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短行集’

June 29, 2010

夏天的北密

by serenq

六月初的一个中午,在我从国内回来两天之后,我和某人已经闲得相看生厌,吃完午饭便觉得此生了无乐趣。“不如出去玩吧。”我在桌子前面琢磨。

一个半小时以后,某人从午睡中被我推醒:“走人了走人了,我们去北密看画岩。”接着又补充一句:“可惜不是秋天,没有红叶。”后面这句话,在之后的三天之中,被我祥林嫂一般反复咀嚼,到了我一叹气,就有人接话“可惜没有红叶”的地步。

和中西部常见的大方块比,密歇根长相奇突。州际线除去南边和西北边一小段,全都由湖岸界定——五大湖里的四个,花瓣般攒在一起,围出了南北密州。我在地图上左看右看,觉得北密分明是威斯康星和明州伸入大湖区的坚实臂膀,而与南密仅仅通过一座大桥做藕断丝连状,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它划归密州。

我们在半小时内收拾好简单行装,捏着两张地图就开出俺那包,沿23一路北上,又换成75,直奔北密半岛而去。这段路一马平川,直到接近湖边才有了有了浅浅的丘陵,六月初,浓荫密布,远远望去树木长得挤挤挨挨,像是深绿浅绿的色块严丝合缝地拼在一起,大朵的白云在树顶投下起伏的阴影。

很快就跨过Mackinac大桥,正式进入北密,本地人称为UP(Upper Peninsula)。照片实际上是回家时照的,因为去时惦记着出门太晚,一心赶路,没有在桥边停留。可是刚到桥边时,落日在两个湖面上耀出满目银光,鸥鸟贴着湖面低飞,对面北密的层林后尽是浅粉的暮云,那景致却是这张返回途中、正午时分所照的照片难以描画的。

100_7717gy 

过了大桥,夜幕以难以察觉的缓慢速度落下。最怪异的是到了九点来钟,明明太阳已经消失不见,天色却坚持着不肯转黑,地平线上从金红到淡粉再到粉紫色,细细地刷了一层又一层,直到快午夜才黑尽了天,不禁让人想象,到了更北的地方,天光是什么样子。

中间有一阵下起大雨,又急又快,到了北密,树木更密,雨云里暗暗地垒在路边,有压迫感。我又想起龙猫里的林子。

这一夜住在New Berry,安静的小店,大厅里供着有硕大双角的鹿头。

次日一大早起来,先去东边的Tahquamenon State Park看瀑布。瀑布分上下两带,上瀑布略高,号称是密西西比河以东第二大瀑布,仅次于尼亚加拉大瀑布。但看到了不禁让人失笑。下瀑布就更加只能算作是滩涂。自从来了美国,什么样的水流落差都能被叫做瀑布,这天真良好的自我感觉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说来说去,只有Yosemite和夏威夷大岛上的瀑布还值得一看。不过这个瀑布的特别之处是水里含有鞣酸,呈现天然的琥珀色,在静静的森林里挂着,虽然不壮观,倒也美丽。

100_7498gy 100_7504gy 100_7524gy   100_7528gy 100_7527gy

在下瀑布那儿,我本来颇想租条小船,在河面上划一划,去河中心的小岛看一看。可惜没见到租船的人,于是只好沿着河畔的小路走一走,所遇到的都是中老年人——星期三的上午,大概实在没有几个年轻人像我们这么闲。老人总是爱说话,其中一个拉着我们问籍贯,又絮絮叨叨说自己二战后在日本某地驻扎甚久,可惜我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地方。

其实最美的还是北密的森林,到处生气勃勃,绿得不像是真的。那么多树,那么密的叶子……是的,请跟我一起念叨“如果这是秋天……”

100_7511gy 100_7520gy

从瀑布出来,就去Pictured Rocks National Lakeshore。这大约是北密最出名的景点之一,我刚到密州没有一礼拜,就听人讲起。它位于苏必利尔湖边,是蔓延三十七迈的五彩岩壁。每天都有两班游船Munising出发去画岩,全程三小时。因为听说下午才会有阳光照在岩壁上,我们决定坐两点的船。而我因为被别人照片上的光影蛊惑,从起床开始就不断唠叨“来点云吧”,结果,当我们抵达湖边时,湖上乌云密布,并且下起了小雨…………发现自己比泥菩萨更为灵验,我赶忙改变策略,祈祷“来点阳光吧”……后来果然又出了片刻太阳。

游船上有解说,但我在舱内舱外跑来跑去地吹风照相、跺脚取暖(是的,苏必利尔湖的六月依然风大天寒),一刻不得闲,哪儿有功夫去听船长在说什么,但总不过是这块石头像印第安人头像,那块石头好似巫山十二峰之类的内容,不听也罢。苏必利尔湖的水极其清澈,显出一种娇媚的柔绿色,尤其在趁着浅色石头的岸边看得最清。远方却是经典的宝蓝色,望不到边。岩石都是沉积岩,一条条色线画得水平,但越到后面,越显出水流冲刷的轨迹,五彩斑斓,像是油彩画。我在别处并没看过这样的景致,颇觉新奇。岩石顶上毫无悬念的是层层叠叠的树林,因为脆弱的岩石不断剥落,不幸的树木也不断跌入水中,或者颤巍巍地倒挂在岩壁上。

100_7616gy 100_7586gy 100_7596gy            100_7665gy 100_7623gy 100_7681gy  100_7630gy 100_7566gy               100_7578gy 100_7629gy 100_7666gy

很快三小时就过去,我们回到岸边。同船的有几位老人,轮椅送来,又轮椅接去,脸上布满皱纹,和船员寒暄问好,脸上简直要笑出一朵牡丹花。扒着栏杆望下去,不禁想到自己今后老来,是否也有这样的兴致。

因为还在倒时差,昨夜没有睡好,又加上在船上玩得投入,上岸后我突然被困倦打倒,几乎迈不开步子,却还是提议去更西边的Marquette住宿。在个有湖景的小旅馆住下来,扒着门帘往外看,湖水望不到边,岸边停着点点帆船。为了帮助我倒时差,某人特意放了教父给我看,总算是熬到十一点才睡下,只觉得自己在沾到枕头的瞬间被施了魔法,世间一切悉数沉入安全甜美的黑暗之中。

次日起来神清气爽,因为惦记着有事,一路开回家。路上在湖边停下歇息,大水鸟带了小水鸟在湖面上慢慢游远,红色的可爱灯塔拖着修长的影子。一直晴雨不定,午饭时在湖边餐馆吃了两块烤牛肝,窗外白色的游船和小房子就衬着黯黯的黑云,偏巧被阳光打得雪亮。饭店的墙壁上挂着上个世纪中叶的老照片,是破冰船行驶在冻结的湖面上,被顶开的冰块犬牙交错,相当震撼。

