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October 28,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三)

by serenq

上午九点半,我们到达Roaring spring。所谓Roaring spring,是对面山坡上的一条瀑布。它从山中一个小圆洞里流出,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人工修筑的排水洞。实际上是科罗拉多高原上的积雪与雨水渗透到岩石里,而大峡谷上层的山岩透水性都不错,水流顺着岩石孔洞辗转直下四千余尺,到达透水性能不太好的岩层时,就只能四处奔走寻找裂缝,终于从山体正中汇集流出,形成这个小瀑布,进而成为山间的溪流。从这里看北坡,又远又高,真难以想象两个多小时以前,我们还在那顶上。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此处路边有个水站,还有护林员小屋。水站边的树下有数条长椅,还有个小黑板,以及布告栏,上面写着到下面各站的大致距离。黑板上有人用中文歪歪扭扭地写着:“钓鱼岛是中国的。”下面还留了QQ号。我盯着这行字,心里真不知该作何感想。

走了一路,还不觉得累,但是双脚已经热起来。于是我去溪边泡脚,溪水非常凉,把脚放进去很快就冷得受不住,但是拿出来来稍微暖一下,又觉得麻麻地非常舒服。

毅然奔个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等了一会儿,另外四个人也赶上来。大家坐下吃了东西,就又上路了。今天真是晴得正极了,四野八荒,任何一个方向上都看不到任何一点云彩。越走越热,大家话也少起来。这时已近午时,气温升高到三十多度,阳光明亮爆裂,刺透了干燥得一点就着的空气,灼得我皮肤发烫——后来唇边暗暗起了一串细细的水泡,应该是防晒霜没有涂到的地方,被晒伤了。

从Roaring Spring开始,我们结束了急匆匆奔下山的陡峭山路,开始走进平缓而宽阔的河谷之中。说是“河谷”,实际上中间只有一条小溪,溪边杂乱地滚着满地大大小小的石头,显然是发洪水的时候被冲下山的。有的石块大得惊人——千万年来,就是科罗拉多河谷南北两边的山坡上不断被雨水冲刷腐蚀,山石碎裂劈开,被泥水带走,大峡谷才不断拓宽,成为今天的样子。这里是沙漠气候,路边的植被不外乎仙人掌、沙漠灌木与丝兰。丝兰雨季开花,现在早就凋谢,只剩下高高的花柱,在谷底、在峭壁上傲然挺立,直指蓝天。

4

我们在中午时分走到Cottonwood营地,已经颇有几个帐篷,硕大的登山包挂在野餐桌边高高的杆子上面,但是不见人影——这片营地没有树荫遮拦,想来没有人在烈日下干晒着,也许放下包都去附近闲逛了。我们在这里灌满了水,稍做休息,继续前行。

往前大约走了一迈,路边出现去彩带瀑布(Ribbon Fall)的岔路口,这条瀑布在我们计划之中,现在看着时间尚可,大家体力也还好,就按原计划走上岔道。瀑布在山壁褶皱中的一个隐秘所在,我们跨过溪流,往山间走了一阵,就碰到另一条小溪——瀑布就在这条溪水的上游。走到这里,颇有几处需要在大石头上攀爬,或者需要经过狭窄的小道,大家觉得背上的大包实在太碍事,想到这一路上都是像我们一样的登山者,应该非常安全,干脆把包仍在路边,带上登山杖、水和食物,轻装前进。

负重一去,人立刻身轻如燕,很快就到了瀑布边上。这条瀑布极细,从山岩顶上一条深深地凹槽里飘飘扬扬地流下来,歪歪扭扭地洒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因为有水的滋润,这块石头上长满厚厚的青苔。瀑布下面有个很浅的池塘,一道小彩虹横在瀑布脚下。除了我们,陆续有人前来,有人在溪水里泡脚,有人在瀑布下戏水——烈日当空,哪怕就是多一丝凉意,也是好的。

