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秘鲁行’

September 2, 2008

秘鲁行(二)Arequiba印象

by serenq

上回说到我离开同伴,一人在Arequiba市里闲逛。因为没什么目的,就随便选了一条向南的路走下去。作为秘鲁第二大城市,Arequiba人多车多。市容不敢恭维,虽然随处可见有美丽石雕的高大建筑,但是街道逼仄,满街跑着滴滴乱响的出租车,一股油烟味。我照了几张石雕建筑就转向西,想去看看Chili River。

100_0170100_0290100_0196

街边下午阳光里的年轻人。

100_0177  

街边烤土豆和肉串的小摊。摊主实际上是个老太太,一看到我掏出相机要拍照,立刻躲到屋里去了。:(

100_0174

不多久到了河边。远处是海拔六千多米的Chachani和五千多米的El Misti火山,山顶覆着雪。他们都是活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River Chili看起来像是高山留下的雪水,虽然城里并不干净,难得的是河水看起来还是很清澈。三三两两的人在桥头走着,还有小孩背着书包,想是放学了。

河西的房屋似乎稍新,但街上也有流浪的野狗,吓得我默念无数遍咒语“我什么也没看见”才敢走过去。后来发现这边的狗都很老实,颇有以前在成都时我家附近的菜市场里那些土狗的风范,一声不吭,到处走走瞧瞧,一有可吃的就叼在嘴里。在河西走了一会儿,又从另一座桥回到了东岸,沿途拍些街景,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Arequiba毕竟是大城市,仿佛缺乏墨西哥Merid的小城风情。但是它的熙攘和喧闹,多如牛毛的网吧,街边摆摊卖DVD的小贩,在河边桥头嘻嘻哈哈的年轻人,街边搂搂抱抱的情侣,又给这座城市带来很多人气。偶尔可见的明亮色彩和精美建筑又给它增添不少色彩。

 100_0184 100_0258

沿路回旅馆,突然发现一扇石门里赫然是个夜市,信步走过去逛逛。大多数小贩都卖着当地的特产——驼羊毛制品,小泥塑,刻花葫芦之类,但是也有不少小贩卖普通的首饰,还有当地少女坐在小贩身边,一边和女伴聊天,一边任小贩给她用五彩丝绦编小辫。我买了些价格公道的纪念品,包括一幅不到一美元的耳环,可惜没过两天就被我丢了一只。:(((((

这就是秘鲁的一家人:爸爸,妈妈,孩子,牛,驴子,羊。这一套泥塑哪儿都有,做得都很可爱,爸爸妈妈头上的帽子还可以拿下来。

100_0130

当日晚吃了美味的烤牛排,我惊叹自从来了秘鲁,自己胃口大好,饭量比平时多了两倍不止。哪知很快就没了胃口——此为后话。晚饭后在街头闲逛,遇到一个卖草药水的小贩,一个大锅里伸出半截子大捧草药,有圆叶有针叶,根部都在锅里煮着。小车边上另有一排玻璃瓶,放着各色调料。小车边挤着几个本地人,人手一个玻璃杯,喝得很香甜。我们六人中立刻分为两拨,一拨跃跃欲试,另一拨怀疑地说“不干净吧”。我当然是前者,拿着当年吃遍黄山路小摊精神,大手一挥:我请客啦!(因为便宜啊,只要一个soles,也就跟去Vons打一桶水一个价格)。我们中的四人各要了一杯,味道其实颇为不错,有些粘稠,甜甜的,像有草药味的糖浆,热乎乎的,在冷冷的夜里喝起来特别舒服。

次日我们订了个去Arequiba郊区的tour,每人35soles(大约12美元)。事实证明,这是我们后来各个tour中最为费而不惠的一个。一大早我们去兵器广场等tour bus,没想到正好碰到盛大仪式。(后来听说是由首都的人来这里开会,想来是要员吧)。