100_7699gy 100_7697gy 100_7714gy

今年十月叶子变红的时候,一定要再去一次北密。

Advertisements
December 26, 2009

冬至·在小镇吃茶

by serenq

回家后的第四天,我又有新想法。

一直很想去个老旧的小镇走走,就像很多年前去峨眉附近的青龙场一样。前一日在书店里看了几个地方,离成都近而又没去过的,只有一个叫做洛带的“古镇”。看看只需要坐带数字编码的公交车就能到,我吃过早饭就出门去。

打车到五桂桥,在熙攘哄闹的长途汽车站外找到了219路。只需三元钱,四十分钟,就可以抵达属于龙泉驿区的洛带,一个从湖广填四川起就是客家人聚集地的地方。车上人不少,站在我座位边的少女一直把半个芳臀靠在我左胳膊上,随公车停启而左右摇摆。

十一点左右到达洛带,路面湿湿的,一出车,才知道原来下着银丝面般的细雨。今天穿得少,才转了两三个街角就觉得冷,于是在小镇老街外吃了小碗肥肠粉,期待食物能化作热量。吃罢步入老街,与几乎所有修成旧模样的小街一样,夹道都是店铺,只不过不像成都的那样内容小资,甚至有许多廉价鞋店,或者穿古装照相的铺子——当街站满了人,见有客来就来拉你,口中美女帅哥叫个不停。

街景和窄门里的缝纫机。换拉链这样的营生,是不是也很快要消失了?

100_5462gy 100_5463gy

不过最多的还是小吃店——毕竟是四川。最后一张,是“狼牙土豆”,上次回国还未盛行的小吃。波浪状的土豆条,在油锅里加各种调料炸炒出来,撒上葱花。我回成都第一天就买了一小碗来吃,倒也不觉得怎样特别,不过是一般的川菜香辣味道,大约是学生们喜爱的零食。

100_5475gy 100_5482gy

100_5483gy 100_5506gy

客家的会馆有好几处,江西的、湖广的,灰砖外墙上有龙的浮雕,衬着绿竹红灯。

100_5497gy 100_5501gy

客家特有的捏成球形的豆豉——以前没见过!

100_5486gy

小镇老街上有很多雕花的蓄水坛,长满了青苔,非常有古意。我最初还以为是小镇特有,后来在成都的宽窄巷子也看到,也许是当下流行的复古摆设?

100_5526gy 100_5529gy 100_5532gy

街边有一片菜市。毕竟是四川平原,冬天时候不少蔬果也正当季,水嫩嫩的非常喜人。

100_5537gy  100_5505gy  100_5525gy

虽然是中午,我却沿着小街越走越冷。缩手缩脚地踏入一条僻巷,这里的房屋自然没有方才街上那样光鲜,从微掩的门里能看到人家院里凌乱的摆设。

100_5471

路过一个小庙,不过两进的院子,三四尊佛像,稀稀拉拉的梧桐树,墙角的碎叶,零落的香火。名字却取得异常气派,叫“燃灯古寺”。我转了一圈,只觉得庙里寂寥得让人更觉冷清,连忙快步走出来。庙外颇有几家香灰花圈纸钱店,店老板都缩着手坐在幽暗的柜台后面。正值中午,小孩子放了学,背着书包,围着脏兮兮的方桌吃冒菜汤饭,叽叽喳喳。我这时身上冷,口中又渴,一面怪自己太托大,不穿件暖和衣服出门,一面嘲讽自己娇气,另一面又恨不得街角立时突然出现个麦当劳好让我进去喝杯热咖啡,刚一动这念头,就如妖怪变了小雷音寺,路边出现一家茶馆,店面看来还很宽敞。我迟迟疑疑地走进去,老板立刻来招呼:“喝茶哇?坐哪儿嘛?”“就一个人,坐哪儿都可以。”“那就坐过来烤火撒。”

墙边窗下果然坐了一圈人,都围着个方方正正的铜炉子,炉里想来是烧柴,没有一点明火,只是一层铜面上坐着两壶开水——也都是黄铜大壶,壶把上密缠麻线,壶嘴里突突冒白气。一只两折的烟囱从炉子一直连到窗外。窗下的老人热情让我,“来这儿坐,热和得很。”他给我腾出个空位,我大喜过望,一屁股坐在竹椅上,把冻僵的手伸去取暖。“你喝啥子?花毛峰,素毛峰,柠檬,玫瑰也有”“我要杯花毛峰。”

茶店小姑娘收了我两块钱,拿过一只瓷杯,往我面前的长凳上一放,提起一壶水,往里一倒,立刻哧的一声,水汽氤氲。她把铜壶放回去时,从壶嘴洒出一股水,落在铜炉面上,瞬间变成滚珠,蹦跳了几下就变成了一股白烟……这只铜炉周围坐了五六个人,都是我这样的散客闲人——打麻将的在方桌上。里间还有一个相似的铜炉,也已围坐了一周。我们都是瓷杯,只有老板用个细高的玻璃杯,他四五十岁的年纪,穿灰绿色外套,布满污渍的卡其色布裤子,压了个迷彩帽,一张肉脸四四方方,招呼了我便又坐下高谈阔论。我烤火烤得浑身舒坦,廉价花茶的香味足以满足我成都人的口鼻,往椅背上一靠,听他们聊天,全然忘却了刚才的冷。

老板正在说周围的垃圾处理站,“狗日的政府收了城头那么多垃圾管理费,我们一分钱都没看到,本来就该是补贴(垃圾场)周围的人的!你们看到了没有嘛?”“前些年,那个污水处理站,把污水直接排到沱江头。那个水,日你妈,跟酱油一样,直接就排!农民都不敢舀来ying(浇)地!”“以前河头好多龙虾盘海(螃蟹),都死光了。”紧接着有两句经典评论:“龟儿的政府就跟贼娃子一样,时刻qio(瞅)到你们家头的东西的,真的要防到他点儿!”“所以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周围的人和我一样,都在笑着点头,听老板继续说——现在又开始讲喂猪。“我们家那个张娃儿,在成都大学挑潲水回家喂猪。霍哟,那个潲水,我数过,gen(整)个的馒头花卷,大片大片的肥肉,猪吃了咋个不肥嘛,才三个月,肥咚咚的!”“猪吃猪的嘛,不肥才怪!”“现在的大学生,说不清楚,我起码在潲水头看到十多个避孕套!”众人都附和地摇头“现在的大学生哦……”

愤世嫉俗告一段落,大家又默默喝茶,小姑娘不停过来续水,茉莉花在淡棕的茶水里上下沉浮。一个熟客闯入,和大家纷纷打招呼,掀起一阵小小的扰动。“嘿,吃饭了没有?”“吃毛线!”“啷个搞起的哟,今天是冬至的嘛!”窗下的老人点头“是撒,数九寒天喽……”啊,原来今天是冬至,怪不得这么冷!刚才小镇上到处都是喝羊肉汤的招牌,我下了决心,待会儿出去一定要去喝上一碗。老板得意地拉开铜炉门加柴:“这个炉子烤火安逸哇?我喊人家从青海给我拉回来的!莫说洛带,全成都都没得几个!少数民族用的!现在烧的是板材,要是烧蜂窝煤,嘿,整个炉子要烧红!硬是烧得在屋头只能穿衬衫!”