collage 15

我们在瀑布边上吃午饭,其实一路走来都在不时吃些干果零食,所以也不觉得饿。但是我们买的卤鸡蛋相当美味,还是为午餐增色不少。

从瀑布出来,重拾背包,回到主路。下午两三点钟是最热的时候,我并不觉得身体累,只觉得晒得人受不了,一心想着快点走出去,于是加快步伐走在前面。有时到了山石背阴处坐下来休息、等待同伴。其实没有太阳光照到的地方,因为气候干燥,并不觉得炎热,山风吹来,还相当凉爽。我背靠山石坐在地上,把背包卸下来放在脚边,当暑意褪尽之后,双耳就开始接收山野里安静的声音:风吹过山壁和灌木丛,虫子在石头背后与草丛中鸣叫、溪流在岩石间时急时缓地流淌……这是登山时最美最惬意的时刻,值得闭上眼睛慢慢享受,有这片刻不可言说的安宁,之前的一切辛苦,都立刻不值一提。

P1011029gy

队友们赶上来了,带头的是文盲同学……

P1011025gy

渐渐走出了开阔的河谷地带,溪水流进了狭窄的峡谷——著名的the Box区域。山路是在山壁上凿出来的,大部分地方都非常平缓好走,也偶尔有比较狭窄陡峭的地方,需要当心。两边山峰越来越高——或者山峰并不曾增高,只是因为日头变低,山谷里慢慢显得暗下来。文盲追上我,我俩先还兴致勃勃地通过山势、水流、阳光、过桥次数等各种因素殷勤猜测下一处拐角过后,是不是就能看到山路尽头。在失望许多次之后,我们终于意识到闭嘴走路才是最好的保存体力的方式,于是埋头前行,不再聒噪。这时不再有日晒之苦,但是双腿在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感到无比疲倦,我于是默默地憧憬着夜晚在幽灵农场的酒吧和大家一起举杯庆祝,试图用冰啤酒的诱惑缓解小腿转筋的疼痛。

collage 16

在漫长到无法想象的跋涉之后,我们终于进入又一片较为开阔的河谷,河谷里几棵大树,树下有几间小房子——幽灵农场终于到了!

Advertisements
October 24,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二)

by serenq

又是摸着夜色起来,一屋人忙忙乱乱地洗漱收拾,我虽然不觉得困,还是煮了点咖啡,配上点心,吃过早饭。背上背包出门,天色刚好有点蒙蒙亮,一路上走去lodge大厅外等shuttle。天气预报说北缘夜晚最低气温只有零度上下,我穿了层层叠叠的一堆衣物,背心上套T恤,T恤上套长袖,长袖外面还穿了个鼓鼓囊囊的轻便羽绒衣。

大厅后面大峡谷已经在晨曦里渐渐醒来,面朝东边的岩石被淡淡照亮,显现出灰白橙红各种颜色。

坐6:30的shuttle去trail head,一车人都是要去hiking的,兴致颇高。shuttle刚一出门,就碰上一辆凶巴巴的SUV抢道,开车的小哥说:“瞧,加州车牌!怪不得这么凶。”我瞥见车头的商标,补充道:“还是辆宝马!”后面一个美国女人继续补充:“而且是个金发女在开车!”大家都笑:加州金发女凶巴巴地开宝马,没有比这更stereotype的事情了。小哥说:“我是华盛顿州来的,你知道,我最不待见加州人!”美国女人补充道:“我只是不待见宝马跟金发女而已!”

在trail head,我们一行人与那行美国女人互相替对方照了合影。这三人年纪都不轻,大约是好朋友,她们行装轻减,是要在下面的幽灵农场住宿的,不用自带帐篷睡袋。她们嘻嘻哈哈地下了山,我们系紧背包,也一步步走向前去。

从trail head出发,经过一小片树林,道路就开始向下。这里的海拔有八千来尺,谷底科罗拉多河大约是两千五百尺,这近六千尺的下坡路,都藏在大峡谷的一条支线峡谷里。North Kaibab trail从北缘逶迤向下,经roaring spring canyon到山腰,接上bright angel creek,这一路拖拖拉拉,长达14迈。

出了树林,眼前开阔,日头初起,阳光照亮了山壁。不那么陡峭的山壁侧面满满地都长上了树,这里海拔高,天气已经转冷,不少树梢都红了。路边也有常常见到明黄色的阔叶树,虽然还没有被阳光打亮,却已经相当鲜艳惹眼。

collage10

这天是下弦月,日头已经不低,月亮却还悬在高空,跟我们向下而行,走了长长的一段路。天空蓝殷殷的,一丝云彩也没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小路起先的一段,路面上覆盖着厚厚的细灰,踩起来虽然舒服,跟前头人的脚跟贴近了,却不免吸一鼻子的灰。等过了第一座桥,路上灰尘渐少,砾石变多,而且山壁的颜色,也越来越红了。

