但有常规的ranger program,还有某处来的音乐家在酒吧演奏。她还告诉我们,这里的邮局出售明信片,买了寄出去可以盖上一个“被毛驴驮出大峡谷”的邮戳,听起来相当不错。

等帐篷都搭好,还不到七点——我们计划八点酒吧开门之后去喝一杯,现在时间宽裕,就先吃晚饭。别人都不想再走路,我就一个人拿了卤鸡蛋豆腐干到营地对面的小溪边去边泡脚边吃东西。这里溪水不那么凉,但是蚊虫更多,我坐了一小会,不堪其扰,还是归队。吃完饭天黑下来,顶着头灯在桌子边默默坐了一会,大家都累,话也不多。到了快八点,分别起身去农场。

到了小酒吧外面,发现已经有数人在树下等待,接下来人越集越多,有住在农场的,有露营的,显然大家都不想放弃“在大峡谷底下来一杯”的好机会——或者仅仅是消磨这没有电视与网络的晚上。

好容易等到酒吧开门,众人蜂拥而入,里面放着七八条长桌,桌边两根长椅,墙上一个小黑板,写着酒水单子。价格非常公道,啤酒四块钱一听,葡萄酒十二块钱半升(第一次看到按升卖的葡萄酒!)。我们买了几听啤酒,半升冰葡萄酒,坐下没喝两口,传说中的音乐家就来了。三个年轻男人,长相淳朴,打扮得也不怎么艺术家,当中一个黄T恤,戴了顶橙黄色小老虎的帽子,颇为滑稽,另一个灰T恤留了半长头发,显得面容沧桑一点,但总的来说看起来都像是在国家公园演出的大好青年。

这三人一人拿了一听啤酒,往桌上一放,坐在我们桌子边就开始弹吉他唱歌。累了一天,此刻酒到半酣,满屋人声作为背景,简单的音乐听来更加美妙。可惜没有带相机,iphone照的照片不够清楚。

collage 17

九点来钟,我们都困得睁不开眼睛,扫荡完杯里最后一滴酒,回去睡觉。起身的时候黄T恤痛不欲生地说:“我们唱得有那么糟嘛?你们都走了?”抱歉,实在不是你们的错……

回到帐篷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得又香又浓,醒来已经天光大亮——今天预定只需要走5迈就能达到露营地,所以大家都不着急出发。我从帐篷里钻出来,小腿已经不觉得疼痛,但是脚跟上的血泡仍未消减,我想着这么磨下去不是办法,要来剪刀,一刀下去,血溅当场……用纱布吸干净,贴上创口贴,小心翼翼地穿上袜子鞋子,果然舒服多了。

洗漱过后,大家把食物放在桌上准备享用早饭。我在自己包里左掏右掏,捧出一个神奇的韩国泡菜杯面,在众人惊异的眼光里施施然离开营地,跋涉半迈去农场要热水……我自认为还算吃苦耐劳,但一条中国舌头顽冥不化。自从听说谷底有个农场,我就抱定了“早晨必须喝口热汤”的念头,不远万里背了碗方便面到谷底开光。

农场不但有热水,还有咖啡,卖东西的小姑娘还殷切嘱咐:什么时候来续杯都可以啊!——可惜我要赶路。吃饱喝足回去,和大家一起收了帐篷,重整背包,拔脚开走。经过农场外的一处骡棚,不过里面没有骡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往前走不了几步,就看到遍地仙人掌后面猛然冒出一座长桥,科罗拉多河到了。这里河面不宽,河水流得也不算急,两边河滩上都是外形圆滑、大大小小的石头,石头堆里长着一丛丛的灌木与仙人掌。对面山壁峭立,绕过它,就是通向南坡坡顶的Bright Angel Trail。

collage 18

在桥上,文盲装模作样地远眺一阵,坚毅地走向前方……

collage 19

秀一下本人威武的肌肉。

P1011068gy

过了桥,走上从山岩里生生开凿出来的一条窄路,顺着河边往前,一路上起起伏伏,但总的来说非常平缓。走一阵回头眺望,河上的长桥已经变成细细的一条,飞架在两山之间。山的阴影映在水面上远处被风蚀得只剩下白色尖顶的山壁像屏障一样展开。今天天上总算有云,亮而薄,飞机从天上飞过,像是从云层里扯出长长丝线。

collage 20

一路上又碰到跑步的人——现在是八九点钟,他们已经从南坡跑到这里,应该是黎明即起。下一段路往北,是残酷的上坡路,气温又会不断升高,想想就令人心紧,不过现在大家还状态一流,笑容灿烂地互相问候。