我去看面前的侧炉门,上面果然有“忠云民族用品”,老人又指点我:“这个炉门后头不是烧柴的,是烤红薯的!”

100_5514gy

烤了两三个小时,终于浑身都热乎乎地,才觉得肚里饿了,于是向众茶客道别出去,只见一个拎着鸟笼的老人戴着毛皮帽子坐在外面檐下喝茶,斜瞥了我两眼,又把脸转过去。我回望这条僻静小街上的茶馆,仿佛刚经历了一场奇遇。

回到老街,当即在街边喝了一碗五元的羊肉汤,奶白色的汤,里面有肉有杂,蘸着辣椒面和一点点精盐,就有纯正的香味。邻桌是一对情侣,比我先到,他们吃罢算账,老板娘问道:“二两黄酒哇?”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面前两个小小的空玻璃杯。

100_5522gy 100_5540gy]

一时间不由得后悔,早知道我也要杯来喝——在小镇烤火、喝茶、吃羊汤,又刚听了这样的龙门阵,正要加上温黄酒,才是个地道的冬至吧!

July 20, 2009

沙漠一夜

by serenq

南加是以阳光海岸出名的地方,可是大约因为我喜欢壮阔奇诡的地貌,东边的沙漠戈壁却一向吸引我。春天看罢野花,近来又惦记着着去看银河。于是夏夜荒漠观星成为我们一众闲人呼喊多日的暑期活动,由师傅承办,终于成行。

夏天总是爬梯繁多,嚣张分子们以将SD建设成腐败之城为己任,打着各色旗号(最近比较流行的是欢送我老,背景音乐请参照送瘟神),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以至于出现数次撞车事件。当然在大家友好协商下,笑谈中,各色冲突灰飞烟灭。

于是昨天中午我急匆匆地带着凉面参加完老枪筹备的面条爬梯(终于吃到了某师兄传闻已久的凉粉,和各色美味的面点),又赶回家收拾行装,终于在下午把自己和狼亢的睡袋和睡垫塞入枪哥的SUV。一行两车八人,窜上高速,向东北Joshua Tree NP绝尘而去。我和师傅、K同为乘客,在车上热烈交流了四十年前阿波罗登月三人的后期八卦,大熊星座英文名称如何发音,以及某火星探测者和Wall-E的外观异同点等一系列顶尖天文科技课题之后,将本次观星计划的热情推向了新高~

10号边上一片荒凉,秃山延伸到远方,伸手摸摸车窗玻璃,烫得吓人。我怅惘地回忆着去年春天来看野花时这条路边清凉的雪山景色,哀叹美景易逝,只有腐败的精神与世长存。

实际上,这是05年三月的雪山,可见我与Joshua Tree NP的腐败情缘由来已久。

100_0631gy

太阳跌落西山的时候,我们正经过Palm Spring的荒凉山口处巨大的风车阵。风车白色的叶片慵懒地煽动着暮色里金粉色的晚霞,而饥肠辘辘的我长久地凝望着夜幕降临的前方,陷入了对火锅晚餐的深度憧憬之中。

傍晚八点,我们终于停在今夜的露营地,Hidden valley。太阳下山后的Joshua Tree NP也没有想象里的那么炎热,一阵阵清凉的晚风吹来,足以让大家忘记酷暑,各司其职:搭帐篷的搭帐篷,烧火的烧火。一时间,“不许偷我的钉子!”“你究竟会不会搭帐篷啊?!”“水开了水开了,趁xx不在赶快开吃!”之类热情洋溢振奋人心号子传遍整个营地;而不远处一对驾着RV而来的老夫妇对着一盏小灯静静地吃着简单的晚饭,和男争女斗的我们一起勾勒出一片和谐社会的无敌画面。

天色渐渐暗下来,火锅的香味盖过了一切,没有人提起公园里一个月一次的观星爬梯,每人都急切地捏着饭碗,紧张地守候着下一片被烫熟的肉片。

当果腹的重任终于完成,胃肠的革命热情被肉片、鱼丸、蘑菇和青菜无情地镇压下去,我满足地离开野餐桌,踱向厕所。不过是二十步开外的暗处,野营的灯光就显得退缩而遥远。头顶,繁星密密匝匝地点缀夜空,银河轻云般横斜在东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银河,一时间失语,木鸡般站在夜色里仰到脖子发酸。眼睛慢慢地适应了黑暗,而周遭的夏虫鸣叫也渐渐清晰起来。

十点半,火锅的煤气终于慢慢熄灭,酒足饭饱的我们集体往黑暗的地方进发。K打印了一张传说中的Joshua Tree NP夏日夜空,而师傅在ipod touch里面放了电子版的。一群人围着纸版星图高谈阔论,到最后依然只能确定北斗七星和北极星,外加辨认出一个疑似仙后座的大W。后来大家一致认为自学天文的失败并非因为我们脑力有恙,而是由于K不见得分得清了冬夏的区别,更不要提找到了Joshua Tree NP的正确位置……而师傅不跟我们胡闹,在一边对着ipod念念有词作沉思状,然而我很怀疑他最终是否搞清了其中东西南北的走向……一向不学无术的我早早地放弃了探索新知的打算,趴在一块巨石上吹风看满天无名星斗,它们并未因为我的无知而消减半分美丽。明亮的大星被无数平时根本看不到的小星围绕起来,此起彼伏地眨着眼睛。我在过去,也只有三次曾在夜空里看到这么多的星星,一次在八号东边的荒岭,一次在河北农村的后院,一次在秘鲁Inca trail的山巅,而每一次的星空都是那样深邃壮阔,可以让平时最聒噪的我也(短暂)沉默下来。