3

出发的时候穿了那么多,往下走越来越热,下降不到千尺,已经把羽绒衣脱下来了。这是脱完外套,在路边。

P1010929gy

在桥上。

P1010947gysmall

我们在路上见到不少行人,有的背着小包,可能只是当日往返的短途登山者,有人像我们一样背着大包,应该是rim-to-rim的同道。但是最牛的是跑步者——他们往往凌晨四点出发,背着水袋和简单食物,一日就能从北缘跑到南缘。这些人个个精瘦而矫健,我们每次只能迟钝而臃肿地让到一边,艳羡地看着别人像羚羊一样在狭窄的山路上稳步跑下山去。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路上见到有人用小石子在大石台上摆出名字,到此一游。

P1010949

越走得低,就越能看出山石的雄奇。大约是人在山谷里,抬头往上看,顶上是蓝得要把人吸进去的天空,以及怎么压低帽檐也挡不住的强烈阳光,格外觉得山峰的压迫感。回头看看北缘白色的石灰石,顶上长满松柏,压在红色的石灰岩与砂岩上面,好像一块分层的奶油蛋糕被人用刀切开——实际上大峡谷也正是如此。科罗拉多高原本身就是层积岩构成,底部的岩层最古老,有两亿多年的历史,到顶层就只区区千万、百万年,而大峡谷的形成,正是将这块高原从中劈开的过程,暴露出地球历史的横截面。

6

October 2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一)

by serenq

行前准备从好几个月前就开始了。Rim-to-rim需要申请backcountry的permit,数量有限,需要抽签。带头大哥刘总先抽了一次九月的,没有抽到,等到六月再抽一次,就是十月的。一直说要在启程前多去附近的国家公园拉练几次,结果整个夏天买房搬家兼混吃等死,几乎完全没有hiking过。九月初终于觉得不对劲,开始锻炼身体,游泳跑步打球,勉强算是活动起来了。

因为同行大多是文盲同事,他们聚众商量的时候我大多时候也不在场,机票旅馆行程计划我都没有做贡献,结果是我对这次旅行一直毫不激动,直到出门前的那个周末,我才像被闪电击中心坎:啊!又要出去玩了!整个人突然脱胎换骨,兴奋莫名。上网看了一整夜的各色信息,激动地告诉文盲:“谷底幽灵牧场(Phantom Ranch)不但有冰啤酒,而且传说里它的炖牛肉超好吃的哦!”

出门那天是周五,早上起床就赖在电脑前面上网,临走前又匆匆忙忙,没带上前一天现烤的牛肉干也就算了,居然连相机的电池都忘了去买。跌跌撞撞地赶到机场,总算准时进了安检,在登机口外,居然还有时间照几张自恋照片。

collage2

差不多是两天两夜的hiking,带了帐篷、睡袋、睡垫、尽量少的换洗衣服,再加上食物,以及大半天的水量(沿途每数迈到十迈有水站),我的背包估摸有20磅的重量,而文盲的大概有26、7磅。2008年我也曾经去秘鲁走印加古道,但那时有挑夫导游照顾,不用自己背帐篷食物,同样的登山包,只有十来磅,而且每日五餐,早晨还有挑夫把热水送到帐篷门口,简直是令人发指的殖民者行径。这次才算是真正的背着背包去登山了。

我们从华盛顿飞拉斯维加斯,在洛杉矶转机。一路上追着太阳走,天气晴好,窗外风光从染了红顶的山丘、到中西部辽阔的大平原,再到西南部的沙漠。我的自然审美观完全由六年南加生活铸造成型,故而一见到荒漠,就止不住浑身激动,大呼小叫:“看,多荒啊!啥都没有!简直太美了!!”