这段沿河的小路大概有一迈左右,走到一条溪流与科罗拉多河相会的地方,就折向山里。此处有个水站,许多人在这里歇脚,沿小溪走到河边,水又清又缓,还有片红沙滩。

collage 21

沙滩上有棵小树,两位登山者在树下小憩,又一对情侣走来,在河滩岩石上拍照。我小站了一会,迎面而来的风已经显得炎热,想到还有长长的上山路在前边等着我,包括著名的Devil’s Corkscrew,不敢多作逗留,赶紧整装上路。

October 28,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三)

by serenq

上午九点半,我们到达Roaring spring。所谓Roaring spring,是对面山坡上的一条瀑布。它从山中一个小圆洞里流出,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人工修筑的排水洞。实际上是科罗拉多高原上的积雪与雨水渗透到岩石里,而大峡谷上层的山岩透水性都不错,水流顺着岩石孔洞辗转直下四千余尺,到达透水性能不太好的岩层时,就只能四处奔走寻找裂缝,终于从山体正中汇集流出,形成这个小瀑布,进而成为山间的溪流。从这里看北坡,又远又高,真难以想象两个多小时以前,我们还在那顶上。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此处路边有个水站,还有护林员小屋。水站边的树下有数条长椅,还有个小黑板,以及布告栏,上面写着到下面各站的大致距离。黑板上有人用中文歪歪扭扭地写着:“钓鱼岛是中国的。”下面还留了QQ号。我盯着这行字,心里真不知该作何感想。

走了一路,还不觉得累,但是双脚已经热起来。于是我去溪边泡脚,溪水非常凉,把脚放进去很快就冷得受不住,但是拿出来来稍微暖一下,又觉得麻麻地非常舒服。

毅然奔个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等了一会儿,另外四个人也赶上来。大家坐下吃了东西,就又上路了。今天真是晴得正极了,四野八荒,任何一个方向上都看不到任何一点云彩。越走越热,大家话也少起来。这时已近午时,气温升高到三十多度,阳光明亮爆裂,刺透了干燥得一点就着的空气,灼得我皮肤发烫——后来唇边暗暗起了一串细细的水泡,应该是防晒霜没有涂到的地方,被晒伤了。

从Roaring Spring开始,我们结束了急匆匆奔下山的陡峭山路,开始走进平缓而宽阔的河谷之中。说是“河谷”,实际上中间只有一条小溪,溪边杂乱地滚着满地大大小小的石头,显然是发洪水的时候被冲下山的。有的石块大得惊人——千万年来,就是科罗拉多河谷南北两边的山坡上不断被雨水冲刷腐蚀,山石碎裂劈开,被泥水带走,大峡谷才不断拓宽,成为今天的样子。这里是沙漠气候,路边的植被不外乎仙人掌、沙漠灌木与丝兰。丝兰雨季开花,现在早就凋谢,只剩下高高的花柱,在谷底、在峭壁上傲然挺立,直指蓝天。

4

我们在中午时分走到Cottonwood营地,已经颇有几个帐篷,硕大的登山包挂在野餐桌边高高的杆子上面,但是不见人影——这片营地没有树荫遮拦,想来没有人在烈日下干晒着,也许放下包都去附近闲逛了。我们在这里灌满了水,稍做休息,继续前行。

往前大约走了一迈,路边出现去彩带瀑布(Ribbon Fall)的岔路口,这条瀑布在我们计划之中,现在看着时间尚可,大家体力也还好,就按原计划走上岔道。瀑布在山壁褶皱中的一个隐秘所在,我们跨过溪流,往山间走了一阵,就碰到另一条小溪——瀑布就在这条溪水的上游。走到这里,颇有几处需要在大石头上攀爬,或者需要经过狭窄的小道,大家觉得背上的大包实在太碍事,想到这一路上都是像我们一样的登山者,应该非常安全,干脆把包仍在路边,带上登山杖、水和食物,轻装前进。