人们慢慢撤回营地,到了午夜时分,就只剩下我们四个同去秘鲁的人。师傅不知是大奶还是二奶的相机在灌木丛深处亮着温柔的红光,C和K也忙着学习星轨的拍摄方法。我知道自己小相机不能胜任这样的任务,根本没有带出来,此时抓着瓶啤酒坐在地上,对别人取景指手画脚,得意时右肩微感异样,用左手一抓,无名指尖一阵剧痛,隔着衣服,我也能感到自己按住了一只硕大的硬壳蚂蚁。我龇牙咧嘴地把蚂蚁摔在地上,肩膀后来疼了整晚。

围着火锅吃晚饭的时候,师傅号称自己看到了一颗流星,当时我们还不经意,但当我某一刻捕捉到一颗迅速滑过天顶的流星时,才非常事后诸葛亮地想着应该许个什么愿望才好。不过最终也没有想出什么能与人类和平媲美的宏愿,辜负了此夜看到的那三颗转眼即逝的流星。

师傅的杰作,可以看到北斗七星围着北极星转,左下方红红的天空是向着LA灯火的方向……

GetAttachment.aspx

也不知道我们四人一直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却一直拖到了一点才回去睡觉。此时营地一片寂静,我与C钻入帐篷,舒服地躺在睡垫上。我们为了凉快,没有给帐篷加雨披,而且对开了前后纱窗,风直穿过来,无比惬意——支帐篷的时候,有人提到不加雨披晚上下雨怎么办,我立刻对此大加嘲笑:“大哥,这是沙漠哎,下雨?!有点常识好不好啦~~~”

半梦半醒的时候听到尖利的怪声,我迷糊间还以为是女人的哭喊,待到清醒一点才知道是土狼的嚎叫,在我们营地后的石山间响起,不是不瘆人的。但敌不过我强大的睡眠欲望,我很快被昏睡的黑洞吸引进去,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不晓得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此时起了风,把我身边的帐篷布刮得扑棱棱地直往我身上盖过来。我不满地转个身,正待再睡,突然脸上几点凉意,我和C同时坐起:“下雨了!!!!!”我们俩赶快钻出帐篷,摸黑撑雨披。所幸雨还不大,我一面感叹自己强大的常识系统也偶尔有个把小小漏洞,一面兴奋于沙漠夜雨的经历。其他人也纷纷醒过来,悉悉索索走动吃东西,老枪下了车,师傅在帐篷里兴奋地叫着下雨了,我出声问讯时间,K和J在帐篷里告诉我,三点半了。抬头看看天,一颗星星也看不到,厚厚的云压住头顶,风呼呼地吹。

我们弄好雨披就回帐篷去。雨渐渐变大,密集地打在帐篷顶上,噼里啪啦,我胡思乱想着撒豆成兵,又想着龙猫撑个小伞站在树下,可是在奇妙美好的联想里,远方响起雷声,帐篷外被闪电隐约照亮,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营地旁边的Joshua tree被击中起火的可能,但终究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还给睡眠,忘掉一切。

早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帐篷外面的天空是浅浅的灰蓝色,我坐起来看看东边,有几条粉色的细云。虽然我感受到了缺觉的一切症状,但雨后的沙漠之晨让我放弃了接着睡懒觉的想法,拉开帐篷门就走了出去。

空气非常凉爽宜人,营地里静悄悄的,其他人都睡着,我漫无目的地走出去。天上云层美,太阳不知道正从哪片山后升起,形象奇特的Joshua tree默默地站立在天地之间。棉花尾巴兔一撅一撅地跳到岩石背后,土狼的嚎叫声偶尔响彻山谷,在巨大的岩石之间制造回环往复的回声。

100_4828gy 100_4837gy 100_4852gy 100_4843gy

走了一大圈回营地去,大家都起来了,火锅的香味不绝如缕地传出来,我吃了一碗美味的面条。此后大家迅速收拾行装,终于在太阳的毒爪控制这片沙漠之前逃离出去。我们一路返回,在十号旁边看到整个车头几乎被烧掉的浓烟滚滚的十八轮,在清晨九点就已经热达100度以上的小店买了冰咖啡,在福临门吃了早茶,终于在午后回到了SD。

这天下午,我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看书、困觉、发呆,阳台外的紫叶李硕果满枝,真是难以想象只在小半日之前,自己还在累累荒石之中。而其他骨干早又已奔赴海边看沙堡比赛,听爵士演出,将各色腐败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念及不远处无可避免的离开,真不由得悲从中来……

May 14, 2009

加州一号(下)

by serenq

本着我不干活则早起的精神,次日八点就清醒过来。太阳很好,我心里暗自高兴:要是天气不晴朗,风景就不够美了。梳洗后去吃旅馆提供的早餐,发扬我多快好省的吃白食风格,吃了两片烤得焦焦的、黄油抹得厚厚的面包,还烤了一大块waffle,并橙汁和咖啡,心满意足地上路。

沿着1号往南开不久,就到了海边。这里的海比南加的要蓝得多,海岸线的近处依然散落着碧白色潮脚包围下的黑色礁石,海鸟在空中低徊。我几乎每过十分钟就要停下来看看,海风非常大,吹得人摇摇晃晃。而海边的野花长着厚厚的叶子和花瓣,浑身遍布着细毛,为了防止水分丢失——是的,虽然加州中部的野花早就谢了,在海边,还是有各色野花开了个遍。

100_3152gy  100_3156gy  100_3165gy

100_3161gy 100_3153gy

往南走,不到三十迈就到了Big Sur,这里一号离海边已经很高,蜿蜒在悬崖上,听不到海潮的声音。松树后露出碧蓝的海湾,年轻人支好了帐篷,嘻嘻哈哈沿着海边小路走上来。

100_3183gy 100_3181gy

往前走一阵,突然看见路边turn out point一片接一片停了好多车。我十分好奇,一定要下车看看,找人一问,才知道这里有名叫Big Creek Reserve的地方,一年只有一次open house,向公众开放,今年就是今天。据说里面的风光非常原始而优美,可惜我们准备不足,只能略走两步就作罢。回家google一番,看到不少漂亮的照片,只能扼腕——明年有兴趣的同学可别错过阿~

海边牵牛花、蒲公英、金罂粟和花毯。

100_3184gy 100_3188gy 100_3195gy

100_3199g  100_3203gy

100_3204gy

大约中午时分穿出了Big Sur,我很盼望Jade Beach,久搜不到,最后走上一块不明所以的石滩,打算捡些绿色的石头充作翠玉,结果被不期而至的浪头打湿了整条小腿。

这里的瞭望点有许多松鼠出没,也许因为摸清了游人喂食的情况。它们在石头上蹦上蹦下,或者藏在石缝里,警惕地等待着。

100_3209gy  100_3208gy

一号南端的最后一个景点是elephant seals,它们在Santa Barbara北边的几个沙滩上密密匝匝地排成一片,晒太阳、打呵欠、翻滚、爬行、蠕动、打架、被海鸟调戏……看海豹的人很多,路边停车那么多,想错过都很难。

100_3223gy 

100_3226gy  100_3232gy

最后一张照片,以为是甜蜜接吻吧?其实~是两个家伙咬牙切齿地打架!