其实荒原真的很美。而且不同的沙漠、戈壁与荒山地貌、色彩、质地各不相同,千姿百态。中间照片里,右下角圆锥形的火山带着浑圆的火山口,应该是是新墨西哥州的Capulin Volcano National Monument。照片里看起来小小的,其实是八千多尺的大山,扔到大峡谷里还冒尖儿呢。

collage3

也有人类的居住地点与活动痕迹,从这样的高度看下去,现代的道路、房屋显得纤细而诡秘,好像秘鲁纳斯卡荒原中的巨型地画。

collage4

九点多钟抵达拉斯维加斯,会齐人马,取了车,就去机场附近的旅馆休息。栽倒在床上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午夜,东岸时间近三点。可是我旅行第一天,往往有择席的毛病,翻来覆去睡得甚浅。无数次醒来之后,听到闹钟的响声,窗外还是一片夜色,我自觉并无睡意,翻身起床,收拾东西装车,去附近麦当劳吃早饭。

等六个人都收拾停当,已经七点来钟,天色大亮,我们从拉斯维加斯出发,先往南走上I-40,再一直往东,一路上不是(我最喜欢的)荒山秃岭,就是广阔的草原,点缀着墨绿的树丛。蓝天很高,白云丝丝缕缕地互相纠缠,我想起三年前从San Diego搬家到Michigan,也是沿着40一直向东,但行经Arizona时已经天黑,道边什么也看不到,想要投诉的小镇居然家家客满,只能闷头往前开。又或者6年前从大峡谷回家,沿着相反方向西去,那时是冬天,原野上残雪斑驳。

我们从40换上悲伤地180,就在两路岔口的Williams稍作停留。Williams是route 66上的一站,而且此处有火车通向Grand Canyon。火车站边上用稻草垛搭了个小小的迷宫,迷宫口飘扬着彩旗带,迷宫中间的稻草垛上插着稻草妖怪。当地的父母带了小孩在附近乱跑。

collage5

从Williams出来,开了约莫一个钟头,来到Grand Canyon外的Tusayan,在同行小哥FZ的强烈推荐下,大家冲入一家牛排店——话说他数年前经过此地,被牛排的美味(以及牛排小妞的迷人微笑)深深吸引,直到今天还念念不忘。我们一到店门口,就有粗腰宽肩相貌宜室宜家的牛排阿姨上来招呼,令人唏嘘不已……好在食物并不令人失望。烤猪排汁多肉美,而且有烟熏火燎的特殊香味。我们要了啤酒,用一种方形带盖的杯子盛上来,不过味道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collage6

吃过午饭就进入公园,弯弯曲曲开了一阵,中午十二点半,到达Grand Canyon的south rim,我们要乘Bright Angle Lodge边的shuttle前去north rim。趁着等车的时候,我赶忙去lodge后面的观景台跟大峡谷打个招呼。一别六年,我残了不少,它还是风采依旧,烈日下细细的登山小道坚定无情地通向远方,令人口干舌燥,头皮发紧。

collage7

一点半,shuttle司机把我们的大包小包扔上车顶,拿蓝色雨布盖好,准时出发。大峡谷南北两缘在地图上看来只隔了窄窄地一条河谷,但要行车却要绕一个大圈:先往东沿64出了公园,再走89到北边的Marble Canyon跨过科罗拉多河,然后折向西南,抵达北缘。

我上车就想睡觉,好不容易安抚了兴奋过度的神经网络,睡着没多久,就又被文盲敲醒——他怕我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这一下我全无睡意,眼珠子贴在车窗上看景色。64从大峡谷出来,好长一段与little Colorado river并行。这条河与科罗拉多河一样,在高原上刻下深深的河谷,但小科罗拉多河河谷要窄得多,两侧岩壁垂直相对,完全看不到河水。

P1010830gy

小科罗拉多河谷顶上还有茫茫草原,再往前走,河流消失在沙漠深处,四处都是黄沙灰石。等到了89号路上,左右就只剩下荒山。这是典型的南犹他地貌,被自然腐蚀的山体露出一层层深深浅浅的岩石,强烈的阳光下阴影与亮处形成动人心魄的对比。山脚下长着各种荒漠植物,在车窗外一掠而过。