负重一去,人立刻身轻如燕,很快就到了瀑布边上。这条瀑布极细,从山岩顶上一条深深地凹槽里飘飘扬扬地流下来,歪歪扭扭地洒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因为有水的滋润,这块石头上长满厚厚的青苔。瀑布下面有个很浅的池塘,一道小彩虹横在瀑布脚下。除了我们,陆续有人前来,有人在溪水里泡脚,有人在瀑布下戏水——烈日当空,哪怕就是多一丝凉意,也是好的。

collage 15

我们在瀑布边上吃午饭,其实一路走来都在不时吃些干果零食,所以也不觉得饿。但是我们买的卤鸡蛋相当美味,还是为午餐增色不少。

从瀑布出来,重拾背包,回到主路。下午两三点钟是最热的时候,我并不觉得身体累,只觉得晒得人受不了,一心想着快点走出去,于是加快步伐走在前面。有时到了山石背阴处坐下来休息、等待同伴。其实没有太阳光照到的地方,因为气候干燥,并不觉得炎热,山风吹来,还相当凉爽。我背靠山石坐在地上,把背包卸下来放在脚边,当暑意褪尽之后,双耳就开始接收山野里安静的声音:风吹过山壁和灌木丛,虫子在石头背后与草丛中鸣叫、溪流在岩石间时急时缓地流淌……这是登山时最美最惬意的时刻,值得闭上眼睛慢慢享受,有这片刻不可言说的安宁,之前的一切辛苦,都立刻不值一提。

P1011029gy

队友们赶上来了,带头的是文盲同学……

P1011025gy

渐渐走出了开阔的河谷地带,溪水流进了狭窄的峡谷——著名的the Box区域。山路是在山壁上凿出来的,大部分地方都非常平缓好走,也偶尔有比较狭窄陡峭的地方,需要当心。两边山峰越来越高——或者山峰并不曾增高,只是因为日头变低,山谷里慢慢显得暗下来。文盲追上我,我俩先还兴致勃勃地通过山势、水流、阳光、过桥次数等各种因素殷勤猜测下一处拐角过后,是不是就能看到山路尽头。在失望许多次之后,我们终于意识到闭嘴走路才是最好的保存体力的方式,于是埋头前行,不再聒噪。这时不再有日晒之苦,但是双腿在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感到无比疲倦,我于是默默地憧憬着夜晚在幽灵农场的酒吧和大家一起举杯庆祝,试图用冰啤酒的诱惑缓解小腿转筋的疼痛。

collage 16

在漫长到无法想象的跋涉之后,我们终于进入又一片较为开阔的河谷,河谷里几棵大树,树下有几间小房子——幽灵农场终于到了!

October 24,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二)

by serenq

又是摸着夜色起来,一屋人忙忙乱乱地洗漱收拾,我虽然不觉得困,还是煮了点咖啡,配上点心,吃过早饭。背上背包出门,天色刚好有点蒙蒙亮,一路上走去lodge大厅外等shuttle。天气预报说北缘夜晚最低气温只有零度上下,我穿了层层叠叠的一堆衣物,背心上套T恤,T恤上套长袖,长袖外面还穿了个鼓鼓囊囊的轻便羽绒衣。

大厅后面大峡谷已经在晨曦里渐渐醒来,面朝东边的岩石被淡淡照亮,显现出灰白橙红各种颜色。

坐6:30的shuttle去trail head,一车人都是要去hiking的,兴致颇高。shuttle刚一出门,就碰上一辆凶巴巴的SUV抢道,开车的小哥说:“瞧,加州车牌!怪不得这么凶。”我瞥见车头的商标,补充道:“还是辆宝马!”后面一个美国女人继续补充:“而且是个金发女在开车!”大家都笑:加州金发女凶巴巴地开宝马,没有比这更stereotype的事情了。小哥说:“我是华盛顿州来的,你知道,我最不待见加州人!”美国女人补充道:“我只是不待见宝马跟金发女而已!”

