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7

September 29, 2007

街头的面

by serenq
如果有人现在问我最馋什么,不是大鱼大肉,不是小肥羊老肥牛,是一碗面。面家小到记不住招牌,单知道是小小的门脸,在自贡新区某家旅店对面,毗邻一家羊肉汤锅店。
暑假回自贡看望奶奶,住在旅店里,实在吃不惯豆浆加廉价甜面包,和老妈出门觅食,找到这家小店。
面条是四川人的传统早餐,记得我九岁从北京回到成都,睡醒后第一顿饭,在父母旧日熟人家里,就是一碗漂着红油的细面。可是那以后十八年,中学里的牛奶鸡蛋面包、大学时的鸡蛋煎饼、包子油条、到现在几乎不吃早饭,只喝一杯蜂蜜柠檬水,多少年多少年,再没有在早起时吃过一碗家乡的面条。
那个雨后的夏天早晨,我坐在油腻的桌边,看店家下面条。店家是两个人,一个年轻女子,一个中年男子,眉目看不出相似之处,大约只是雇佣关系。店外铺着大大的案板,案板前两个铁皮大桶,一个烧着滚水,另一个大约是肉汤。那女子将新鲜碱面和碧绿的空心菜丢下滚水,一阵欢快的翻动,很快挑起来。男子迅捷而熟练地舀入肉汤,加入各种佐料——每种佐料都在淡黄色搪瓷的容器里放着,能认得出的占了大半,不过是盐、酱油、味精、麻油、辣油、蒜泥、葱花、臊子……仿佛眨眼间,一碗色彩鲜明的面条来到眼前,红的是汤,绿的是菜,白的是筋道的面条,不油不腻,鲜香热辣,仿佛情人之间一个亲昵的小耳刮子,把全身的神经细胞都煽动起来。
可惜这样的美味,现在只能出现在梦里。。。
Advertisements
September 28, 2007

啤酒鸡

by serenq
好久没有改善人生观,今天来聒噪一把。
这个啤酒鸡做起来不算难。半只cornish(整只当然好,但是另外半只给我用来做辣子鸡了),剁成小块,用料酒生抽胡椒粉盐腌20分钟。
红色Thai pepper切段,姜切丝。
锅里热油,放辣椒和姜爆炒,加郫县豆瓣一小勺,炒均匀了开始炒鸡块。炒到鸡块都变色,这时候已经出了一些水了,倒入一听啤酒,放到中火,煮。
同时把冬瓜削皮切块——任何你喜欢的素菜都可以(我当时只有冬瓜),譬如香菇、金针菇、豆腐、粉丝等。待锅里开一会儿,加入素菜煮。把香菜切成小段。
冬瓜煮软了以后加盐加香菜起锅,无比美味~~~~~~~~~~~~~~~~~~~~~~~~~
其实我是说冬瓜最美味!!!
 
 
September 12, 2007

一闪念的伤感

by serenq
I know being sentimental is the number one enemy of being hard working, but…
收到起码有一年没说过话的高中好友的email,说:我结婚了。
 
我小学最好的朋友,在我刚回成都,不会说四川话,不知道要交作业而被请了家长的那个四年级,对上学路上偶然遇到的我说:“下午野餐你没有柴火带,我帮你拿点吧。”从此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眼下她已经结婚嫁人,工作清闲,暑假回国给她打电话,她说:“别人都说我在养老呢”,我一句玩笑话在舌尖打转没说出来:“养老?不如趁清闲养个小孩。”说不出来,是因为知道客气疏远得已经没法开这样轻微的玩笑。
我初中最好的朋友,会走在一起只因为她的一篇作文,说她喜欢读名著。回家跟老爸提到,老爸说这个女孩挺好,我就居然因此而和她走近了。成了朋友之后她才说:“作文里写的话你也信?我最讨厌读大部头的名著了。”笑,我也这么单纯过?互相follow了中学几年的八卦,大学刚开始还通过两年信,终于变成零散而简短的email。有多零散?一年一次?终于不再联系。刚才给她发封email,立刻因为地址出错被退了回来。她是不是和恋爱七八年的男友修成正果,有没有终于遂愿出国,还在读书或已工作,我,一无所知。
高中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结婚,一个在msn上偶尔聊些相亲、换工作、和男友吵架的闲话,还算keep in touch吧,可是……中学时并肩走在梧桐道上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聊着心里那些有的没的人和梦想:“我要嫁个英雄。”“不一定要英雄,但是只有他爱我我爱他,我才会嫁。”这样的对话,可曾发生在我们身上么?拍着我的肩膀,问我:“高楼谁与上?”劝我“独自莫凭栏”,是谁呢?还有十七岁的秋天我同人散步归来,步入教室时那双洞察一切而调侃八卦的眼神,以及随后写满字、辗转不知多少人手的纸条,真的来自她么?
多么、多么、多么遥远。 Damn it, 太可怕,十年。
 