100_0206100_0211100_0212

正看得高兴,一个小男孩跑过来,招呼我们上车。这时我们才知道车站改了地方,不知和广场仪式有没有关系,倒是难得车主因为我们预定过,还满大广场的找我们。坐上车顶的露天位置,远方Chachani顶上的皑皑白雪尽收眼底,身边殖民时期的石屋顶上插着秘鲁国旗——秘鲁国旗是三条竖杠,两红加一白,白条中间是秘鲁国徽。后来发现很多民居顶上都飘扬着简洁版的国旗——直接两红一白,把复杂的国徽省略了。

100_0213

我们tour的第一站是个小农庄,里面有著名的几内亚猪——Guinea pig,对的,做生物的同学没有看错,就是用来raise antibody的那种可怜小动物,又名荷兰猪的。其实是种鼠类,它是秘鲁人民的肉类来源之一。小家伙分为两种,长着长毛的是宠物,不长长毛的就比较倒霉,会成为人类口中餐。

100_0223100_0219 

农庄外远眺雪山,Chili河,风景很美。秘鲁因是山地,多建梯田,只不过他们的梯田很多有石块垒筑田边,似乎与国内夯土的田边又有不同。

100_0227

Tour又带着我们参观了几个教堂——没有文化的我再次略过细节。上图。

 100_0248100_0237100_0242 

Arequiba其实是很大的一个城市,因为地处丘陵和高山结合之处,在城市扩张时民居渐渐盖在小山上。结构虽然错落有致,颜色却十分单调,都是土灰色,最煞风景也最搞笑的时几乎家家屋顶上都留着几根钢筋,据说这是因为秘鲁对建好的房屋收税,只要留下几根钢筋,就可以充作未完成的建筑从而逃税。。。。郊区自然还有农田,现在是冬天,似乎放荒的占多数。总的来说,Arequiba让我想起九十年代初的国内中小型城市,甚至八十年代的成都,当我以一种观光客的身份游逛其中时,心中又觉得不知是什么滋味——我平时就特别不待见大惊小怪跟着导游到处拍照留念的游人,现在我可不也就是其中一员么?

Tour结束,导游带我们去了一家颇为不错的当地餐馆,价格也很实惠——我不得不说拉美人民还是比国内景点的导游要厚道的。终于吃到了Guinea Pig,味道很像鸡肉,却比鸡肉还要细嫩,不错。值得一提的是烤牛心,肉质细轫,味道也好,可惜没有点辣椒面孜然啥的给我洒洒。。。饮料是Chicha,貌似是玉米酿出来的。

海鲜饭和Guinea Pig。

 100_0281100_0280

午饭后继续在市内闲逛,买些纪念品,与小贩讨价还价。值得一提的是,当地并没有LP等书里说的那种见价还一半的事情,小贩们要不完全不肯降价,要不然也就只降几块钱,但是我觉得价格还是很合理的,并没有必要杀价太狠。暮色里逛到昨天夜市边的San Catalina广场,一对新人正在拍照。

100_0285100_0288100_0292

阳光已经很柔和,我挎着包,手揣在裤兜里,在人群里挤来挤去。虽然只有两天,我对这个街道上铺满石砖,空气里飘着汽油味的城市已经生出了些亲切感。不过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离开,去高原明珠Lake Titicaca。

晚上躺在了床上,半梦半醒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居然也没有在夜色里去一次旅馆的楼顶,看看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以及街对面那家楼顶上的三条大狗。带着淡淡的遗憾,我进入了梦乡。

Advertisements
September 1, 2008

秘鲁行(一)女修道院与少女人祭

by serenq

因为昨日行程劳累,在Arequipa游览的时间又相对充裕,今天大家都一觉睡到八九点。等六个人都梳洗完毕,早就日上三竿了。我从后院角落处狭窄的楼梯上了楼顶——秘鲁的房子大多都是平顶,楼上或搭建花园,或养恶狗(譬如昨晚那家,就在楼顶养了一黑一百一黄三条大狗!!),不同层的楼顶间还常以石梯相连,利用率很高。

刚上楼顶,就一个感觉:晒!这哪里是冬天,完全是SD夏天的天气么。极目远眺,看得到城中主要的建筑物,譬如兵器广场的一对塔尖。还有个圆顶建筑,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今天要去的两个主要景点之一Santa Catalina Convent.