在trail head,我们一行人与那行美国女人互相替对方照了合影。这三人年纪都不轻,大约是好朋友,她们行装轻减,是要在下面的幽灵农场住宿的,不用自带帐篷睡袋。她们嘻嘻哈哈地下了山,我们系紧背包,也一步步走向前去。

从trail head出发,经过一小片树林,道路就开始向下。这里的海拔有八千来尺,谷底科罗拉多河大约是两千五百尺,这近六千尺的下坡路,都藏在大峡谷的一条支线峡谷里。North Kaibab trail从北缘逶迤向下,经roaring spring canyon到山腰,接上bright angel creek,这一路拖拖拉拉,长达14迈。

出了树林,眼前开阔,日头初起,阳光照亮了山壁。不那么陡峭的山壁侧面满满地都长上了树,这里海拔高,天气已经转冷,不少树梢都红了。路边也有常常见到明黄色的阔叶树,虽然还没有被阳光打亮,却已经相当鲜艳惹眼。

collage10

这天是下弦月,日头已经不低,月亮却还悬在高空,跟我们向下而行,走了长长的一段路。天空蓝殷殷的,一丝云彩也没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小路起先的一段,路面上覆盖着厚厚的细灰,踩起来虽然舒服,跟前头人的脚跟贴近了,却不免吸一鼻子的灰。等过了第一座桥,路上灰尘渐少,砾石变多,而且山壁的颜色,也越来越红了。

3

出发的时候穿了那么多,往下走越来越热,下降不到千尺,已经把羽绒衣脱下来了。这是脱完外套,在路边。

P1010929gy

在桥上。

P1010947gysmall

我们在路上见到不少行人,有的背着小包,可能只是当日往返的短途登山者,有人像我们一样背着大包,应该是rim-to-rim的同道。但是最牛的是跑步者——他们往往凌晨四点出发,背着水袋和简单食物,一日就能从北缘跑到南缘。这些人个个精瘦而矫健,我们每次只能迟钝而臃肿地让到一边,艳羡地看着别人像羚羊一样在狭窄的山路上稳步跑下山去。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路上见到有人用小石子在大石台上摆出名字,到此一游。

P1010949

越走得低,就越能看出山石的雄奇。大约是人在山谷里,抬头往上看,顶上是蓝得要把人吸进去的天空,以及怎么压低帽檐也挡不住的强烈阳光,格外觉得山峰的压迫感。回头看看北缘白色的石灰石,顶上长满松柏,压在红色的石灰岩与砂岩上面,好像一块分层的奶油蛋糕被人用刀切开——实际上大峡谷也正是如此。科罗拉多高原本身就是层积岩构成,底部的岩层最古老,有两亿多年的历史,到顶层就只区区千万、百万年,而大峡谷的形成,正是将这块高原从中劈开的过程,暴露出地球历史的横截面。

6

October 2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一)

by serenq

行前准备从好几个月前就开始了。Rim-to-rim需要申请backcountry的permit,数量有限,需要抽签。带头大哥刘总先抽了一次九月的,没有抽到,等到六月再抽一次,就是十月的。一直说要在启程前多去附近的国家公园拉练几次,结果整个夏天买房搬家兼混吃等死,几乎完全没有hiking过。九月初终于觉得不对劲,开始锻炼身体,游泳跑步打球,勉强算是活动起来了。

因为同行大多是文盲同事,他们聚众商量的时候我大多时候也不在场,机票旅馆行程计划我都没有做贡献,结果是我对这次旅行一直毫不激动,直到出门前的那个周末,我才像被闪电击中心坎:啊!又要出去玩了!整个人突然脱胎换骨,兴奋莫名。上网看了一整夜的各色信息,激动地告诉文盲:“谷底幽灵牧场(Phantom Ranch)不但有冰啤酒,而且传说里它的炖牛肉超好吃的哦!”

出门那天是周五,早上起床就赖在电脑前面上网,临走前又匆匆忙忙,没带上前一天现烤的牛肉干也就算了,居然连相机的电池都忘了去买。跌跌撞撞地赶到机场,总算准时进了安检,在登机口外,居然还有时间照几张自恋照片。

collage2

差不多是两天两夜的hiking,带了帐篷、睡袋、睡垫、尽量少的换洗衣服,再加上食物,以及大半天的水量(沿途每数迈到十迈有水站),我的背包估摸有20磅的重量,而文盲的大概有26、7磅。2008年我也曾经去秘鲁走印加古道,但那时有挑夫导游照顾,不用自己背帐篷食物,同样的登山包,只有十来磅,而且每日五餐,早晨还有挑夫把热水送到帐篷门口,简直是令人发指的殖民者行径。这次才算是真正的背着背包去登山了。

我们从华盛顿飞拉斯维加斯,在洛杉矶转机。一路上追着太阳走,天气晴好,窗外风光从染了红顶的山丘、到中西部辽阔的大平原,再到西南部的沙漠。我的自然审美观完全由六年南加生活铸造成型,故而一见到荒漠,就止不住浑身激动,大呼小叫:“看,多荒啊!啥都没有!简直太美了!!”