3

这里也有人居住,我猜测大多是土著印第安人,因为经常可以在路边看到卖印第安艺术品的小棚子,大半都空着,破败的标语立在边上。偶尔也能见到人坐在里面,面前的小摊上摆着各种手工艺品,我忍不住想有多少人会光顾这样的路边小摊,卖东西的人又能有多少收入。山坡上,常常能看到各种小房子,三三两两地散落在荒漠里,有的新,有的却已经破败得难以辨识。这里夏季酷热,冬天又冷,土地贫瘠,虽然偶然能在路边看到放牧的牛马,但显然是异常贫穷的地区。我们的汽车一骑绝尘地往前奔,道路又直又平,极少有其他车辆。

山间孤零零的小房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夕阳低垂时,汽车停在在Marble Canyon稍事休息。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极小的机场,停着一架蜻蜓般的小飞机。我找了半天跑道,似乎都淹没在黄沙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从Marble Canyon出来,道路开始慢慢爬升,最终进入North Kaibab 森林。进山前再次回头,广袤的平原在西斜的阳光里一点点暗下去。

collage9

在进入大峡谷北缘之前,经过大片树林,这里针叶树与阔叶树交杂而生。在墨绿的针叶林里,点缀着一片片只剩下顶端黄叶的阔叶林,因为树身上大部分的叶子都落光了,只剩下灰色的树枝,在暮色里看去像烟雾一般,残余的树叶又黄得格外正、格外明亮,浮在烟雾上面,被落日的光辉照亮,像一朵朵灿然发光的云。

终于最后一点日头也落下去,我们到达North Rim Lodge。

我们在这里订了一间六人的小木屋,找到住处收拾好东西就去吃饭。餐厅客满,我们又不愿意等,就在小快餐店里买了些沙拉热狗之类的食物果腹。饭后大家还不愿意睡,买了酒到lodge外的露台上喝。这里还不算完全没有灯光污染,但是也能见到无数繁星,正顶上银河当空而过,隐隐约约地浮在夜空里。仔细往对面山头看,点点灯光闪动,那里就是南缘的Bright angle lodge,今天从那里出来,三天后又要回到那里去。

往山下看,是无法穿透的黑暗,想象科罗拉多河就在脚下奔腾流淌,只是夜深不知处。

喝完酒,回屋睡觉,明天将是长长的一天。

October 21, 2012

行走在裂缝深处——Grand Canyon Rim2Rim (零)

by serenq

六年前圣诞节去大峡谷,下大雪,起雾,极冷。第二天晴过来,站在观景台上往下看,峡谷里的山峰次第排开,山壁上,一条伶仃的小道一折一折地向下行,到半山腰已经细得像丝线一般,更远方,小路直通向悬崖边,陡然消失在大裂缝的深处。当时还不怎么登山,也没听说过rim-to-rim,心里不由得想:什么人会沿着它往下走呢?

那年在南缘(south rim)拍的的照片。右边是当时的雪景,而左边照片上近处的小道是Bright Angel Trail。远处的山谷裂缝里藏着North Kaibab Trail,科罗拉多河夹在中间,被山体挡住看不见。我们这次的行程,就是从北缘出发,沿着North Kaibab Trail下到谷底,跨过科罗拉多河,再从Bright Angel Trail攀上南缘。

collage1

行程:

10.5 飞抵Las Vegas

10.6 六点起床,开车去South Rim,午后一点半坐shuttle去North rim,六点半到达。夜宿North Rim Lodge

10.7 五点半起床,坐六点半的shuttle去North Kaibab trail head。七点开始下山。行程15迈,下降5500尺,抵达谷底。夜宿Bright Angel Camp Ground。

10.8 七点起床,跨过科罗拉多河,沿Bright Angel Trail上行5迈,爬升近2000尺。下午一点到达Indian Garden Camp Ground。傍晚去Plateau Point看夕阳。

10.9 六点起床,七点出发。完成最后4.5迈,爬升两千余尺,上午九点半回到South Rim。

之所以孜孜不倦地写出每天起床时间,是因为我作为众所周知的睡仙,平时天天睡到九点才起。只有这次旅途里,每日黎明即起,既不困也不乏,精神炯炯地在烈日下徒步前行,这种状态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打鸡血来形容,简直是打了转基因鸡血……

三天里,背着二十磅的大包,一步步走下谷底,又一步步走上来。烈日下、晨光里、夕阳中山川风物如画卷般展开,美景不但在眼前,更在身边。这样的感觉,想不出有什么能拿来与它交换。