吃中午饭时已经下午,一号公路到了尽头,但这家墨西哥餐馆玻窗外是绚烂无比的野花,远处的海涛里有伞滑的人被鲜艳的穹顶拉着轻巧地掠过水面。原谅我词不达意的懒惰,实在不想写太多废话,离开加州之前,这些照片就是最好的纪念了。

April 7, 2009

今年野花

by serenq

四月初的周六,不冷不热,阳光晴好,正宜出门看花。

一大早闹钟铃响,以罕见的速度翻身起床,收拾停当,出门等朋友来接我。守着一个小小红色拉杆包站在停车场里,初阳以平时难得一见的低角度贴着地平线照过来。我望着虽然白亮却可以直视的太阳,觉得它看起来非常陌生……

到四人汇齐,从Orange County出发已经快十点。经过商讨,决定先去Bakersfield西南面166号旁边的风狼保留地(Wind Wolves Preserve)。沿着5号一路相北,经过洛杉矶不久就进了山,道边常有小片野花,足以激起大家兴致。穿过饥饿谷(Hungry Valley)就到了Gorman,山麓上一片片全都是黄色紫色橘红色的野花,远看仿佛油画的色块,非常明艳。我们连忙找出口下去。风很大,把野花都吹得齐齐转过背去,但还是有人撑起三角架。我没有家伙,就随便咔嚓了几张。

100_2480gy  100_2483gy

还看到一片桃林。仿佛我出四川以后就再难看到成片的桃花,一时间真是想念当时年少、跟朋友逃掉半天课去狮子山旁农田里看桃花的日子,并那些坐在桃树枝丫上晒太阳时淡淡的倦意。

100_2502gy  100_2495 

在麦当劳吃午饭,朋友找来coupon若干。我拿了一张买一个汉堡就送一杯冰咖啡的,虽然挑剔的我只将难吃的汉堡消耗一半,冰咖啡还是喝得很开心。吃毕上路,继续往北。穿过这片山,眼前一片壮观的大平原。这里是Central Valley的最南端,夹在Coast Range和Sierra Nevada Range之间的加州腹地,美国最重要的几块农业区之一。于是路边出现大量农田,整整齐齐的菜畦,一条条不知道种的是什么。大片大片的葡萄园,有的葡萄刚种下,尚未抽枝,只看见一个个白色方盒立在孤零零的藤架之间;有的已经是数年的老藤,非常粗壮,叶片墨绿色。柑橘园我们最喜欢,因为开了花,虽然车速让我们没法看清那些谦虚地小白花,花香却飘进车来,非常馥郁。

5号向西开上166,很快到了风狼地。这里平坦的的荒地一直延伸到起伏的远山,可是平地上显然花儿已经开谢了,只剩下枯枝败蕾,我不禁想想当这一大片野花全开时,该是如何的壮观。从Information center领到的地图上有几幅照片,一瞥之下已经令人痛悔为什么不早点过来。后来回家上网看到别人三月末在这里的照片,几乎捶胸顿足。加州每年冬天雨季之后,野花开始盛放。但是在哪里最好看,什么时候最好看,由许多因素确定。不光雨量大小非常关键,温度起伏、风大风小、前些年的花情……全都有影响。我以前只知道如果雨下得大,沙漠里的花就开得好,看来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虽然平地上没有花,我们还是往山里走了一会儿。这里的山正开始慢慢变绿,太阳下面,山色一层层地起着变化,完全是彩墨画。山脊仿佛国画皴法画出的赭石底子,山坡上则是饱笔蘸了石绿一笔笔描出大片颜色,其间还杂有一团团细笔点缀的淡淡雪青色——那是残存的紫色小花。用国画来形容,并不是要卖弄,只是当时最切实的感觉,而我这张照片远不能体现那种层次和寂静的美感,

100_2534gy

看到一小片金色的野罂粟,非常耀眼,间或夹杂着紫色的野生Lupine。为写blog查了半天,原来Lupine中文叫做羽扇豆,又名鲁冰花——路上同伴一直叫它鲁冰花,我还以为是他自己发明的谐音乱连,没想到他不是搞笑。我前一个blog贴过的那种紫色的宝塔一样等层层叠叠的花,就是一种更有观赏性的Lupine。

100_2520gy 100_2517gy 100_2530gy

沿山路走了一阵,路上又有许多别样的小野花。最常见的是一种花梗弯弯的金黄色小花,同行的人说因为弯,所以俗名海马。我查了很久,才知道英文名叫做Fiddleneck(提琴颈花),跟勿忘我同属于紫草科。

 100_2543gy 

从风狼地出来,又赶赴Lake Isabella。在山里绕了好久,又走错路好多次,才走到。走岔路时,曾经停在一片山林中,地上全是极碎的小花,白色黄色蓝色都有,星星点点地缀在草里,是从小看惯了的正经野花那种小家碧玉的模样。

100_2552gy

终于找到了Lake Isabella,可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野花,只有路边一片蓝色Lupine还可以看看。然后去湖边大坝上走走,湖边许多人钓鱼,湖心有不少船。走了一阵也没什么意思,只是看到一种像是蒲公英的花,花蕾里露出淡淡的水红,颇有令人心荡的旖旎风光。

100_2571gy   100_2580gy

很快太阳下去,我们在旅馆附近吃了晚饭,洗澡后喝了一瓶红酒,聊聊天,各自回屋就寝。我们的旅馆堪堪在加州枢纽五号公路边上,一晚上无数大型货车呼啸而过,地动山摇,没有半刻停歇。我睡得不好,心里怨毒地抱怨着经济衰退得还不够啊,怎么依然这么多车,然后数着各种阴暗小念头,终于在天亮前浅浅地睡了一会儿。

次日早上去本次的主要目的地Carrizo Plain——这次远足的起因还是一个多月前在师傅家开爬梯学习给照片上框时,看到一张极壮观的野花照片,大家才吵着要师傅组织腐败。Carrizo Plain名为平原,实际上是Coast Range里的一块狭窄盆地,我们出门往西,越过些山脊,一路上看到许多小片花地,最漂亮的是一片紫红色的苜蓿(Owl’s clover)。此外还有金毯铺地般的Goldfields——全是密密麻麻的黄色小花,我没找到中文名,看形状大约是菊科里的一种。后来离开Carrizo Plain之后又在Shell Creek边上看到一次,真是Goldfield的盛世,和金色野罂粟交杂生长,不留余地地盖了一片又一片,非常壮观。