是的,我知道我们都会move on。我知道我必将日渐疏远生活相异而共同语言越来越少的旧日朋友,而同时因为不断老去而愈加难以找到可以匹敌当日的友谊,我也没有纯蠢到希望我们永远停留在十七岁的那一秒,我的日常生活被许许多多“重要”的事情,譬如实验和对前途的思考所占据,但是深夜里我有那么一闪念的伤感,为谁也回不去的青春。
 
 
 
 
 
 
 
 
 
 
 
 
 
 
 
 
 
不过说点高兴的,我觉得我应该庆幸,起码我还有个把个美女兄弟让我在msn上聒噪。这大学也算没白读阿!Red rose给美女的,wsn不许来抢!
September 8, 2007

中指

by serenq
我很无知,光知道邓文迪很有名,一直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昨晚上google了一下,找到几个网页,哦,原来如此。
网页下面都有网友评论,我文章看到底,也就不小心看到几条,哦,原来如此。 
 
我不是邓粉,虽然她确实有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我无意对这个名人进行评价,而且褒扬也好,攻击也罢,邓大姐大约也不会在乎。我只是想对那些谩骂的评论说两句。在我看来,这些评论不过暴露了男权社会的狭隘,以及,任何相似专制制度(不论是政治上的专制还是精神上的专制)的共性——纸老虎式的凶狠。
 
如果有人跟我说,爱情这东西很美好,我追求爱情,我以后的婚姻要以爱情为基础。我大约会点头说:对,我也这么想。
如果有人跟我说,爱情这东西很美好,你应该追求爱情,你以后的婚姻必须以爱情为基础。我会翻白眼。
如果此人继续说,可是你是女人啊,应该这样啊。我会毫不犹豫竖起中指,不管那人是男是女。
 
就好像,贤惠、温柔、隐忍都是美德,我也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子。但是如果一个社会要求所有的女孩子都必须贤惠温柔隐忍,我希望最贤惠温柔隐忍的女孩子能够对这种社会竖起中指。
 
与爱情、贤惠、温柔、隐忍这些美好事物同等重要,如果不是更加重要的,我认为,是捍卫每个个体独立思考、判断、选择、行动的能力,当然伴随的是赋予每个个体在行动之后承担相应后果的责任。我最烦一个人、一群人、一个社会,站在所谓得道德制高点上,一边用牙签挑着牙,一边斜眼俯瞰众生,指手画脚:你,则么可以这样;你,必须那样;邓文迪,你不就是一个鸡吗?
面对这种人,除了中指,还能竖什么?
September 5, 2007

小肚子·小强·小怨念

by serenq
小肚子:看到一个中学同学的照片,nnd,她居然没有小肚子!!!她怎么可以没有小肚子呢??!!
 
小强:今天发现ucsd有个叫Environment, Health & Safty的地方,提供“pest management”。这个名字太华丽了,我看了两遍才确定不是“pet management”。今晚上和roomate把厨房卫生间清理一空,只待别人来放毒。我跟小强拼了~~~~~~~~~~~~~~~~
 
小怨念:听说,第二次听说,有人家里水管爆了,mesa提供全新地毯。偷窥,第一次偷窥,原来我家楼下邻居家的新地毯那么好看。怨念,第无穷次怨念,老天你就开开眼吧,都给了我那么多垃圾试验结果了,就让我们家的水管也爆一次,成不?
 
说点儿高兴的。我今天终于选上ucsd的游泳课啦。今天是registration开放第一天,等我选课的时候(下午两点半),居然三个level 1的class两个都满了,第三个也只剩下俩空位了,我立刻enroll。咋这么crazy哩?
 
接着说crazy的事情,早上八点左右,被地震摇醒。这该是我来SD以后第三次被地震弄醒,我迷迷糊糊地想是不是该逃出门外,然后转了个身,试图睡觉……这好像是三天以来第二次地震。加上小强到处乱跑和天热得像个烤箱的事实,我老的政治嗅觉告诉我:要变天了,是不是我们实验室的青蛙们很快要造反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