100_0072 100_0068 

这个玻璃搭成的小尖顶,下面盖着我们住处的通光通风口。秘鲁这边很多建筑天花板都留有与外界相通的小洞,上修玻璃小塔相覆,颇为有趣。

100_0069 100_0066

我们就在楼顶吃早饭。早餐有坚硬的面包,黄油,果酱,如果稍微多花一点钱,还有鸡蛋和bacon。难得的是一杯芒果、香蕉、菠萝等水果混合的鲜榨果汁非常好喝。此外我们还要了当地的草药茶,著名的古柯茶,据说可以防治高山反应。不过Arequipa此地才两千多米,我还毫无感觉。早饭间J向我们普及摄影知识,从此被大家尊称为师傅。不过师傅饭后对着别人楼顶凉着的underwear照了半天,被我们嘲笑,师傅说“我是以修道院为背景的”,我们集体倒。。。

饭后出发,走了不几分钟,就到了Santa Catalina Convent。这个女修道院是当地最大的一所修道院,从旅游书上看来说它因为建得豪华,成为富家女修身养性之必备:每人四个仆人,还可以在修道院里开盛大爬梯。我怨毒地想,nnd,跟他们一比,我做实验倒是更像出家。。。而且后来发现他们墙壁上的绘画,除了常见的圣经主题,还有几幅颇有恋爱色彩,丘比特乱飞,红心乱冒,于是同行有人说据说这里的修女们很多是出嫁前来此修行。。。。

我对基督教传统一无所知,只能看看热闹。有些地方是做礼拜的,但大多数还是修女们的卧室。都是单独隔开,结构各异,但又相仿——都是一间客厅,一间卧室,有的似乎还有单独小间。另外无一例外的都有厨房,穹顶被百年前的烟熏黑,灶上放着铁锅铁壶,还有磨得圆滑的大石头,不知何用。

这个修道院最有特色的是其建筑的色彩搭配。砖红和殷丹蓝最为常见,都很浓郁,刷出整整一面墙,又因建筑曲折有致,从门窗望去常有鲜明对比。此外就是白墙,临巷的一面上面吊着大红色的花,陪着绿色叶子。

  100_0088100_0107100_0133100_0157100_0108     100_0137

另外随处可见的是玻璃马灯。

100_0119 

墙上像鱼一样的箭头。

100_0089

一条水道,旁边接着好多半身的大陶罐。不知道是不是修女们的盥洗间——应该不是,这也太不豪华了。

100_0151

表情略略忧郁的圣女和田真漂亮的秘鲁小学女生。

100_0160 100_0102

移步换景,走过许多豪华的唱诗厅和修女们发愿修道的地方,也走过了一个白色禁闭间,内设一个只容一人安坐的石几,正面墙上有传音小孔,外侧有们。我们一致认为是忏悔所。于是P移驾其中,做出许多忏悔沉思的姿式,供大家参考遥想当年修女们的妙态。

一个修道院,被我们说说笑笑地逛下来,居然两个小时就过去了。赶快找了个小饭馆吃午饭。值得一提的是拉美的饭店上菜节奏真是慢,一顿饭吃下来,等闲一个小时就没了。饭后我们去Santuarios Anidnos 博物馆瞻仰著名的冰山少女Juanita。Juanita是个十二岁的少女,五百年前在Ampato火山山顶被祭杀,作为献给火山山神的礼物。她于1995年被西方考古者发现,那个时候,因为Ampato喷发,冰川被融化,她最初被埋葬的地洞也受到震动,她滑下山谷,在空地上被发现——她半截身子还埋在冰雪里,所以保全了她的内部器官。Juanita是同类人祭中被保护的最好的一个(当然保护完好程度不能与马王堆那位老太太相比)。与她同时出土的,还有一些别的祭品。