100_2588gy   100_2604gy  

100_2663gy

进到Carrizo Plain里面,依然只看见一小片一小片的残余野花,比较壮观的是一片淡黄色Tidy-tips(也是一种雏菊)和一片紫色Lupine。Plain中央是一个大盐湖,Soda Lake,此时已经干掉,令人惊讶的是盐湖岸边居然还有格外灿烂的Goldfields,衬着盐霜令人目盲的白,分外显眼。我们在Visitor Center停下,问询一阵才知道上个礼拜的高温和大风已经让野花损失许多,现在完全不能与盛况时相比。同游又问到盐湖里是否有生命,那个解说员像是渴盼已久,一听这个问题立刻嗖地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瓶——里面泡着三只长不过两厘米、雪白的小虾米标本,腹部一线的神经节清晰可见,据她说每年春夏之交,盐湖上层干涸以后,下层仍然保留着可观的泥泞层,所以这些甲壳动物可以在其中休眠,来年再徐图大举……

 100_2635gy  100_2612gy  100_2656gy

既然Carrizo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我们很快离开,途中经过刚才提到的Shell Creek,看罢小黄花地毯,又吃了零食当作午饭,往Figueroa Moutain而去。一路上都是所谓中部加州常见rolling hills,柔和起伏的绿色山丘上或浓或淡地长着些植被。想起来好几年前圣诞节跟朋友去Solvang,也就是这样的风景,当时非常惊艳,现在倒也平平了。大约因为山路多,闭目养神总是不能遂愿,于是开始嗑瓜子解闷,我敢说这一个下午被我吃掉的瓜子比过去三年还多得多……

终于到了Figueroa Mountain,沿盘山路上山,在某个岔路的土路边见到一丛茂密的金罂粟,大家拍了半天又前行在危险的山间土路之上,一阵以后才跟路边打猎的年轻帅哥沟通认清,如果想要沿着这条悬崖边的土路走到大路还有起码6个小时,连忙回头,在灿烂的下午阳光里回到主路,往前又走了一会儿,见到一大片紫色Lupine和金色poppy完美交错的地方,许多车都停在路边拍照。我们也连忙停在路边,师傅抄起家伙,我拎上小相机,拍了个够。根据丹丹留言里的提示,我去网上搜了一下,金色的California Poppy是加州州花,虽然它的分布北至华盛顿州,南到墨西哥,在加州却尤多。这花耐旱,生长力又强,春来开放,常常将整片山坡都染成金色,让Golden State名副其实。更巧的是,这个看花的礼拜天——四月六号——正是California Poppy Day。

100_2712gy 100_2759gy

100_2743gy 100_2762gy 

从山里出来,半夜才回到SD的老巢,窝在被窝里看看照片,挑选一下就过了半夜。照片总是有欺骗性,其实我非常遗憾今年看花晚了那么半个月,无比憧憬还没出门时漫山遍野的美景,不过好歹能看到一点,也就算可以自欺欺人了吧?毕竟明年春天,我就该跟雪花,而不是野花打交道了……

November 20, 2008

过去的一周

by serenq

又回到SD了,坐在机场里等人来接。渴得很,洗手间外的drinking fountain近在咫尺,却懒得提起大小行李走过去。抱着笔记本上网,深深感叹我与我的本本真是时刻相伴,不离不弃——再没有别的人、物能如此。

七天以前到DC,拖着大小箱子满街乱走。铁轨边还有红叶,天却阴。好多人都穿着正装,西服套装,黑的灰的,与西海岸到处可见的短袖T-shirt破洞牛仔人字拖真不一样。

去纽黑文的便宜火车票卖完了,只好穿过好几条街去坐灰狗。路边的黑人已经够多——感觉一天之中看到的黑人比我前五年在SD看到的还要多。不过灰狗没有传闻中的可怕,安安静静的(司机不让大家大声打电话),我抱着行李睡得很香甜。

在耶鲁的两天,被猫大爷玩弄,被campus visit打击,被深秋的雨浇得半湿。好在还有兄弟一起聊天八卦,还有美女跟我挤在沙发上一起长吁短叹。几天前的郁闷纠结,就在相干不相干的闲言和牢骚里淡了。哪怕是暂时的,也好。

然后去纽约,蒙笑笑照顾,不但吃到了好多好吃的,还拉拉杂杂地分享了各自近几个月来对自我的反省,对未来的展望。早上醒而不起,躺在她家沙发床上跟里屋的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感觉真不错。

纽约真是我在美国见到过得最中国的城市了——街头到晚上还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边卖蔬菜水果的小店。我漫无目的地走,在中央公园里又淋了雨。黄叶子很多,满地都是。街上有很多人溜狗,居然还有人专职溜狗,牵着八九条大大小小的黄狗黑狗白狗满满地走。想想真有意思,宠物本来是都市寂寞人群养来解闷的,在纽约这样的地方,却居然要别人去帮自己溜,做狗做人,都真不容易。

在DC的几天,都在闲谈和闲逛里度过——除了自己的poster,几乎没有去看过别的东西。不过对自己的poster效果也不是不满意的,站那四个小时里,有好几个有意思的人过来看,提了很多建议,留了好几个人的联系方式。需要细细地整理总结一下,这个project该好好收尾了,第六年了啊。

朋友们照例让我觉得开心温暖。晚饭时WJ说"Don’t worry. We will take care of you.",明明知道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未来还是在自己手中,却还是觉得感动。最后一天晚上三个女孩子(或两个女孩和一个年纪最小的大妈,咔咔)一起喝酒聊天也很开心,仿佛很久没有这样。

当然不能不提逛街。买了好几件衣服,包括不知道SD能穿几次的大衣。于是次日就穿上,里面裹着高领毛衣,围着围巾,可还是被街头的冷风吹得哆哆嗦嗦。昨天下午在Convention Center里坐在地上喝咖啡看杂志,脚底下暖气呼呼地冒,吹得人正昏昏欲睡。突然听到有人喊起来"snowing",抬头一看,漫天轻飘飘的小白毛。

回来的飞机上终于看完了借了好长时间的儿童历史书A little history of the world。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回到了初中,再次有了那种不管面对什么书,只要觉得“有内容”或者“能学到新东西”就会感到快乐乃至激动的感觉。也许是日复一日的浪费和失败太频繁,不得不把一点点小事都夸大到极致,否则乐趣、意义和良好的自我感觉从哪里来?