其实荒原真的很美。而且不同的沙漠、戈壁与荒山地貌、色彩、质地各不相同,千姿百态。中间照片里,右下角圆锥形的火山带着浑圆的火山口,应该是是新墨西哥州的Capulin Volcano National Monument。照片里看起来小小的,其实是八千多尺的大山,扔到大峡谷里还冒尖儿呢。

collage3

也有人类的居住地点与活动痕迹,从这样的高度看下去,现代的道路、房屋显得纤细而诡秘,好像秘鲁纳斯卡荒原中的巨型地画。

collage4

九点多钟抵达拉斯维加斯,会齐人马,取了车,就去机场附近的旅馆休息。栽倒在床上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午夜,东岸时间近三点。可是我旅行第一天,往往有择席的毛病,翻来覆去睡得甚浅。无数次醒来之后,听到闹钟的响声,窗外还是一片夜色,我自觉并无睡意,翻身起床,收拾东西装车,去附近麦当劳吃早饭。

等六个人都收拾停当,已经七点来钟,天色大亮,我们从拉斯维加斯出发,先往南走上I-40,再一直往东,一路上不是(我最喜欢的)荒山秃岭,就是广阔的草原,点缀着墨绿的树丛。蓝天很高,白云丝丝缕缕地互相纠缠,我想起三年前从San Diego搬家到Michigan,也是沿着40一直向东,但行经Arizona时已经天黑,道边什么也看不到,想要投诉的小镇居然家家客满,只能闷头往前开。又或者6年前从大峡谷回家,沿着相反方向西去,那时是冬天,原野上残雪斑驳。

我们从40换上悲伤地180,就在两路岔口的Williams稍作停留。Williams是route 66上的一站,而且此处有火车通向Grand Canyon。火车站边上用稻草垛搭了个小小的迷宫,迷宫口飘扬着彩旗带,迷宫中间的稻草垛上插着稻草妖怪。当地的父母带了小孩在附近乱跑。

collage5

从Williams出来,开了约莫一个钟头,来到Grand Canyon外的Tusayan,在同行小哥FZ的强烈推荐下,大家冲入一家牛排店——话说他数年前经过此地,被牛排的美味(以及牛排小妞的迷人微笑)深深吸引,直到今天还念念不忘。我们一到店门口,就有粗腰宽肩相貌宜室宜家的牛排阿姨上来招呼,令人唏嘘不已……好在食物并不令人失望。烤猪排汁多肉美,而且有烟熏火燎的特殊香味。我们要了啤酒,用一种方形带盖的杯子盛上来,不过味道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collage6

吃过午饭就进入公园,弯弯曲曲开了一阵,中午十二点半,到达Grand Canyon的south rim,我们要乘Bright Angle Lodge边的shuttle前去north rim。趁着等车的时候,我赶忙去lodge后面的观景台跟大峡谷打个招呼。一别六年,我残了不少,它还是风采依旧,烈日下细细的登山小道坚定无情地通向远方,令人口干舌燥,头皮发紧。

collage7

一点半,shuttle司机把我们的大包小包扔上车顶,拿蓝色雨布盖好,准时出发。大峡谷南北两缘在地图上看来只隔了窄窄地一条河谷,但要行车却要绕一个大圈:先往东沿64出了公园,再走89到北边的Marble Canyon跨过科罗拉多河,然后折向西南,抵达北缘。

我上车就想睡觉,好不容易安抚了兴奋过度的神经网络,睡着没多久,就又被文盲敲醒——他怕我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这一下我全无睡意,眼珠子贴在车窗上看景色。64从大峡谷出来,好长一段与little Colorado river并行。这条河与科罗拉多河一样,在高原上刻下深深的河谷,但小科罗拉多河河谷要窄得多,两侧岩壁垂直相对,完全看不到河水。

P1010830gy

小科罗拉多河谷顶上还有茫茫草原,再往前走,河流消失在沙漠深处,四处都是黄沙灰石。等到了89号路上,左右就只剩下荒山。这是典型的南犹他地貌,被自然腐蚀的山体露出一层层深深浅浅的岩石,强烈的阳光下阴影与亮处形成动人心魄的对比。山脚下长着各种荒漠植物,在车窗外一掠而过。