修道院这部分没有照片,因为里面不让拍照,照相机在入门的时候都收缴了。^_^

平心而论,这个博物馆除了镇馆之宝的Juanita,其他文物寥寥无几(与中国的博物馆相比)。但是这个博物馆运行得还不错。每一批游客都先统一看一部国家地理的纪录片,介绍Juanita被发现的经历以及后人推测她被行祭前后的状况,英文解说,法语字幕(没有西班牙语,拉美人难道不看?)。随后游客分别被英文和法文导游带入展厅,导游会详细介绍每个文物以及当时的历史。导游所知甚多,有问必答。最后看到Juanita时,那么一个小小的躯体,被保存在-20度的冰盒里,玻璃的一侧甚至结了冰花。展厅的光线非常暗淡,加上玻璃反光,只能勉强看清她的容颜。眼睛和嘴唇这样的软组织早已不见,只露出黑色的洞和白色的牙齿,倒也不觉得可怖,只是有些略略凄凉。她身上还是五百年前的布料,墙上贴着她手指的大幅照片,皮肤早就成了酱褐色。看到这只手,不由自主想起地震照片里废墟里孩子那只伸出地面残破的手,心里一悸。

导游说这些被献祭的孩子都是从小被挑选出来,在特定的地方被抚养长大,他们生活的目的,就是有一天成为人祭。当那个时刻到来的时候,他们从印加帝国的首都Cuzco跋涉到几百公里以外的Arequiba,又爬上六千米的雪山——他们穿着草鞋,不知是否还赤裸着双脚——然后在山顶被杀死、埋葬。这样的人祭坑,在南美从哥伦比亚到智利各国都有发现。我记得以前看文章里说他们会吃一些致幻的药品,再加上他们从小就被灌输神圣信仰,大约死亡到来的时候,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凶残可怕?谁知道?我问导游,"Do you know what was the family background of them",他说"We don’t know yet."

从昏暗冰冷的展览厅里出来(真的很冷,需要穿外套),看着外面热情的太阳,和街对面办成卡通娃娃招揽生意的人,仿佛终于从阴森神秘的印加回到了现代人间。我于是再也不能等待,即刻向同伴告假,要独自去探索这个此刻充满人气和汽车尾气的城市——此时下午三点,太阳正好,我还有好几个小时,可以游逛在Arequiba的大街小巷。

September 1, 2008

秘鲁行(零)漫漫征途

by serenq

在利马的机场里,写下游记的第一行字。此时是晚上六点半,日色昏沉,去Arequiba的航班开始登机。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的十二个小时里,我们已经坐行千里,飞越赤道,由夏入冬,而这次旅行,才不过刚刚开始。这最初的十二小时,却也不是乏善可陈。

凌晨两点,从洛杉矶起飞。据以前所读到的游记所说,虽然秘鲁并不以帅哥美女出名,飞往秘鲁航班上的空姐却十分pp。这班飞机也不例外,空客人员里赫然有个高挑纤细笑容迷人的美女。可是,我一上飞机就摁亮提示灯,想找口水喝,结果这口水一直到一个小时以后才入口。早听说南美人节奏缓慢,从飞机上就开始了。。。

虽然喝了一杯颇为不错的红酒,睡得依然很不踏实。模糊中身边窗外透出亮光,眯着眼睛看看,是淡淡晨曦里乳白色的云彩。云彩渐渐变亮,变薄,开始看到山峦起伏,植被很密,“热带雨林吧”我想。又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吃过早餐,精神稍好,此时已经是当地时间九点多,天色大亮,能看到不远处大滩的湖水——再仔细一看,不对,是海湾。心里有些激动,南北美洲接合处就要到了——我们是在巴拿马转机。