一路上,照了些街边的风景。今天脑子不怎么转,只能意识流,不能连篇累牍地唐僧,就只贴点画片吧。

———————————————————————————-

纽约——溜狗的人,街边的小黄花,中央公园。

100_1413 100_1421 100_1430

DC——国会,方尖碑。

100_1450 100_1451

DC——自然历史博物馆,博物馆前的爆米花小车。

100_1455 100_1460

DC——远处是林肯纪念堂,水里落满了叶子——这个池子就是reflection pool,我一边在池子边上走,脑子里一边不停地想起阿甘正传里的那些场景。

100_1503

DC——美国国旗。第一张是在方尖碑旁边,一个父亲抱着女儿走过来。第二张在街边。DC有很多银杏,被阳光一照,像金子一样。

100_1478 100_1506

好了,现在又回来了。不知道这旅程里所得到的一切,还能坚持多久。明天开始,又要好好努力了。

November 3, 2008

Zion的秋天

by serenq

上回说到搞摄影的朋友号召去Zion拍红叶,我也跟过去厮混,因为实在想透透气。周五连夜赶到Zion外的小镇Hurricane,次日一早起来,向Zion开去。

在路上经过一串Utah小镇,街边插着稻草人和McCain/Palin的牌子。师傅一路上都在痛骂配大妈,一看到这样的牌子,就嚷嚷着拔了拔了……

100_1047 100_1048

Zion内外,果然漫山遍野色彩缤纷的叶子。Virgin River 旁边,三个摄影师搭好架子摆出长期作战的架势,我则沿着河边的小路闲逛。小溪,黄叶,因为有云而柔和的阳光,蹦蹦跳跳无忧无虑的孩子,还有挎着包抄着手一脸茫然的我。峡谷渐窄,到了小路的尽头,前面的路需要涉水前行——著名的Narrow trail,两个背包客穿着短裤趟在水中,只留下背影。

100_1081100_1086100_1058 

午饭时在师傅的指导和帮助下练习拍摄流水~

100_1116

下午告别同伴,一个人坐shuttle去看别处的风景。背着包坐在一个又一个落满黄叶的车站等车的时候,又有了伪独行的心情。

Emerald pool trail上,美丽的叶子在阳光下几乎透明。

100_1109100_1181

100_1176100_1178

满地都是落叶,脆的,干的,很快就要化成泥土。

100_1152100_1159 

沿着半山腰的路一直走,阳光渐渐西斜,峡谷里渐渐有了阴影。河水亮如银练。

100_1119 100_1209

下午四点,在Canyon Junction等朋友。站在桥头,正对一棵黄叶子的树。突然起风,无数片叶子打着旋飞下来,仿佛扑向我。它们飘落在水里,有的沉下去,有的瞬间漂走,我站了很久,脑子里依然乱乱的。风不凉,无需裹紧衣袖。

100_1224

另一座桥头,许多人架好了三角架等日落。日落最快,最美的光只得一瞬,那一刻山壁变成金粉色。今天云浓光淡,效果不明显。可是直到太阳下去,霞光完全消失,还有许多人边聊天边等待——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晚上在小镇Hurricane吃了很难吃的中餐。次日改冬季时间,多出一个小时。这一夜睡得很充足,却不算惬意,早晨梦到被恶狗死死咬住衣袖,彻底无语。半梦半醒的时候,雨点由疏到密地敲在屋顶上,就像撒干黄豆一样,我迷迷糊糊地想。

次日早晨出发,在雨云下驶出小镇,雨刷拼命工作,大股的雨水沿着车窗流下,天顶阴云低垂,远处渐渐路出的一线淡淡蓝天。少时雨停,我们在路上随兴停了几次,我在师傅的辅导下深刻学习了光影知识。雨后层云后转瞬即逝的阳光以光速照亮美景又消失,真让人又喜又恨。

100_1262 100_1284

100_1307 100_1322

100_1366 100_1324

等待、抢拍、等待、抢拍……时间在惊喜、失望和闲聊中过去,不知不觉就中午了。我们沿Canyon Overview Trail上山,这里与Zion Valley只隔着一面山。地貌却俨然不同,满山是弯曲的平行沉积层,有些像在夏威夷大岛上看到的凝固的岩浆,只不过是红白两色。沿着山壁小路绕到山顶,可以俯瞰Zion Valley的一支。头顶蓝天如洗,白云不断被风吹得变幻形状,光影急速掠过山颠山谷,山风吹来,扬起细细的尘沙,午后的阳光通过雨后格外透明的空气洒下来,仿佛要灼伤皮肤。

100_1377100_1384100_1375  

下午两点离开,途经Vegas吃晚饭。此刻行在黑夜笼罩的15号上,抱着笔记本写点潦草的感想,耳畔有低回的音乐,两天三夜的旅行,短得像一场梦。

January 12, 2007

圣诞游记(三) Bryce,Page and arriving at Grand Canyon

by serenq
Dec. 27
早饭依然在Ruby’s Inn的饭店里解决,我要了一个Hot Pancake,硕大的一块,抹上枫糖和果酱,松软香甜。
旅店的对面有一个Old Town,其实不过是十来个店铺门面以及废弃的农具。在雪地里西部风情的建筑和鲜艳的色彩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我们四人兴奋地拍照留念。我尤其喜欢冰激凌的广告牌和有着可爱小熊的木雕:
 
 
 
 
 
 
 
离开旅店很快就进入Bryce。我在visitor center问询天气状况,得到的答复是下午可能会有雪,我们立刻奔景点而去。在Sunset Point的第一瞥,石林耸立的Bryce就显出了令人屏息的美丽。Bryce像是几个被风化腐蚀的大盆地,没有被风化的红色岩柱像兵马俑一样根根矗立。由于是沉积岩,石柱从上到下层次分明,点缀着不同颜色石质的条带。
 
 
白雪铺在红土地上,称着苍白的日头显得格外沧桑。
 
 
 
我们打算走一条叫做Majove loop的trail,网上说可以通到著名的“Wall street”,但是因为积雪造成路滑,我妈很快就放弃了,在某个观景点往回折。我和我爸以及某人继续小心前行,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游客,而且大多都说着中文,让我们恍然有回到国内的感觉。但终于因为怕我妈久等的缘故,我们不久也回头了。我暗暗希望以后能夏天来这里hiking。
 