3

这里也有人居住,我猜测大多是土著印第安人,因为经常可以在路边看到卖印第安艺术品的小棚子,大半都空着,破败的标语立在边上。偶尔也能见到人坐在里面,面前的小摊上摆着各种手工艺品,我忍不住想有多少人会光顾这样的路边小摊,卖东西的人又能有多少收入。山坡上,常常能看到各种小房子,三三两两地散落在荒漠里,有的新,有的却已经破败得难以辨识。这里夏季酷热,冬天又冷,土地贫瘠,虽然偶然能在路边看到放牧的牛马,但显然是异常贫穷的地区。我们的汽车一骑绝尘地往前奔,道路又直又平,极少有其他车辆。

山间孤零零的小房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夕阳低垂时,汽车停在在Marble Canyon稍事休息。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极小的机场,停着一架蜻蜓般的小飞机。我找了半天跑道,似乎都淹没在黄沙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从Marble Canyon出来,道路开始慢慢爬升,最终进入North Kaibab 森林。进山前再次回头,广袤的平原在西斜的阳光里一点点暗下去。

collage9

在进入大峡谷北缘之前,经过大片树林,这里针叶树与阔叶树交杂而生。在墨绿的针叶林里,点缀着一片片只剩下顶端黄叶的阔叶林,因为树身上大部分的叶子都落光了,只剩下灰色的树枝,在暮色里看去像烟雾一般,残余的树叶又黄得格外正、格外明亮,浮在烟雾上面,被落日的光辉照亮,像一朵朵灿然发光的云。

终于最后一点日头也落下去,我们到达North Rim Lodge。

我们在这里订了一间六人的小木屋,找到住处收拾好东西就去吃饭。餐厅客满,我们又不愿意等,就在小快餐店里买了些沙拉热狗之类的食物果腹。饭后大家还不愿意睡,买了酒到lodge外的露台上喝。这里还不算完全没有灯光污染,但是也能见到无数繁星,正顶上银河当空而过,隐隐约约地浮在夜空里。仔细往对面山头看,点点灯光闪动,那里就是南缘的Bright angle lodge,今天从那里出来,三天后又要回到那里去。

往山下看,是无法穿透的黑暗,想象科罗拉多河就在脚下奔腾流淌,只是夜深不知处。

喝完酒,回屋睡觉,明天将是长长的一天。

October 2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零)

by serenq

六年前圣诞节去大峡谷,下大雪,起雾,极冷。第二天晴过来,站在观景台上往下看,峡谷里的山峰次第排开,山壁上,一条伶仃的小道一折一折地向下行,到半山腰已经细得像丝线一般,更远方,小路直通向悬崖边,陡然消失在大裂缝的深处。当时还不怎么登山,也没听说过rim-to-rim,心里不由得想:什么人会沿着它往下走呢?

那年在南缘(south rim)拍的的照片。右边是当时的雪景,而左边照片上近处的小道是Bright Angel Trail。远处的山谷裂缝里藏着North Kaibab Trail,科罗拉多河夹在中间,被山体挡住看不见。我们这次的行程,就是从北缘出发,沿着North Kaibab Trail下到谷底,跨过科罗拉多河,再从Bright Angel Trail攀上南缘。

collage1

行程:

10.5 飞抵Las Vegas

10.6 六点起床,开车去South Rim,午后一点半坐shuttle去North rim,六点半到达。夜宿North Rim Lodge

10.7 五点半起床,坐六点半的shuttle去North Kaibab trail head。七点开始下山。行程15迈,下降5500尺,抵达谷底。夜宿Bright Angel Camp Ground。

10.8 七点起床,跨过科罗拉多河,沿Bright Angel Trail上行5迈,爬升近2000尺。下午一点到达Indian Garden Camp Ground。傍晚去Plateau Point看夕阳。

10.9 六点起床,七点出发。完成最后4.5迈,爬升两千余尺,上午九点半回到South Rim。

之所以孜孜不倦地写出每天起床时间,是因为我作为众所周知的睡仙,平时天天睡到九点才起。只有这次旅途里,每日黎明即起,既不困也不乏,精神炯炯地在烈日下徒步前行,这种状态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打鸡血来形容,简直是打了转基因鸡血……

三天里,背着二十磅的大包,一步步走下谷底,又一步步走上来。烈日下、晨光里、夕阳中山川风物如画卷般展开,美景不但在眼前,更在身边。这样的感觉,想不出有什么能拿来与它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