果然海岸线一直伴随我们,天上的云彩很白,却不连成片,一团一团耸得很高,在阳光照耀下分外好看。十点左右,机长宣布就要到达巴拿马,飞机垂直掠过海岸线,往内陆飞去。在一片墨绿的丛林里,我睁大眼睛寻找,虽然看到一两条河流,却都弯弯曲曲,不像大运河的样子。不到十分钟,飞机已经掠过细长的陆桥,眼前出现大陆另一侧的海岸线,飞机却仿佛不急于降落,一直往前飞了好远才恋恋不舍地打了个U-turn。这一侧的海景极美,海面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黛绿色小岛,镶着银白色的边。飞机终于开始下降,海边是密密的雨林,可惜只有窄窄的一带,再往里就很稀疏了,不知是不是与修建机场有关。但是看到了热带雨林,还是让我和邻座的P大为激动。

巴拿马机场是重要的中转枢纽,候机大厅很是宽敞明亮。我在大厅里瞎走,看到一面画墙,上面一幅幅看似抽象的画描述了巴拿马的历史。譬如这一幅,名字叫做"Invasion of the United States",在运河人民的血泪控诉下,山姆大叔形象可憎啊~~

100_0046

不到一小时,我们坐上了前去利马的飞机。我抓紧四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赶快补了点觉,又临时抱佛脚地看了看LP的Peru。飞机下降时,下面太平洋上空是厚厚的云海,安第斯山脉的群峰挺立在云海之外,只是颜色灰灰的,也看不到积雪。

利马当地很阴,飘着小雨。飞机落地的一刻,机舱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虽然在游记里看到过,但此时此景还是让我们忍不住笑起来。想起我爸八十年代第一次坐飞机就远赴重洋,后来告诉我飞机落地时机舱里的乘客会自发鼓掌庆祝飞行成功。待到我出远门时,坐飞机早已成了家常便饭,再也无缘得见此种盛况,不想这个习惯竟然被秘鲁人民保留了。。。

在机场取了行李,换了些当地货币。虽然是冬天,但利马地近赤道,我穿着短袖也一点不冷。不知道当地人怎么都如临大敌,好多男人穿着西装长大衣,女人厚外套加围巾。出租车司机清一色笔挺的灰色西装蓝色领带,很是职业的样子。机场门口是iphone 3G和LG手机的大广告牌,与美帝也一无二致,我心里于是开始念叨globalization啊globalization。。。

就在机场吃了晚饭——我吃了个炒饭加一些柠檬汁腌的生鱼片和海鲜(我在墨西哥吃过的ceviche),并不怎么美味。再度安检,发现安检门后放着一个大玻璃箱,里面展览着收缴的刀具利器——五光十色,甚至包括mm修眉毛用的微型小剪刀!大约是起以儆效尤的作用。

100_0051

晚上八点半,我们到了Arequiba。飞机下降时看到地上成片而均匀的灯光,显然没有任何高楼。去旅馆的路上,出租车行过逼仄的街道,塞满了乘客的小面包车嘟嘟滴滴响个不停,后座还有衣饰鲜艳土著人。街边的房屋都不过两三层高,看来很破旧,与国内八十年代的县城相仿。很快到了旅馆,一下车,头顶传来狗的狂吠,我大惊之下,抬头一看,一条大狗站在街对面不知谁家的楼顶上,激动地又跑又叫。脚下的街道居然还是砖块铺地,街边挑起几盏昏黄的街灯。但身边不停有车来车往,倒不觉得荒凉。

我们住的地方是个家庭旅馆,房子据说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看起来有些破旧,但是还很干净,也很温暖。

安顿好了,看看时间还不晚,决定出门体会一下秘鲁人民的夜生活。走走停停,穿过不几条小巷,就到了城市的中心——每个城市都会有的 Plaza de Armas,也就是别人游记里的兵器广场。虽然已经是深夜,还是人来人往,与我在墨西哥Merida的情况相仿。我们都饿了,找了个小饭店,要了一大盘炸肉炸虾,就着酒,吃得很开心。

100_0060

远处不知为什么放起烟花,广场上有一行五个热辣漂亮的美女搂在一起照相,广场中心喷泉里的武士雕塑上安安静静地停满了鸽子,想是都睡着了。坐久了,夜里的风冷,果然还是冬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