 
出了这个观景点,开始下雪。我们在下一个观景点因为雾气太大没有看到什么美景,而前行的scenic drive也已经关闭,我们决定离开Bryce,向大峡谷出发。刚离开公园的路因为下雪而变得非常难走,但随着海拔的降低路况逐渐变好,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到达Page小城。这个小城拥有科罗拉多河上著名的Glen Canyon Dam。我们在大坝北边的infomation center停车、看热闹、并解决了“午饭”。大坝在河流上游截出了一个枝蔓横生的湖泊,环抱着的是红色的砂岩。
 
  
 
 
我在infomation center外发现了一块留有恐龙足迹的化石,当仁不让的与之合影。
 
  
从大坝出来,穿过Page小城,我开始紧张的观察路标,因为附近就有被无数人所提到的“马蹄湾”。大约四个mile之后,路右边出现“horse shoe bend”的牌子,我们在路边砂石地上停了车,随着不少游客迈过沙漠植物横生的沙地,十来分钟后看到了静静流淌的河流。碧绿的水在红褐色岩石周围打了一个圈,岩石像极了踏入尘土的马蹄。 
 
 
 
天色暗了,悬崖边的岩石显出各色的外貌:
 
 
 
拍摄风景的人被摄入了风景:
 
 
离开马蹄湾,我们一路向南,在天黑时分离开89,沿64开向Grand Canyon。开过desert point不久便开始下雪,路滑,出现警车以及路边一头倒毙在树丛里的车辆—-从desert point到大峡谷的visitor center和lodge plaza还有二十五迈。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终于在八点左右到达了游客密集的大峡谷中心,并看到许多shuttle stop及等待shuttle的人们,最后我们在某个峡谷中的旅馆住下,事实上我们发现,如果当天我们再坚持前行十个mile,我们就能住在位于大峡谷外、更为便宜的小镇Tusayan。当然不管怎么说,顺利而平安的到达目的地已经让我们非常满意,而学校食堂般自选自取、经济实惠的晚餐更让我这样的土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当夜,窗外一直飘雪,我很快在温暖的被窝里进入梦乡,向往着次日的大峡谷之行。
 
 
 
January 2, 2007

圣诞游记(二) Zion

by serenq
Dec. 26
早上起来已经九点多了,在旅馆的Cafe里匆匆吃过早饭,上15号直奔Zion National Park而去。
15号转上9号,依山势上升,车窗外是峻峭的红色山峰,离开LV大约三小时后,抵达Zion。我买了一张NP的annual pass,居然只要50块钱,我还在visitor center买了一本NP passport,从此逢公园便盖戳,以为十分有趣。
虽然在网上听说Zion的风景是秀丽一类,真看到时却觉得颇为雄奇,层层白雪覆在挺拔的红色岩石上,墨绿的松树嵌在山颠石缝,天空碧蓝一片,俨然是明信片般的美景。
 
 
 
 
我们计划沿着公园里的一条senic drive开车看景,不想第一次走错了路,直接上了去Bryce的9号,过了七弯八绕的山路和隧道后,我们又回过头去找到senic drive。这条路不长,总共六个mile,沿途有一些观景点。山谷里雪很厚,大多数trail都很icy。我们因为时间所限,本来也没有任何hiking的计划,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但以后若有机会重游,是一定打算去走走那个著名的Angel’s Landing和Narrow的。身在南加的我极少见到这么厚的雪,很是兴奋,雪地上有很多孩子在堆雪人打雪仗。我们最后沿着河边的trail走了一小段,就在峡谷要变的狭窄的时候折回了——因为想要天黑前开完9号的盘山路。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峡谷窄处的景色也是相当的诱人:
 
离开Zion时,夕照已经抹上了山头,白雪上暖色的山岩显得格外美丽:
 
离开Zion后,我们直奔Bryce National Park而去。从9号转到89,再转到12号,一路上天色急遽转暗,窗外的景色终于淹没在夜色中,只剩下皑皑白雪泛着微光。这一路上只有几个极小的镇子,不过十数间房子,统统关门闭户,连灯光也不见,像是ghost town一般,在离Bryce最近的小town Hatch中,我们的车突然自动熄火,虽然后来某人认为是他的膝盖无意中碰到车钥匙的挂坠把钥匙转到了熄火档,我们还是觉得毛骨悚然,赶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在12号折向Bryce的地方有著名的Ruby’s Inn,是我们计划投宿的地方。这个旅馆被无数人推荐过,果然不错。圆木装饰的Lobby里温暖cozy,gift store & General store中商品种类繁多价格适中,饭店里的土豆烧牛肉果然像别人评价过的那样味道浓郁,房间宽敞设施齐备,而且十分便宜,才54块钱,我忍不住要再次强烈推荐。
这天晚上我们睡得挺早,因为第二天不但要游玩Bryce,还要赶到Grand Canyon,而去Grand Canyon的路上,尚有Page附近的Glen Canyon Dam和马蹄湾列在计划之内。
 
January 1, 2007

圣诞游记(一) Las Vegas

by serenq
这个圣诞,和父母与某人一起去了Las Vegas, Grand Canyon, Zion 和 Bryce,写一点短短的游记,记录下旅途中的片断。
 
Dec. 25
吃过午饭,我们从阳光明媚的San Diego出发,前去Las Vegas。因为是圣诞,Miramar Rd.上空空荡荡,一路绿灯上了15号,发现高速上居然有许多车辆。一路上在215交口处堵车两次,夕阳西下的时候进入山区,交通终于顺畅了,但是车辆依然很多。天黑了,路边是沙漠,暗夜,没有一点灯光,唯有这条15号,来去两条光带蜿蜒到远方。某一个下坡处,看到迎面而来的白色的车灯汇成流畅而明亮的曲线,从山边一个大转弯流泻下来,真是相当的壮观。
进入Nevada以后,路况明显变好,显示出资本主义的赌场意图轧干人民血汗的狼子野心。沿途几个小城市里的霓虹灯已经是极尽纸醉金迷,正在我们设想Las Vegas的美景时,天边出现一大片灿烂的灯火,赌城终于到了。
我们先去Chinatown吃晚饭,人极多,我们在花果山吃了点面条米饭,匆匆离去。到了Bally’s,我们订的旅馆,大厅中都是密密麻麻的老虎机,不时发出各色怪叫。我们的房间在十楼,俯瞰了Strip的夜景后,我们披上大衣,去街上看热闹。
由于我们对各种Show都没有很大的兴趣,我们只是在街上走了走。那个随着音乐跳舞的喷泉确实是非常漂亮:
 
 
Strip 的夜景也相当华丽:
 
 
我最喜欢童话世界一般的这个地方:
 
晚上两点大家才睡下,第二天的目标是Zion 和 Bry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